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91章 领兵主权

    “报——”

    “我军三万已经抵达风司关整装待发,恒军尚在边境临风口,约数两万,请求指令!”

    宋景赫站在城墙上面无表情看着远方相对而立的人,太远不怎么看得清,但依旧是黑压压一片大军,随后勾唇,“太子命令,骑兵五千步兵五千前锋,两侧炮台准备,射手就位后方,其余人守候整装待发。”

    四处之前而起的残岩断横拉出了一个方圆十里的战场,整个战场烽烟袅袅升起,似乎还能听见士兵们厮杀的怒吼绝望声,不绝入耳。

    “上。”

    轻飘飘一字,引领千军万马,宋景赫淡淡看着下面厮杀的士兵,战况一边倒,以边境为界限冲破束缚朝着恒国地境压进。

    他对待这些没有什么感觉,只有隐隐的兴奋感藏在眼底露在表面,这是对战争侵略的兴奋宏图,想要一统的那种愉悦。

    可能他们说得对,他不会成为一个在百姓眼中的好君王,但是可以成为一个一统天下的举世高帝。

    所以,前者又有何妨,不过是他的一块踏脚石,到时候一统之后难道不是和平了吗?为什么非要安居一偶呢?

    父皇和宋湛诚都是如此,愚昧,哈。

    宋景赫居高临下看着面前的一片江山,眸中尽是野心,没有比这个更让他兴奋了,还是要多谢韦芸的护符,不然……,宋景赫垂眸看着手中的护符嘲讽一闪而过,不然他可没这么顺利。

    “杀——”

    “啊啊啊——”

    怒吼厮杀,血腥味拢聚在这一方地方,每个人都杀红了眼,为了国家,为了荣誉,为了家人,他们不得不拿起刀戟冲刺在前方。

    后面的世界天地。

    ——是他们的信仰。

    韩意额间青筋跳动,不是说之前那翼国十万大军是谣言吗?!怎么现在突然又多了这么多人!

    “将军,敌方已经压境冲破了临风口,正在朝着关门城进军,里面的百姓都……”

    传话士军浑身是血的单膝在韩意不远处,说着便就红了眼眶,让韩意狠狠骂了一句,随后转过头看着另一边的军师,眉间狠狠皱起,“他妈的太不是人了,说好的和平条约,结果他们不仅先撕毁约定还进军攻打!我们都不敢这么干!”

    另一旁的军师也皱起了眉,沉声,“看来翼国是真的想与我国撕破了,将军。”说罢抬眸直直看过去,沉眸,“不能再顾念旧情了,必须请求支援,我们现在这点兵根本就抵挡不住对方十万大军。”

    抿唇斩钉截铁,“回京传报,请求支援,护符不在我们手中,很多兵力都用不了,所以必须要程家人来。”

    程家武将世家,保卫恒国已数年,最是受皇帝信任,护符也在程老将军手里,本以为这次只是一个试探不会打起来才派的韩意来,没想到事情超出预料,现在只能另当别论了。

    “好。”韩意转身直接在一旁的文案用笔在信笺上潦草写了几句话,然后唤来了传话士兵,“去,加急密信,务必送到程老将军的手上。”

    “是!”

    做完后韩意心中的沉沉大石依旧没有丝毫松动,满怀心事的重重叹了一口气,军师似是看出了他所想,淡淡开口,“可是在想程家小女的事情?”

    韩意没有否认,皱眉道:“我想不通为什么太子要这么做,他与恒国联姻到底是为了什么?是真的喜欢程婧菀,还是……”

    随即揉了揉发疼的眉心担忧道:“婧菀那丫头我是见过里面的,挺不错的,而且还是程家捧在手心的宝贝,如果她真的在翼国遭遇到了不测,那么……”

    军师接下了他那句未说完的话,“那么程家定然会报复回去,接下来就是恒翼两国可能不死不休的战争了。”

    毕竟身为武将世家皇帝身边的红人,他们还是有能力做出这等事的,还不论恒皇早就有这样的想法,到时候大概就是,真正的民不聊生了……

    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眸中皆藏着担忧。

    一场战事结束,恒军被压制得一塌糊涂,两方现在僵持在恒国的玉门关,已被打下一城,让韩意焦头烂额不知该怎么向上面交代,而宋景赫这边自然是士气大涨欢声呵呼。

    不论是因为什么原因参战,至少是因为他们而胜利了,那么他们就值得高兴。

    临时关押地,宋湛诚昏迷着躺在一张木床上,守在这周围的都是宋景赫的心腹,纵然他是被废了,可不代表他的人就全部没了,不然他之前这个太子当得真是很窝囊。

    “开门。”

    宋景赫在守卫的动作下踏了进入,入目就是宋湛诚稍微挣着眼脸色苍白的样子,“看来真的是伤得很重啊。”宋景赫看着宋湛诚笑道,丝毫不觉得作为是自己干的这件事有什么不对。

    宋湛诚冷冷的看着宋景赫,唇抿成了一条直线没有说话,宋景赫也不介意,反正他来也不是为了想听他说话的。

    宋景赫抬手抻了抻肩膀上不存在的灰尘,从怀中拿出护符笑得如沐春风,“想知道这个为什么在我这里吗?”

    宋湛诚的目光紧盯着宋景赫手中的护符,终于开口说了自开始以来的第一句话,“不可能是你自己拿到的。”语气笃定,根本不需要怀疑。

    宋景赫被他这笃定轻蔑的态度怒到,深呼吸挂笑朝着宋湛诚走近,最后停在宋湛诚一尺处,“的确,不是我自己拿到的。”

    “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吗?”宋景赫摊开手,那枚护符就这么静静的躺在他的手上,无尽嘲讽,“至少有人替我拿来了,而你,只会被背叛,哈。”

    宋景赫这话一说让宋湛诚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丝重点,眸光蓦地一沉,背叛?

    宋景赫一看见他这样子就饶有兴味的出声,“是不是在想背叛你的人是谁?”旋即在这不大不小的房间内来回缓步,语调轻扬,“也不能说是背叛,因为她从未忠诚过你,想知道是谁吗?”笑眯眯看着。

    宋湛诚淡淡跟他对视:“韦芸。”

    宋景赫瞬间皱起了眉,随后又舒展开轻啧,“真是没意思,这么快就猜到了。”

    宋湛诚侧在一旁的手微微握紧,沉声,“让她来帮你,你就不怕被她带进沟里吗?”

    他也是突然想到韦芸的,能近他书房的没几个人,而韦芸刚巧就进过那么一次,看来,是早有预谋。

    他就说韦芸怎么那么甘心待在晋亲王府,这么久跟着程婧菀交好,倒是自己都放下了本该高度警惕的防备心。

    不过也很容易猜得出,她帮宋景赫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这才是最让宋湛诚愤怒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