正文 第二十七章:魏灵韵

    “在这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人敢闯进这法阵中来,没曾想还是个小姑娘。”一个素衣的女子站在一个院子门口,微笑着看着琉璃。

    在女子打量琉璃的时候,琉璃也在打量女子。

    女子年纪大概二十五左右,穿的很简单,但是气质出尘,温婉的气息让人以为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子,可是不管是门口的阵法,还是她一眼就认出一身男装的琉璃是女孩,都说明了她不弱的武功和洞察力。

    “你是什么人”琉璃沉默了一会,问道。

    “我名为魏灵韵。”女子微笑道。“按日子来算,你是来参加武林大会的吧。”

    琉璃点点头,“离云。”在这陌生的地方碰到一个陌生的女子,琉璃自然不会告诉她自己真的名字。不过既然对方向自己传达了善意,自己也不能不予理睬,毕竟人都进来了。

    “离姑娘,”魏灵韵微笑道:“你一定好奇我为什么会在此处吧。”

    琉璃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不过倒是条件反射的歪头看了一眼旁边的阵法。

    这轮到魏灵韵愣了,虽然琉璃嘴上没说,但是她明显主要兴趣不在自己身上,而是在这些阵法上,倒让魏灵韵有点哭笑不得。

    “呵呵离姑娘,你既然进入这阵中,便是我们有缘,你叫我韵姨就好。”魏灵韵说道,“我看你对这些阵法很是感兴趣,我多年来在这山中无事,一直研究阵法,略有小成,不嫌弃的话我可以教于你不弱的破阵之法。”

    “好。”琉璃点了点头。

    “不过,”魏灵韵继续说道,“我可以请求姑娘帮我一个忙么”

    琉璃歪头,没应声。这女子武功高强,还会阵法之术,她都无法解决的问题,自己如何能帮到

    这丫头倒是谨慎,不鲁莽,魏灵韵笑了笑,回身将琉璃带进院落之中,两人坐下交谈。院子不大,但是很素雅,和这个女人的气质很像。但是一些细节的地方,却也能看出它的主人是一个直率的人。

    魏灵韵开始和琉璃讲述自己的故事。

    原来魏灵韵是魏无心的小女儿,别看长的年轻,已经二十有八了。大概十年前,刚十七八的魏灵韵离开御剑山庄,独自外出游历。那时的魏灵韵可不如现在一般温柔,而是活泼直率的性子。

    外出不谙世事,吃了亏,被骗了钱财去,想讨回公道又有心无力。在委屈不已的时候,碰到了一个男子。这个男子帮助了魏灵韵讨回公道,还与她一同游山玩水,魏灵韵初接触如此贴心的男子,再加上时间长的相处,二人便生了情愫,互相许下誓言,一生一代一双人。

    后来男子告知魏灵韵,他的身份居然是朝廷官员的儿子杨文俊。她们这些江湖中人,最忌讳的就是与朝廷有接触。魏无心自然是反对的,可是看魏灵韵一心非他不嫁,也没有逼迫。不过还是劝诫了魏灵韵,朝中不比江湖不拘小节,魏灵韵若嫁入杨家,必然要收敛自己的性子,而且不可能再与身在江湖的御剑山庄接触。

    而杨家得知二人的事情,觉得一个江湖女子配不上杨家家世,门不当户不对。魏灵韵便放下从小喜爱的刀剑,虚心学习琴棋书画,压下自己直接的性子,变得温柔,以男子为主。

    在二人的共同努力和坚持下,杨家总算同意了魏灵韵进门,不过并没有举行大婚,无名无份。

    不过魏灵韵不在意名分,只求可以陪在杨子俊身边,杨子俊也专心对她。

    二人在一起生活了几年,杨家居然为杨子俊找了一门亲事。那户人家虽然不是什么朝廷权贵,但也是大富大贵之家。杨子俊和魏灵韵极力反对,可是杨家人态度强势,加上这几年魏灵韵也一直没有为杨家添上一个子孙,便将魏灵韵赶了出来。

    魏灵韵当然不会就此作罢,拉着杨子俊就要私奔,可是杨家就子俊一个男丁,杨子俊在亲情和爱情之中,还是选择了亲情。他试着接受了父母为自己找的女子,二人性子也还聊得来,便同意了这门亲事,可是一边又舍不得放弃魏灵韵。居然就这样将订婚瞒了下了。

    可是纸终究包不住火,魏灵韵知道了杨子俊背叛了自己,心如刀绞。她为了这个男人离开家人,放弃武功,变得不像自己,和换来的居然是男人和别的女人的大婚。

    伤心欲绝的魏灵韵再次执起长剑,在大婚前一天夜晚,屠杀了女子一家人。

    梁子俊急忙赶到那家人的宅第,呆滞着看着即将过门的妻子一家人倒在血泊之中。脑海中回荡着当初定情是女子清脆却坚定的誓言:

    “若是你以后负了我,要娶别家的女子,你告诉我,我去帮你提亲。她若不同意,我便杀她一人,她若同意了,我便屠她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