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3章 高帽

    镁光灯闪烁中,凌然面露符合社会期待的微笑,谋杀的闪存空间比刘威晨只多不少。

    记者们给刘威晨拍照是为了工作,给凌然拍照是为了爱好,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祝同益同样是绽开笑容,手指捏的奖状发白,用掉的记者资源却少之又少。

    对记者们来说,院士的称号固然很不错,照片就不必深究了。

    “威晨,和凌医生握个手吧。”有记者举着大头单反,提出了要求。

    “好的。”刘威晨从善如流的转身,与凌然紧紧握手,并低声在凌然耳边,道:“凌医生,多谢了。”

    “不用客气。”凌然面带微笑,又拍了拍刘威晨的手。

    他看刘威晨,完全是看待病患的角度,至于刘威晨是否能够带来更多的病人——凌然其实并没有太当做一回事。

    归根结底,病人还是医术带来的。凌然并不是一个执着于名声的人,也没有把握能借着明星的名声做大做强。他如果需要名声的话,也根本用不着借助刘威晨。

    他只是更喜欢安安静静的读书,进而安安静静的做手术罢了。名气带来的喧嚣,他在幼儿园以前就感受到了。

    刘威晨感受着凌然的眼神,却是一阵的感动。

    他熟悉这样的眼神。

    尤记得,他刚刚从体校里出成绩的时候,市队的田径教练,就是这样的眼神。

    那是不求回报,只求心安的坦然。

    “谢谢你,凌医生。”刘威晨又忍不住说了一遍。

    凌然只微微点头,然后,才看到面前的白色的初级宝箱出现。

    与之相伴的,是“衷心感谢”的提示。

    “你安心做检查就好。”凌然现在是相信刘威晨是真的感谢了。

    “我一定会好好的做检查的。”刘威晨用力说话,像是立下了什么军令状似的,道:“只要是您的医嘱,我一定百分百的服从。”

    他现在既不相信田径队的队医,也不相信祝同益这样的大医生了,就想跟着凌然看病,做检查,所以才特别强调是凌然的医嘱。

    凌然没有多想,只是再次轻轻点头。

    刘威晨以为他不信,忙道:“做两次,做三次,只要是凌医生的医嘱,我毫无怨言,一定努力去做的。”

    “你每项检查做两三遍,要努力的是医生吧。”凌然望着刘威晨,又开始琢磨要不要开个核磁共振查查了。

    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人的脑袋是有问题而不自知的,很适合用核磁共振转一转。

    晚间。

    祝同益身后跟着纪天禄、凌然等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刘威晨的总统套病房。

    一些住院医和进修医都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豪华的总统套房,一个个好奇的不要不要的,趁着祝同益进了里面的房间,就偷偷拿出手机自拍起来。

    刘威晨躺在病床上,笑道:“我现在感觉挺好的,真不用这么大张旗鼓的。”

    “再做一遍检查,你们也比较安心一点。”祝同益微笑着,又道:“我先说结果,以免你们多想,跟腱没有问题,恢复的非常好。可以继续做训练的。”

    刘威晨不由松了一口气。

    坐在病床旁的教练员亦是连声道谢。虽然只是60米跑,耗时七秒钟都不到,可要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运动员好好的跟腱都会断掉,更不要说这种刚刚伤愈复出的跟腱了。

    做教练员做的久了,比许多医生看到的稀奇古怪的病症都要多,像是刘威晨这种训练的时候,日常半深蹲150公斤的人,一脚踩出去,踩得断木板,也挣得断自己的跟腱。

    平时训练还能顾忌的问题,到了比赛期间,就不那么容易注意到了。教练员更怕刘威晨一场比赛后留下隐患,又不知道得修养多久。

    祝同益用很温和的笑容,道:“刘威晨的身体条件本身就很好,复健期间也下了功夫的,接下来定期复查就可以了。”

    “可以请凌医生给我定期复查吗?”刘威晨坐起来了一些。

    祝同益有点为难的看向凌然。

    他对凌然的印象是非常好的,但祝同益首先要考虑的还是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的问题。凌然目前依旧隶属于云华医院,若是成为刘威晨的负责医生的话,岂不是要把刘威晨带到云华医院去了。

    可要说反对,他也不是那么好反对的。

    医生与病人之间建立的信任关系,在大病初愈的阶段是最牢固的,另一方面,凌然对跟腱修补术的理解,本身就超过了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的大部分医生,祝同益也推不出一个更好的来了。

    “我恐怕没时间给你做复查。”凌然一句话,却是解了祝同益的围。

    这下子连余媛都着急了,忙道:“定期检查两三个月才做一次,又不耽误什么”

    凌然没好气的看向余媛,道:“两三个月耽搁一个下午,一年就是2天,10年就是20天,现代人的预期寿命是80多岁,刘威晨还要检查60年,就要耽误120天!”

    不止是余媛,身边的医生都被凌然给震惊了。

    近日心情不愉的208斤住院医忍不住道:“时间不是这样算的。”

    “恩?”凌然看向肉体大规模化的住院医。

    208斤的住院医缩缩脖子,低声道:“定期检查刚开始做两三个月,以后就可以就减少频次,降低到半年一次,退役以后的话,骨头方面的专项检查,一年一次就可以了。”

    “所以被耽搁的时间是30天到40天之间”余媛的速算一点都不差。

    刘威晨满脸苦笑:“咱们也不用考虑那么久,不管怎么说吧,凌医生,我是赖定你了,以后您直接给我开账单,就像美国医生那种,我跟着你走。以后我就对媒体直接说,你是我的专业医生这样子。”

    美国医生的执业模式,有点像是国内正在推行的多点执业,就是一名医生能够在多个医院或诊所中就职,当然,也可以在某个固定的医院或诊所中任职。

    但不管他们选择单个还是全部,医生和医院的收费都是单开的,而且,大部分医生的收费方式和价格,都是由医生本人,以及他所签约的保险公司来决定的。

    相比之下,医院提供的是综合性的服务,如同大商场与店家的关系。

    刘威晨多次前往国外就医,很习惯国外的模式了,对于医院的态度远不如对医生的忠诚。

    凌然非常理智的思考了几秒钟,点头道:“好吧,有一个明星病人,至少能吸引一些病人”

    在旁众人不由羡慕嫉妒恨的看向凌然。

    有这样一名明星病人,何止是能吸引一些病人!

    刘威晨也习惯了,笑呵呵的道:“凌医生是性情中人,直来直去,更对我的脾气。祝院士,您别不高兴,凌医生和我对脾气”

    “我也活不了60年喽,接下来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祝同益呵呵的打断了刘威晨的话,不要他继续说下去了。

    其实,刘威晨再怎么选也不可能选祝同益做自己的负责医生,祝同益堂堂院士也没有那个闲工夫,可要说失落什么的,他还是有一点的。

    至于刘威晨原本的负责医师曲医生,今天干脆就没出现。

    查房结束,医生们纷纷退散,刘威晨窜下床来,盛情邀约祝同益等人出去用餐。

    祝同益自然婉拒,纪天禄答应了下来,再看凌然。

    凌然果断摇头,道:“我再过一个小时就有手术做了”

    “不如这样。”刘威晨劝道:“咱们先吃饭,饭后一起拍照,我给咱发个微博,就说我的跟腱多亏您才治好的,我说的也是真话对吧,到时候您看,茫茫多的病人来,都不急这么一会。”

    凌然没来得及说话,余媛在旁边低声道:“普通跟腱手术30分钟就做完了。”

    普通人是不需要做方案a的手术的,不是专业运动员或职业人士,血供丰富与否都不管关键条件。凌然做的快的时候,20分钟就能完成一例跟腱手术。

    若是这样计算的话,吸引多一点的患者,显然能够提高工作效率。

    不过,凌然是不会轻易延迟手术的。

    他想了想,道:“我点一个外卖,就在病房的餐厅里吃饭如何?”

    这也算是一个折中方案,刘威晨想想点头,道:“那我问问朋友,我来点一家”

    “不用,我前两天点的外卖牛排就挺不错的。”凌然说着就掏出手机,点开了美团外卖。

    刘威晨不由看看自己的教练员。

    教练员笑道:“凌医生,威晨不适合吃外面的牛排的。”

    “对方会带新鲜牛排过来的,只放盐和胡椒。”凌然表示自己是知道运动员食谱的。

    刘威晨压抑着疑惑,等待了半个小时,就见一名戴着白色高帽子的大厨,带着四名助手出现在了房内。

    他们自带了炉火和厨具,当着众人的面,将硕大的铸铁锅烧的烟气缭绕,并在不锈钢的餐具上,一排摆开十几块牛排,且介绍道:“我们目前能够提供的有澳洲和牛m9和m12,草饲和谷饲的阿根廷和乌拉圭的熟成牛排,有肉眼和西冷两种可选,另外,美国肯塔基州的后腿牛排也比较有特色”

    刘威晨望着那些有指节厚的,带着大理石纹的漂亮牛排,不由自主的拿出手机,并问道:“没想到国内的外卖做的都这么好了,你们这样子卖牛排,是怎么算钱的?”

    戴着白色高帽的大厨迟疑了两秒钟了,低头拿起白色的价签纸,读道:“顾客抽中了锦鲤套餐,按人收费,吃到饱九块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