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殿试前篇

    离殿选不到十日了,可张偌始终没有找到适合自己参加殿选的时候要展示的才艺。除了舞蹈,也就是来到明朝后学了一些古琴。其他的什么一无所知。无论是舞蹈还是琴张偌都已经展示过了,如果再展示这些难免让人视觉疲劳。

    就这么张偌思考了一日有一日,离殿选还有三日,可是这七日来张偌都处于发呆状态。在旁伺候的君悦此刻彻底着急了。

    “县主,您准备好殿选之时展示的才艺了吗?这几日看您都在这发呆啊。”

    “不知道啊,我也不知道自己该展示些什么。”好烦啊,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啊。好纠结啊……

    有些绝望的看了看窗外,又将希冀的目光投向了星时。

    “小姐,别看我,这个我也没有办法。”

    “县主,依奴愚见,不如您还是弹琴吧,您的琴艺真的很不错。而且恰好您在宫中,还能让殿下指点您一二不是吗?”若是县主跟太子殿下一块儿抚琴,那岂不是能听到天上曲了吗。

    不过君悦说的好像有些道理呢,现在还剩下短短的三天时间,要想另辟蹊径再去学一门才艺是绝不可能的了。可若是在琴艺上再深造一下,还是有可能的,而且,我可以让星时给我找些21世纪的乐谱啊。在他们这个音乐贫瘠的时代,稍微能听的曲子也不是太多。若是我用21世纪的音乐用古琴演奏出来,那可不是要惊艳四座吗?即便我的琴技稍逊也没有关系啊。嗯……还好君悦点醒了我。

    “星时,给我找一下乐谱,我要弹琴。”

    “啊?小姐,您真的要弹琴啊,可是舞蹈才是您的特长啊。”

    张偌冲着星时点了点头,十分肯定的看着星时。“我不仅仅要弹,我还要唱呢。弹唱弹唱,用我们那里的曲谱和词,我相信殿选那一日一定能够惊艳四座的。”

    “您确定不是惊吓而是惊艳?”

    张偌略带一些不爽,甩了星时一个白眼。“让你找你就找,你的话怎么那么多啊。”

    “是,星时知错啦。”

    随即星时走到了里屋,特意避开了君悦,开始在它的包里面找了起来,找了许久。忽然间星时才意识到,张偌并没有告诉它要找什么曲子的谱子。在21世纪的乐曲上千万,总不能都给找出来吧。于是星时赶忙将包藏好。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张偌的身旁。

    “小姐,您还没有告诉我,您要找什么谱子呢?”

    “对吼,你容我想一想。”用什么曲谱好呢?这个时代还是选一个比较古风的歌曲。古风?皇宫?对了呀,可以用宫斗剧里面的嘛。那个什么寰什么传里面的菩萨蛮好像不错,挺有古风味,歌词嘛也挺生活化的。嗯……

    “星时,就找那个什么寰什么传里面的菩萨蛮吧。”

    “星时这就去。”

    听着张偌跟星时的对话,君悦越听越懵,根本不知道她们在讲些什么。君悦在宫中服侍了多年,认识的乐师不在少数,可还真的没有听过张偌她们讲的。一脸疑问的看着张偌。可张偌此刻正在悠闲的喝茶……

    咚咚咚……

    房门又一次被敲响,可还没有等君悦开门,只听见窗户被打开的声响。当君悦和张偌看向窗户之时,只见朱祐樘赫然站在那处。

    “太……太子殿下……”君悦有些不敢相信的叫道,一边叫着一边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张偌赶忙从座位上站起来,双眼惊诧的望着朱祐樘。“你怎么进来啦?还是翻窗进来。太子殿下还真是不走寻常路啊。”

    “我是偷溜进储秀宫的,本想走正门的,可既然选择溜就来,那我就溜彻底一点。”

    “君悦去给两位主子准备茶点,就先行告退了。”

    君悦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屋子,给两人腾出了空间来。

    房门被拉上的拉一刻,朱祐樘开始缓缓走向张偌,即便走到了张偌的面前,还是没有停下脚步来,这逼得张偌不得不往后退……直到把张偌逼到了墙角。

    张偌有些不敢看朱祐樘,表面格外的羞涩,可心里面像几头小鹿乱撞一般,十分的喜悦。寻思着,这个太子还一点都不知道男女有别啊,动不动就玩壁咚真是让人猝不及防啊。要是放在21世纪,准是一个霸道总裁的完美形象啊。天啊,他怎么越靠越近啊,等一等,他的胸膛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厚实啦?好羞涩啊……

    张偌知道自己有些绷不住了,赶忙伸出双手将朱祐樘推开。

    “怎么?几日不见,现在还害怕我接近你了吗?今儿怎么害羞起来啦?你看你的脸都通红了。以前不是很大胆的吗?以前像一个侠女一般肆无忌惮,今儿怎么变成一个小娘子一般啦?”看来女孩子真的在这种情况下会害羞的,就连我的偌儿也不列外。看着她害羞的样子还真是有意思。

    “你干嘛忽然离我那么近啊,天气这么热,你让我透不过气来啦。”

    “天气热吗?”

    “热,很热!”一边儿说着一边儿将朱祐樘推开。

    朱祐樘抿嘴一笑,松开了双手,也往后后退了几步。“逗你玩儿呢。怎么样,这几日准备得怎么样啦?”

    “没有准备啊。”

    “什么?没有准备?你这话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竟然敢来戏弄我,看我不好好的气一气你。

    张偌故意露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果然这副模样惹恼了朱祐樘,朱祐樘再一次走近张偌,一把拉住了张偌的手,脸上的温柔瞬间消失,此刻脸上除了愤怒还是愤怒。“即便我说无论你输赢我都会娶你,可你总不能什么都不准备吧。你这是不想嫁了还是怎么?”朱祐樘的话中带着一些气愤还夹杂了一些着急和不安。

    “如果我说不嫁了呢?”

    “现在由不得你说嫁与不嫁,即便你不嫁,我也娶定了。”

    看着朱祐樘莫名其妙的生气,张偌不由自主的开始笑了起来。“我的太子殿下,你生起气来的模样还真是可爱极了。让我仔细瞧瞧。你怎么会这么可爱呢?我跟你开玩笑的,我不嫁给你嫁给谁啊。”张偌一下子用自己的双手去揉了揉朱祐樘的脸,愈发觉得朱祐樘可爱极了。

    “你说的是真的?”

    朱祐樘这副模样,让张偌有些哭笑不得,觉着朱祐樘实在是可爱。一个平时那么理智聪慧的人,如今在自己的面前像一个受尽委屈的孩子一样,君王的霸气减少了几分,孩子般的稚气倒是增加了不少。

    一下子,张偌主动投入了朱祐樘的拥抱。紧紧的抱住朱祐樘说道:“傻子,你生气的样子真的好可爱。不过,以后可不许动不动的就生气啦。而且,你要坚信不疑一点,我张偌……张偌龄此生非你不嫁,此生只够爱你一人。”

    “你这几日都没有做准备,可距离殿试还有三日,你有什么打算?”

    “我的确没有准备,但是三天的时间足够让我学习弹一首曲子啦。我准备在殿试那日弹唱,你觉得如何?”

    “弹唱?你准备弹唱什么?”

    “这个是个秘密,等殿试那一日你就会知道了。不过,你的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在这三日里面,你别来储秀宫了,也别偷偷来,更不许翻窗翻墙之类的。你是太子,你若是老是这么做,你的名声还要不要呢。而且,你琴艺了的,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我们两人的关系,这也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我想靠我自己的本事赢,我不想听到什么闲言碎语,说是你帮我过关什么的话。所以在此之前,我们都不要见面了。”我倒是没所谓,可是你毕竟以后要当皇帝的,你的名声太重要了。我的任务之一就是帮你上位,帮你做明君。

    朱祐樘心中虽然有些不愿,但是还是点了点头。就在此刻星时忽然间从里屋走了出来。看到朱祐樘那一刻星时惊了一阵,又恢复了过来。

    “小姐,星时找到了你要的谱子。”

    “谱子?偌儿,你到底要弹什么啊?”

    “都说了是秘密啦,现在我要准备练琴啦。你赶紧走吧,要是别人看到我屋子里面进了一个男人,我的名誉还要不要啦。”

    “好啦,那你好好照顾自己。三日后见。”

    “三日后见。”

    说完朱祐樘便从打开窗户离开了。虽然有些不舍,但是没有办法。

    这是张偌赶忙从星时手中接过谱子,略带兴奋的看了起来。“星时,我就说你怎么进去了那么久,原来你在给我标注抚琴技巧啊,真是太谢谢你了。”

    “主人,方才那是怎么回事儿啊?在这个时代,男人是不可以随便进女人屋的。”

    “哈哈……这个是个意外,而且,我都是要嫁给他的人了,他进一下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

    “主人,你的心还真宽。能不能嫁给他还得看你能不能赢呢。您还是好生的练琴吧。”恋爱中的女人真是可怕,还好我们机器人不用恋爱。恋爱真的会让人智商变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