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哪来的疯女人

    饱受沐若茉近一个月的摧残,于庆飞遍体鳞伤,她这哪里是练人啊,完全就是练命。

    所以于庆飞经过再三考虑,决定撂担子不干了。便趁着天没亮,偷偷摸摸出了门,直奔山下而去。

    前几天还挺新鲜,后来美女看够了,人被揍够了,于庆飞现在看着沐若茉身体都是抖的。

    他对沐若茉的形容是,好看的皮囊里,住着一个超级恶魔,吃人不吐骨头的那种。

    清晨的横山,空明幽深、其间鸟语花香,舒畅了于庆飞疲惫的心神。

    他顺着山道往下,直奔下方的溪流而去,毕竟因为起得仓促,所以还没来得及洗把脸。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从离开沐若茉范围后,一道黑影,便一直跟在他的身后。

    隐藏在暗处观察着他,直到于庆飞在溪流停留后,她才抬着步,洋装晨跑从于庆飞身后的小道经过。

    听到身后有动静,于庆飞立马反身去看,顿时瞅见一道婀娜多姿的背影,完美的s形曲线,前凸后翘堪称完美,虽然没有瞅见脸蛋,不过于庆飞给她打98分。

    有美女不上,不是于庆飞的作风,所以立马抬脚跟了上去,见于庆飞像条哈巴狗一样跟上。

    女人露出一抹冷笑,故意放慢了脚步,生怕于庆飞一个大男人跑不过她一样。

    女人带着于庆飞不走正道,开始在林间小道穿梭,而于庆飞还真跑不过她。

    每次于庆飞加速,她也加速,二人一直保持着一个你追我赶的状态。

    直到四周廖无人烟了,女人才一步停了下来,然后回过头来瞅了一眼于庆飞。

    “握草,这身材、这脸蛋,妥妥的一百分啊”于庆飞气喘吁吁的开口道。

    “小哥哥,跟了我这么久,你是不是要拍拖人家”女人魅声魅气的开口,于庆飞闻言一喜,急忙搓了搓手。

    “妹子,哥哥我有啤酒和远方,要不要一起去流浪啊”他一脸色眯眯的瞅着女人,那双眼睛放肆的在其胸前来回扫动。

    看得女人眉头一沉,“流浪,好啊”她突然语气冷冷的道了一声,然后身体一动,顿时一道寒光从手中射出。

    直扑于庆飞而来,在寒光穿来的一瞬间,于庆飞立马把头一歪,寒光险险从面侧射过,被他死死咬在口中。

    “小样,竟然偷袭,当真以为哥我、………………”

    “呸呸,这上面你涂了啥啊,怎么这么辣?”

    逼还没装完,于庆飞急忙一口吐掉口里的暗器,伸着舌头急促的吹着气,突然而来的辣味,瞬间让他的舌尖刺痛。

    “娜迦毒蛇,世界上最辣的辣椒,怎么样?味道还可以吧”

    女人戏笑道,于庆飞闻言指了指那家伙,却是说不出话来,因为口中的那股辣味,还在持续扩散着。

    “不行不行,太辣了,怎么这么辣啊”忍了良久,一项能够吃辣的于庆飞,终于还是败给了口中的娜迦毒蛇。

    “看来他们吹嘘的,也不过如此,所谓的预言中人,只是一个刚入门,然后乐淫色的无耻之徒,实在令我失望,今天我就送你一程,下辈子记得做人,不要用下半身思考问题,因为………………”

    “玫瑰虽美,但亦有毒,为保小命,抬腿开溜,女侠,在下先走一步”

    于庆飞不待女人说完,含糊不清的道了一句,转身就跑,速度快得跟加了电动小马达一样,毕竟近一个月的训练,那可不是白练的。

    见于庆飞想跑,女人冷笑一声,“现在才想起来走,是不是太晚了?”

    音落,她一个箭步冲出去,手里一把细小的刀飞出,直奔于庆飞的后背窝心去。

    感受着后背的杀意,于庆飞心头一凉,急忙一个狗吃屎往地上爬去,然后再双手抓住地面一滚。

    刀擦着头皮而过,头顶传来的切痛感,还有那只有温暖,让于庆飞大惊。

    他一个前翻起身,靠住一颗百年大树瞅着女人,“喂,女人,你来真的啊”

    “呵,无知”女人不屑一笑,手中三把飞刀丢出,看着杀意满满的女人,于庆飞眉头一沉。身体飞快往树的一侧滚出,然后拉住杂草借了一个力,飞快朝密林里跑去。

    硬拼是不可能的,毕竟于庆飞现在除了会画几张符纸,身体耐打一点,压根没有任何的战斗力。

    对于这莫名而来的杀意,于庆飞是一个脑袋二个大,毕竟自己一介良民,没招谁惹谁啊,怎么就莫名引来了杀身之祸呢?

    二人在林间追逐,女人手里的刀,没一下都带着凌厉的风,狠狠扎向于庆飞,好在自己一个月挨打下来,反应力强了不少。

    所以急忙利用树为掩体,不断的躲避着女人的攻击。见于庆飞跟兔子似乎的,女人面色阴沉得跟便秘了一样。

    当下从包里掏出一包细针来,取了一针,朝着于庆飞丢去。

    早有准备的于庆飞见其又出手,急忙找一颗大树躲好。但这次身体还没靠紧,于庆飞便听到身前的树传来一声撕裂声,紧接着自己的后背有一点刺痛,轻微得就像被蚊子咬了一样。

    他知道有东西刺进自己的身体去,所以也来不及多想,急忙想继续往前跑,但这次才抬脚,身体来不及跟着动。

    便脚步之下传来无力感,一个跌锵扑倒下去,狠狠的砸在一旁的草地上。

    “身体竟然,动不了了”于庆飞躺在地上,目光睁得死死的,就在刚才的一瞬间,他发现自己的身体,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感知,此时他别说跑,就连抬一根手指头起来,都没有办法做到。

    女人缓缓走了过来,蹲下身体看着于庆飞,“你跑啊,怎么不跑了?”她讥讽道,语气异常的得意和傲慢。

    于庆飞闻言瞅了她一眼,“你个疯女人,到底对我做了啥?我告诉你,我可是…………”

    “可是什么啊?”于庆飞还没音落,女人直接一脚踩在他的脸上,厉声问道。

    于庆飞倒是没感觉,反正现在身体什么感知都没有,只是看着别人的鞋底,哪怕她是一个美女,心头都有几分火气。

    所以一双眼睛死死的瞅着女人,眼幕里的愤怒显而易见。

    “怎么不说话了?别用那种目光瞅着我,我会很不开心的,而我不开心的后果,就是你会死得很凄凉、很悲惨!”

    女人冷冷的开口道。

    “你个疯女人,你这事要…………………”

    “真有意思,魔道什么时候这么嚣张了,连我沐若茉的男人都敢动,活腻歪了是不?”

    于庆飞话音还没落,一道熟悉的声音便从远处传来,于庆飞闻言一喜,只见一张符纸破空而来,砸在他在的位置上,惊得女人立马舍弃于庆飞跳离原地。

    而沐若茉丢来的是一张雷符,女人跳开了,可是于庆飞还在地上啊,看着地面闪烁着电芒的符纸,于庆飞气急败坏的吼道:“你妹啊,你这是谋杀亲夫啊”

    音落,地上的雷符瞬间爆裂开来,飞快往他的身体串来,直接将一动不动的他给电得嗷嗷直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