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章 我要把她拖下水

    此时后院里,回到兰居的洛九等待前院来人带来对叶栩霜责罚。

    而凝香阁内,听到下人来报的叶栩霜气的都快砸东西了。

    她下的药里并没有那种让人绝育的东西!!!

    那种东西想必是洛九自己下的,借机反过来报复自己的。

    这个女人还真是有心机!小看不得了!

    婢女心儿赶忙安抚着叶栩霜,说到等下王爷派人来时好好解释一番就好。

    叶栩霜这才平静了心情,等着前院来人。

    程婧菀来到凝香阁后,直接传达了宋湛诚的意思:“王爷的意思是,让王妃您将府中的中馈分一半交回到前院,另外,王爷还希望王妃多抄抄佛经。”

    府中中馈本来是前院布云一直负责的,但宋湛诚娶妻后,便交给了叶栩霜掌管。这个时候又让她交回去,无疑是在打叶栩霜的脸。

    “布云姑娘,”心儿接到叶栩霜的眼神,赶忙说道,“布云姑娘,王妃怎么可能做那种腌攒事!那些糕点……那些糕点……一定是洛姨娘,要害王妃啊!求布云姑娘替王妃向王爷解释解释,莫要因小人的奸计,破坏了王爷和王妃的感情!”

    虽然心儿没有正面指出事情就是洛九策划的,但她话里话外明显就是这个意思。

    这种说法,程婧菀是不相信的。

    江湖儿女虽然在规矩礼数上有欠缺,可是他们多半性情豁达,再如何小肚鸡肠,也不擅长这种偷鸡摸狗甚至到恶毒的勾当,若是有什么委屈,便要当面给算个清楚。

    不过这种话,她不会当着叶栩霜的人面说,听完心儿如此说,就淡淡点点头。

    “奴婢会向王爷说明的。”然后她福了福身,接着说道,“王爷还让奴婢去一趟兰居,就不在这耽搁了,奴婢告退。”

    说完她就退了出去,叶栩霜见状,明白宋湛诚是要布云去给洛九送些东西作为补偿,于是气得扫了桌子上的茶盏。

    而兰居中洛九听了风声,自是得意。很是期待的等着程婧菀过来。

    “王爷拨了几个人过来,兰居自今日起便有小厨房咯。”程婧菀显示表达了宋湛诚对洛九的补偿,“另外还有一些布料、药材,给姨娘做几身新衣裳,或是做点好的补补吧。”

    洛九听了,甚是高兴,欢欢喜喜的领了赏。

    等到洛九命人收了东西,程婧菀才接着说道:“王爷明日会请皇后选个宫里的宫嬷嬷到府上。洛姨娘还需要和宫嬷嬷好好学习宫中礼仪。”

    闻言,洛九的面色有些垮——她自然是想要拒绝的。

    程婧菀也明白,对于自由自在的江湖女儿洛九而言,学习宫中礼仪的确不容易,但是既然她选择了嫁给宋湛诚,这些也就避不开了。

    “姨娘来自江湖,自在惯了,但是如今嫁入晋亲王府,这宫中礼仪是必不可少的。”对于洛九,程婧菀倒是愿意耐心的解释道,“若是日后去了别人府上,姨娘做得不好,可就是给王爷添麻烦了。”

    洛九自然不是笨的,听到程婧菀如此说,也想明白了,于是便应承下来。

    待到程婧菀回了前院,洛九找来之前一直跟着自己的丫鬟如梦询问道:“那布云对王爷如何?”

    布云的身世在府中也不是秘密,所以如梦便悉数对洛九说了。

    听完,洛九沉思了片刻,又问道,“那她对王爷是个什么心思?”

    如梦回忆了许久,突然想到和布云一起被宋湛诚带去战场上的另外一个丫鬟虹眉,遂把自己想到的和洛九说了。

    “之前府中能近身照顾王爷的还有一个丫鬟,叫做虹眉。”她看了看洛九的脸色,接着道,“虹眉对王爷有些小心思,她最讨厌的就是布云了。”

    “接着说。”

    “虹眉之前和别人抱怨过,说布云也喜欢王爷,故而不让她近身伺候王爷。这话到底是不是真的,就不知道了。但是,王爷上次去战场的时候,带了虹眉和布云两个人, 只是回来的时候就只有布云一人了。”

    如梦的话说的很圆滑,不过洛九也算是听明白了些。

    “那虹眉人呢?”洛九问。

    如梦不急着回答,瞅了瞅屋子里没得旁人,才贴在洛九的耳边轻声道:“奴婢听到一些和王爷一起上战场的奴才们讲,这虹眉是因为得罪了布云,被王爷命人处死了!”

    说完,如梦快速恢复了正常表情。

    而洛九也从她的这些话里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于是挥手示意她可以下去了。

    得了令,如梦便准备退下,但洛九像是想到了什么,喝住她,警告道:“你记住你的身份,不要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来。”

    如梦忙表示了自己的忠心,这才退下。

    洛九一个人坐在房中,琢磨着如梦刚刚说的那些话,又合计了一下自己和叶栩霜从进府之后的争斗,似乎两个人都没讨到好。

    叶栩霜的管家之权被交了一半回前院,宋湛诚肯定不会管这些事情的,那这被收回的管家权一定就是宋湛诚的贴身丫鬟布云去管理了。

    而宋湛诚这次病重,侍疾的也是布云,若是日后宋湛诚想抬她做妾室,理由十足十的充分。

    再看看两人相处的模样,洛九想起第一次见面时,似乎两个人是挨得很近……只是当时屋子里光线昏暗,自己见到师兄过于兴奋,也就没在意了。现在想想……

    洛九有回忆起上午自己去前院时,布云贴在宋湛诚耳边说话的模样。正正是越看,越觉得两个人之间有些什么。

    她与叶栩霜鹬蚌相争,结果两个人都没有讨好,反倒是布云得了利!

    这自然是不能忍受的。

    于是,她暗自下了决定,怎么着也不能自己一个人承受叶栩霜的折磨吧!

    这一宿儿,她都在琢磨着该如何把布云拖到她和叶栩霜的斗争中来。但其实她不知道是,叶栩霜这边也有所怀疑。

    凝香阁——

    “心儿。”叶栩霜唤道,“这中馈交到前院,是谁在打理?”

    “应该是王爷身边的布云姑娘。”心儿想了想说道,“王妃您还没有进府的时候,府中中馈就是布云姑娘在打理的。”

    叶栩霜听到回答后想了想,又问道,“你每次去前院的时候,都是布云在侍疾?”

    在一番仔细回想后,心儿方回答道:“不一定,但大多时候布云姑娘在场。”

    闻言,叶栩霜又像是不确定似的,又问道:“布云对王爷当真是没有其他感情?你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