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四十四章 碾压

    开始了。

    孟安启和赵茂两人就在一块块原石之间来回穿梭,这块看看,那块摸摸。

    放大镜什么的,一应俱全。

    黄宇却是没有在意,优哉游哉。

    “有点口渴了,老板,有没有茶?”黄宇转身道。

    众人个个泛起黑线,这小子,还不去看,居然要喝茶,这尼玛,可是两亿的赌局啊,一点也不紧张?难道就不怕输了么?

    “咳咳,茶是有的,我这就去给您倒茶。”老板一愣之后,忙起身,进入了铺子里,一会儿就提着一壶茶出来了,“这不是什么好茶,老板你就将就一点吧。”

    “这个,老哥,您这,就给我个茶壶,怎么也给几个杯子吧?”黄宇道,“你看,这里,还有我老婆,嗯,还有这个颜老头,一看都是口干的样子。”

    “这个,对不住,我这一下子蒙了,连这个都忘了,真是不好意思。”老板又拿出了几个杯子。

    黄宇倒了一杯茶,然后递给了赵婉儿。

    赵婉儿一看旁边的颜老头,道:“这一杯茶,先给颜老吧。”

    7≯ “干嘛先给先给颜老头,你是我媳妇,先喝,颜老头我会给他的。”黄宇却道。

    “你这小子,还有没有尊老爱幼的美德啊?”颜老头胡子翘起道。

    “咳咳,老头,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又不认识你,看你年纪老大不小,给你喝茶已经不错了,你还以为你比我媳妇更大啊,在我眼里,不管是谁,就算是皇帝老儿也没有我媳妇大,先给媳妇喝,就先给媳妇喝,你想怎么地,你这老头,不想喝就算了,还那么多话。”黄宇反瞪着他道。

    “算老头我说不过你。”颜老头白眼一翻,道。

    在心中却是越看黄宇越是顺眼。

    “颜老,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他啊,就是这么个德性,和小孩子似的。”赵婉儿嘴上虽然这么说黄宇,心里却是甜蜜得很。

    “你个臭小子,还不去选石么?不然好料子都被挑走了,你可就输咯。”颜老头道。

    “输,我是不会输的。”黄宇摇头笑道,“我的运气一向很好。”

    “我们已经选好了,你呢?”看着黄宇还没有选出来,孟安启得意不已,“你不会是认输了吧?”

    赌石,其实是一个技术活,不过,对黄宇这样的小白来说,完全不用考虑,也不需要去考虑。

    尼玛,一眼就可以看到石头里面的东西了,哪里还需要看什么其他的。有没有翡翠,一目了然。

    “认输,那是不可能滴,只是让你们先开,等你们开一块,我就挑一块,如何?”黄宇道。

    “你这是在找死。”孟安启冷笑道。

    挑选毛料,哪里是那么简单的事情,那些翡翠王赌石,一块一块都要细细看。

    赵茂开始解石,第一块石头。

    解石机发出轰鸣声,一块原石就被慢慢切开。

    “出绿了,不错,水头可以,涨了,这一块大涨。”

    第一块原石解开,孟安启得意不已。

    “哼,你的呢?看你的了,这一块翡翠,虽然只是冰豆种,但价值也有上百万。”

    “才一百万而已,冰豆种,太差了,看我开个冰种的。”黄宇道。

    随手一指,道:“就那块了,我看那块就不错。”

    黄宇走过去,将原石搬了过来,直接就开解。

    一旁的颜老不住摇头。

    在场的人也纷纷摇头。

    “料子品相太差了,不太可能出绿。”

    “年轻人还真以为运气可以一走到底,不知天高地厚啊。”

    要不是知道黄宇的能力,赵婉儿都要阻止了。

    “小兄弟,还是换一块吧,这块料子。”连店老板都摇头。

    “就这块。”黄宇却是很固执,“劳烦老哥了,从这里开始切。”

    “好。”店老板,也是无奈,既然人家买家都已经选好了,决定了,自己还有什么好拒绝的。

    这样的原石,价格不高,愿意赌的,基本上也是一些想走大运的人。

    “看你怎么死,一块废料也敢赌。”孟安启冷声道。

    “要不,我们再赌一把,就赌这块原石能不能开出冰种?”黄宇呵呵笑道,“出了冰种,你输一千万,没出,我给你一千万?”

    “赌了,我也赌一个,接不接?”

    “赌。”

    “我赌一百万。”

    “我赌五十万。”

    “八万。”

    一下子,场面闹哄哄的,好几个老板都愿意参赌。

    黄宇看着这些人,眼中满是笑意:“如果大家愿意,我当然是接受的,颜老头,当公证人不?”

    “好。”颜老头点头道。

    这里这么多人都赌了,孟安启咬牙,也赌了。

    “一千万就一千万,只是你有那么多钱么?”

    “开玩笑,我没有,我老婆有的是。”黄宇得意的扬了扬下巴。

    “确定了吗,还有没有要赌的?马上就要解石了?”黄宇吆喝一声,这些都是想占便宜的,输死他们活该。

    解石机发出轰鸣声,开始一点点的擦开原石,碎石飞溅。

    原石一点一点的擦开来。

    “绿了,出绿了。”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怎么可能出绿。”

    “还好,不是冰种。”好多人松了口气,虽然出了绿,但是种水却没有达到冰种的级别,刚刚的赌注,可是达到冰种,才算是黄宇赢。

    “不要高兴的那么早啊,还只是开始而已。”黄宇心中清楚得很,这外面一点种水的确不咋地,但关键是在里面那一块啊,啧啧,绝对是冰种啊。

    “出来了。”

    “怎么可能?”一众人惊呼。

    “冰种。”

    一块翡翠全部开出来了,除了前面那一部分,后面的那一大截清亮似冰,给人以冰清玉莹的感觉。这不正是冰种的感觉么?

    漂亮,实在是漂亮得很。

    深吸了一口气,这一大块,大涨啊。

    其价值,是远远超过了孟安启开出的那一块。

    “好了,给钱,给钱,哈哈,赚大了,这一块石头,又是两千多万入账啊。”黄宇高兴不已。

    “该死的,怎么会是冰种,这么一块破石头,怎么出冰种了?”赌输了的人,一个个不断咒骂。

    “只是第一块而已,并不意味着你后面的也会有这么好的运气。”孟安启冷冷道。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却是在滴血啊,一下子一千万就这么没了。

    “来来来,继续啊,大家还赌不赌?”黄宇乐呵呵的说道。

    赌石还是很爽的,赚钱容易啊。

    尤其是看着孟安启的猪肝色,黄宇更是爽歪了。

    赵婉儿和黄宇一样高兴不已,这孟安启挖了明轩阁的台柱子,实在是让人可恨。

    让大宇阁吃瘪,输钱,那是再好不过了。

    而且,黄宇赌出来的翡翠,可以让明轩阁多好多的翡翠,要是多出几块帝王绿的顶级翡翠的话,那就发达了。

    之前还赌的人,哪里敢赌,这小子,运气逆天了,两块根本不可能出翡翠的毛料都被他开出了这么好的翡翠,涨那么多。

    他们哪里还敢赌啊。

    又不是钱多了。

    这个家伙,运气爆棚,鸿运灌顶,这样的人,是绝对不能够与之作对的。

    孟安启的第二块石头开出来,垮了。让他没有话说了。

    而黄宇又随便选取了一块。虽然只是小涨,但也赌赢了。

    “啧啧,运气好啊,这一块虽然也就那么几万块钱,但比起孟大少的废石头,也要好得多,一文不值,我又赢了你一点点,一点点,哈哈。”黄宇得意的笑。

    “混蛋,让你得意,等一下,让你哭不出来。”孟安启脸色越来越不好看。

    第三块,第四块,一块一块解出来了。

    但是每一次,黄宇的翡翠,都比孟安启的要好那么多一点。

    这让孟安启实在是吐血。

    每一块比他的多也就那么几万,十几万而已。

    连续六块都是如此,让孟安启实在是感到憋屈,没有比这个更憋屈的事情了。

    如果是一块一块算,不是算总共的话,自己已经输了七把了。

    难道这混蛋就是自己的克星?

    孟安启不由想到了这一点,在没有遇到这个混蛋之前,自己的运气一直很顺,但是自从遇到了这个混蛋,就什么事情都不顺利了。

    而颜老头看着黄宇,眼中精芒闪烁。

    这个年轻人不得了,不是眼力惊人,有强大的实力,那么就是运气冲天。

    不管是哪一种,这个年轻人都太厉害了,这种人,就算是不能做朋友,也绝对不能够成为他的敌人,不然会死的很惨。

    “还有三块,啧啧,要不要我先来一次?”黄宇乐了,接下来才是大头戏啊。

    在这石场之中,有三块极品翡翠,这三块极品翡翠加起来,价值几个亿。

    当时,差一点就被孟安启给挑走了一块。

    让黄宇真是有点激动的。

    “不用。”孟安启剩下三块,其中有一块是巨无霸,这块毛料,可是价值一千二百万,对着一块巨无霸,孟安启是信心十足的。

    只是黄宇冷笑,孟安启那家伙的巨无霸,耗费足足一千二百万,里面就全是渣渣,也就能开出那么一点点,种水还渣渣的一笔,一个手镯都弄不出来,一千二百万,能值个十来万就差不多了,亏死他。

    不知道开出来之后,他会是怎么一个模样。

    这种场面,黄宇是喜闻乐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