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相亲被搅局

    周六一早,张振在家里打游戏,连输了好几局,因为他心里惦记着顾婷今天的相亲,这让他非常烦躁。

    张振把手机打开,无聊的在qq里翻消息记录,当看见顾婷昨天发的签到图片时,突然大笑起来,在床上翻了个跟头,因为那张签到图片上显示着地址。

    张振看了下时间,上午9点。初次约会,应该不会吃大餐,可能是咖啡馆或者茶室。张振猜顾婷不会把地点约得离家太远,这样不矜持,半小时车程范围内足够了。

    张振把手机地图调出来,以顾婷家为中心,半小时车程为半径画了一个圆。他在这个圆里找到了四五家他想象的约会地方。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让顾婷发签到图片,而这个签到地址刚好是约会的地方。

    张振穿上外套下楼,网约车已经到了,张振租的房子离顾婷租的不远,他得提前出发,离目标越近越好。

    9点40,张振在qq群里发了一个签到,再发了一句话:“我是第一名,谁来和我比?”

    坐在约会地方,稍微早到了一会儿的顾婷正拿着手机玩,张振的消息跳出来,她毫不犹豫地回发了个签到,又发一句话:“敢不敢明天再比?”

    张振死死的盯着手机,顾婷的消息来了,他得逞地哈哈大笑。

    笑过之后,他就疑惑了,地址怎么会是书店呢?

    张振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逛进了书店,东张张西望望,顾婷的影子都没看到,却闻到了一股烤蛋糕面包的香味。他寻味抬头找,就看见二楼临窗坐着的那个熟悉的身影。

    张振买了面包和酸奶,坐在顾婷身后拐角的位置上,他看得见他们,他们看不见他。

    和顾婷相亲的是个瘦的像竹竿的男人,头发上发胶刷得苍蝇都站不住。他正喋喋不休的对顾婷说:“侬晓得伐,阿拉上海宁的户口不好进的哇。”

    顾婷低头吃蛋糕。

    竹竿男翘着兰花指,又说:“侬在南京有车有房吧?吾的要求也不高的哇,车子嘛,代步而已,一二十万的就行啦,房子嘛,起码三室吧,吾们一间,小宁(小孩)一间,小阿姨一间。”

    张振听着,惊得下巴差点掉下来。

    张振心生一计,假装一瘸一拐的走到顾婷餐桌旁,胆怯怯地吸着鼻涕叫了声,“姐姐。”

    顾婷抬头一看,是张振,只见他的头发揉得乱糟糟的,脸颊上粘着面包屑,嘴唇上满是酸奶沫子。顾婷低下头喝饮料,绷着不笑,看张振耍什么花枪。

    “姐姐,你找了这么个哥哥,我们以后就有好日子过了。”张振故意腆着脸说。

    竹竿男见突然冒出个邋遢小子,说话的意思是要赖上他养。他忙用餐巾纸掩着鼻子,一脸嫌弃地说:“怪弗得吾说了半天,侬一声不吭,原来还有这么个小瘪三跟着,这是要吾做冤大头嘛!”

    顾婷知道张振是来捣蛋的,但这竹竿男也实在太讨厌。她站起来,一言不发,抬手就把她没吃完的蛋糕,扣在竹竿男脸上,张振更是把竹竿男面前喝了一半的咖啡倒在他头上,那男人半举着双手发疯般尖叫。

    顾婷和张振一起出了书店,张振站在路边,拿纸把脸擦干净,顾婷已经自顾自生气地走远了。

    张振追上去,顾婷理也不理他。

    张振叫屈:“婷姐姐,你为什么要委屈自己呢,那是个渣渣。要不是我给你解围,你就上当了。”

    顾婷对他翻了个白眼,一副要你多管闲事的表情。

    张振绕到快走的顾婷跟前:“你要是实在不解气,我赔你一个男朋友,好不好?”

    顾婷一下被逗乐了,伸出手,顺嘴说:“好呀,拿来啊。”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张振见顾婷笑了,自己也高兴起来。

    “小屁孩。”顾婷推开他。

    张振伸手抓住顾婷的袖子,撒娇似地摇:“婷姐姐,别生气了,我请客,我们去电玩城玩吧,就当去去晦气。”

    顾婷被他缠的没办法,而且路人都用看情侣打情骂俏的眼光看他们,她有点招架不住这灼灼的目光。

    “好吧,好吧,怕了你了。”顾婷把张振的手扯下来。

    电玩城里的音乐震耳欲聋,一进门的跳舞机吸引顾婷的眼光。

    “要不要试试?”张振笑眯眯地问。

    张振兑了游戏币,选了简单的音乐,两人跳起来。顾婷有点舞蹈基础,适应一下后,跳得优美流畅,张振则跳成了手舞足蹈的大猩猩。顾婷偷看他,笑得自己也乱了节奏。

    两人换了赛车游戏,张振大展身手,连赢了好几局。顾婷玩不好,就离开位置,看别人玩捕鱼游戏。

    “我们玩抓娃娃吧。”张振拉顾婷。

    “呀,爪子歪了!”

    “啊,夹着了!”

    “哇,别抖!”

    “哎,掉了。”

    “好好好,耶!”张振操控着机器,顾婷紧张地大呼小叫。花光了游戏币,抓到了两个漂亮的毛绒玩具,顾婷爱不释手。张振看着顾婷因为兴奋红扑扑的脸,心里美滋滋的。

    玩起来,时间过得飞快,这会儿已经到了午饭时间了。坐在美食街拐角的小饭店里,顾婷吃着饭菜,突然很想念罗洛做的糖醋排骨,馋虫上来了,谁能挡得住?

    顾婷擦擦嘴对张振说:“你慢慢吃,我走了。”

    张振看看还没怎么吃的菜,疑惑地问:“你不舒服啊,吃这么少?”

    “我想起来了,要到罗洛家去。”顾婷可不会说,她是想去吃糖醋排骨。

    “你等我,我也去。”张振风卷云残的把碗里的饭菜都一股脑儿地塞到嘴里。

    “你是不是今天铁了心一定要跟着我了?罗洛是我闺蜜,你去算怎么回事?”顾婷叉腰瞪眼看他。

    “她还是我师姐呢,你去得,我去不得?”张振嘴里含着饭,含糊不清地说。

    话说得急,饭塞得多,张振呛到了,咳嗽个不停。

    顾婷无奈,张振好歹也解了相亲的围,还陪玩了一上午,再怎么也不能说翻脸就翻脸。她只好拍拍他的背,帮他倒了杯水,坐下,继续吃饭。

    难得休息,天气又好,罗洛在家又洗又晒。马上就要进入11月了,天气越来越冷,罗洛把冬衣翻找出来,照照太阳。

    罗洛忙了一早上,中午简单吃了一点。听到敲门声,她打开门,十分意外地看到顾婷和张振一起站在门外。

    卧室里,顾婷对着罗洛叽叽喳喳讲早上的事,时不时传出两个女孩子的笑声。张振则盘在客厅的沙发上玩手机游戏,心里安定而满足。

    顾婷惦记糖醋排骨,看见冰箱里几乎弹尽粮绝,就提议去买菜,晚上在罗洛家吃饭。

    张振满口答应,三人一起去菜场。罗洛轻车熟路,买了排骨,她知道顾婷喜欢吃这个。再买了些虾,最后买了两三样蔬菜和葱。罗洛选菜,张振拎菜。

    顾婷两手空空,在菜摊上指指点点,买了一些鸡鱼蛋。路过水果摊,还买了些香蕉苹果车厘子。

    走过卤菜店,张振不顾罗洛反对,执意买了熟牛肉。三人手上拎的满满当当。

    顾婷和张振帮忙择菜,还不忘斗嘴。罗洛已经把排骨洗好,开火烧起来。虾就简单了,放少少的水,搁生姜、葱、花椒煮盐水的。牛肉直接装盘,浇上卤汁。其余不吃的,处理干净,放进冰箱冷藏冷冻。

    不一会儿工夫,小小的出租屋里就饭香四溢了,排骨酸甜的味道,虾的鲜香都有了。罗洛把蔬菜洗干净控水,待排骨烧的差不多了,撒上葱花,装盘。

    炒两个蔬菜,烧一个菌菇汤。很快,一顿色香味俱全的晚餐新鲜出炉。 顾婷已经把碗筷都准备好了,眼巴巴准备开饭。

    三个人聊得开心,吃得更开心。张振给顾婷剥虾,他自己却一个也没吃。顾婷喜欢吃排骨,确切的说,她只喜欢吃罗洛烧的糖醋排骨,其他地方的,她也是逢吃必点,但她觉得都不如罗洛做的。

    张振主动申请洗碗,罗洛就去把晒在外面的衣服被子收回来。顾婷监督张振洗碗,指手画脚。张振把洗洁精沫子捧着,佯装要弄在她身上。

    两人打闹着把厨房收拾了,就快6点了。吃着水果,张振突然提议:“我们仨看电影去吧,《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张嘉佳小说改编的。”

    顾婷一听,来劲了,她看过这本睡前故事,很好奇怎么把一些零散的故事拼成一部电影。罗洛不想去,她有个习惯,天黑了一定是要待在家里的。但经不住顾婷的软磨硬泡,只好同意。

    张振买了爆米花和饮料,三人挨着,顾婷坐中间。在罗洛看来,这电影实在不咋样,只有在杨洋饰演的茅十八被歹徒刺死后,白百何演的荔枝抱着他哭的时候,心里有点小小的伤感。而旁边的顾婷却哭得眼泪哗哗的,张振手忙脚乱的找手帕纸。

    罗洛拍拍顾婷的手轻声说:“都是假的哈。乖,别哭了。”

    电影散场,三人出了电影院,罗洛让张振送顾婷回家。因为和他们不顺路,她自己一个人打车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