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65章 被救的雷鸣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清清淡淡的声音传来,门外两个守候的人当即双手合十,十分恭敬的让开了大门,同时尊重的开口,“师叔祖好。”

    云渺朝着两个人点点头,让看到门口的小包子的时候,小包子便开开心心的叫了他。

    “师傅!”

    “宝儿!”

    额,小包子本来笑容灿烂的脸有那么一刹那纠结了下。

    对于他新改了名字之后,师傅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居然开口就叫他宝儿。

    这算是娘亲所说的昵称吧,但是太,太让人汗颜了。

    而且他长大了,但很快调整了笑容,在两个几乎眼睛快要瞪出来的师弟的面前,直接小跑了过去,裂开嘴,“师傅,徒儿给你请安了!”

    云渺倒是淡定,已然习惯小包子和她娘亲一样出挑的性格。

    “我有好多问题想要询问师傅了!”看着跟在自己身边滔滔不绝的孩子,云渺嘴角也忍不住的微勾,清秀的脸上闪过一丝的慈爱。

    “走吧,进去说!”

    “嗯!”小包子分外乖巧听话,虽然与云渺离开的时间不多,但再次见到的时候也颇为想念。

    直到两个人离开,守在门外的两个和尚相互看了眼,“师叔祖果然厉害,收的徒弟还未曾十岁吧!”

    就能隐隐从他身上看到一丝属于他们师叔祖才有的亲和力一样的东西。

    这种东西摸不到,但是能感觉得到,就是不管怎么看,这个孩子都感觉十分的舒服,尤其是笑起来的,虽然因为那容颜十分惊艳,却更多的让人一眼就喜欢上这个孩子的感觉。

    只是在这期间总觉得又有一丝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

    小包子是云渺的徒弟,普济寺活了将近快三百岁的禅意自然也是知道的,只是从未见过,云渺见到了小包子,自然要引荐给禅意认识。

    而且小包子可算不得俗家弟子,是云渺认可第一位弟子。

    “什么,师傅,我居然还有小师弟?”

    小包子一听十分兴奋,要知道他年龄很小,除了小元宵,遇到的几乎都是比他大的人,包括齐王府里其他的孩子。

    当然,其他的人都说那些孩子是他爹爹的,只有他知道,他们并不是。

    纵使如此,这些孩子也各个比他们大。

    云渺点头,“这是师傅替为师收的,名为弥耳。”

    弥耳?小包子侧着小脑袋。

    “等下为师便带你去见见,不过,你小师弟,不是武者。”

    小包子有些吃惊,他好歹也在九州大陆呆了一段时间,知道自己师傅在外面名声不小。

    居然会收个普通人当二徒弟?

    “而且你这个师弟,是从锡州普济寺而来的。”过来的时候还带了锡州普济寺方丈的手札。

    至于手札的内容,自然是介绍弥耳事情的。

    “他啊,也是个异人。”

    小包子点头好像有些理解了。

    “对毒物有超乎寻常的感知,师傅想要让你师弟给你看看你身体内的蛊毒。”可见云渺也十分担心小包子身体内的蛊毒。

    禅意本身便是一个亲和力更强,且更慈善的老头,起码给人一种慈眉善目的感觉,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更是让人心情下意识的放松。

    此时正坐在蒲团之上,打坐。

    门外并未让任何人守候,且周围也未曾见到递茶倒水之人,十分安静。

    所以轻易就能够听到门外的脚步声。

    微微睁开了眼睛,在门外的人准备敲门的时候,便开口,“进来吧!”

    “师傅!”云渺带着小包子进去之后,第一时间与禅意打招呼,禅意微微颔首,那双充满慈祥似是能普济众生的眸子看向了云渺身边的孩子。

    一眼,眼眸微亮,只觉得这个孩子的身上的确带着与他们佛家相似的气息。

    “不错,过来,让老衲仔细瞧瞧!”

    小包子立马划过一抹甜甜的笑容,当即晃得禅意眼花了起来,笑容也越发的和蔼,耳边是他那嫩嫩的声音,“元宝拜见师祖!”

    “好!”禅意十分欣喜。

    只是有些可惜,这个孩子不能每日的入住在佛堂之内。

    不然天天看着都能舒服好多。

    就在禅意等人所住院落不远处的另外一个院子,院子的大门口可以见到一个旗子,旗子上写了楚天盟三个字。

    显然这里便是楚天盟所住之地。

    咕噜噜的轮子压过通向房间的鹅卵石,一张清清秀秀看上去有些弱的脸透着一抹疲惫,身后虽然跟着人,但轮椅却是他自己推着。

    “你先退下吧。”进入了房间之后,男子声音平静的对着身后的人吩咐道。

    身后之人是一个看上去有些年老的婆婆。

    听闻之后弓了弓身。

    “公子若有所吩咐,叫奴婢便可。”

    随后咯吱一声,门关上了。

    男子垂了眉头,双手交叉,“出来吧!”

    没多时便见到他房梁之上飞下来一个人,偏妖媚的脸上带着笑意,但嘴唇以及脸却有些发白。

    不仅如此,还能够见到她衣服下面隐隐的红色血迹,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露出来的。

    “多谢你的救命之恩。”

    雷鸣紧紧的盯着眼前这熟悉却有些冷漠的脸。

    “看你也好了许多,这里还算安全,如果你的人过来了,可以离开了。”

    雷鸣笑容微微收敛,“当初是我对不起你。”

    “这是过去的事情了。”男子声音依旧平静。

    “我以为你会恨我的。”起码玄冥熙恨不得杀了她,若此时知道她被人通缉,恐怕会很愿意出一份力吧。

    玄冥清皱了下眉头,“我早已说过,我不恨你。”

    当初他也选择过离开的。。

    却哪里知道,雷鸣十分不是滋味,心情复杂,她当初是真的很喜欢他,虽然现在依然没有那种热烈的感情了,但也有和他在一起的美好记忆。

    当初的他宛若翩翩如玉的公子,神色温柔,是楚天盟的少主,年纪轻轻武力值极高,且还有一手好医术。

    而现在他依旧俊秀,但却再也不能行走,只能坐在轮椅上。

    “怎么还不走?”对方半响没开口,玄冥清终于抬头,正眼看她,她依旧如同当年一样,艳丽漂亮,带着其他女子没有的似是能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潇洒与豪放,大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