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二十五章 登山

    当诸多人流,尽皆都是涌入那山川巨图内,方才是有着一道不起眼的身影,终于是从天际掠来,出现在了这片大地上。

    赶来的人影不是他人,正是燕初天。而他只是目光微扫,便当即望见了在某个角落,已身受重创正在艰难恢复的顾红山。

    望见如此情况的顾红山,燕初天哪里顾得了更多,当即闪身靠近。

    他靠近之时,感知到熟悉气息靠近的顾红山,则是陡然睁开眉目。

    而望见出现于视线内的身影,竟然当真是燕初天时,他已然满面激动,都是再顾不得自身的情况。

    “燕师弟,你来了!”

    闻言燕初天重重点头,随即便询问起他为何会身受重创。

    对于燕初天,顾红山自然不会有任何的隐瞒,当即便将自己先前的经历,一一道来。

    听得顾红山的言语后,燕初天的脸色不禁渐渐变得阴冷起来。他倒是还真没想到,那千万壬竟是如此心思狭隘的东西。

    向自己抢夺晶髓,虽然令人恼火,但自己也是说不出反驳的言语。毕竟在这初开的天漠内,本就是弱肉强食。

    可是在自己这里抢不到晶髓,就迁怒于与自己关系近的顾红山,这般品行当真只能用恶劣来形容。

    不过这样也好,待自己与其相遇,动起手来也就不用有任何的顾忌。

    顾红山讲述之间,自然也是将山川巨图内那十席位的事情,赶紧告诉了燕初天。

    见状燕初天也是点头,让他继续恢复后,便一步一步,向那山川巨图靠近。

    后方,望着燕初天一步步走向那山川巨图,顾红山的脑海里,不禁回想起先前他被那千万壬重创时,前者那不屑一顾的脸色。

    虽说现在的他,并不清楚燕初天的实力究竟已经强大到了什么程度。但他隐隐已是觉得,那千万壬最终的脸色,一定会极为的精彩。

    与此同时,周遭一些铜牌弟子,也是注意到了燕初天。他们中,不乏消息灵敏之人,因为当他们望见,他与顾红山接触后,很快便知道了,似乎这正是得罪那千万壬的正主。

    虽说并不知道具体的缘由,但得罪了千万壬,那可就惨了。因为那千万壬,可绝不是什么好货色,尤其是在这没有宫规限制的天漠内,更是肆无忌惮。

    所以若是他,在那山川巨图内与千万壬碰上,结果可想而知。

    不过无论他们怎么想,都不会使燕初天的脚步停下。靠近那山川巨图后,他便直接脚尖一点,涌动自身灵力,冲向那山川巨图。

    真正冲入图内时,他可以清楚感受到,有着机械般的探查目光,从自己身上扫视而过。

    对此燕初天倒是明白,因为他已经从顾红山那里知道,唯有天府境二层之上者,方能踏入这张图内。

    真正冲入山川巨图,周遭天地顿时一变,呈现出一片极其壮阔的巨山与大川纵横之景。

    山川虽说雄伟,但真正最为引人注目的,还是在前方一座最为雄奇的巨山峰顶,十道悬浮于天穹,如同烈阳般烨烨生辉的石座席位。

    而此刻,巨山接近山顶部位,已然有着激烈的能量涟漪,与空间碎痕不断蔓延开来。

    哪怕不用肉眼望去,也能发觉这座巨山上的激斗,究竟已经激烈到了何种程度。

    这般程度,哪怕是天府境二层的修者,都不免要感到心惊。这也就造成了,诸多天府境二层弟子,此刻只敢围绕在山腰部位。

    只有极少数人,才会尝试踏上山顶。然而这样尝试的人,几乎都是被直接轰落下来,无法承受那般惊人的战斗劲气。

    想想也是正常,毕竟天府境三层,可是有着至少三千丈的天府底蕴。

    这般浩大底蕴,足以让他们,比之天府境二层强出太多。

    燕初天知晓,这混战没有任何的道理可言,能进入并撑下去,便有可能夺得十席位之一。若是撑不下去,便就连立足都是没有资格。

    因而他没有任何的拐弯抹角,缓缓涌动自身力量间,便直接冲向那巨山之顶。

    对于这般直冲山顶的身影,那些围拢在山腰的天府境二层弟子,倒是不会有任何的阻拦。

    只是望着这些背影,有不少人都是暗暗摇头,嘲讽他们的不自量力。

    因为有太多的天府境二层弟子都是有过尝试,就算是那些声名不小的老牌或者黑马,都是根本支持不下去。

    因此在不少人看来,天府境二层其实也就是见证者罢了,唯有那些踏入了天府境三层的弟子,方才有资格争夺十道席位。

    人群中,吕雄目光望来,锁定在了燕初天的背影上。虽然他也是惊然,对方不知什么时候竟是踏入了天府境二层。

    但当他望见,燕初天竟是直冲山顶而去,面孔上当即流露出了浓浓的讥讽色彩。

    在吕雄看来,这就是对方不知所谓。要知道,山顶就连自己也不敢涉足,一看便是初入天府境二层的对方,居然胆敢上前,除了是不知所谓,还能是什么?

    而一想到,自己之前居然还将这样一个傻子,视作心魔。吕雄的心里,不禁觉得深深的耻辱。

    与此同时,人群里还有另一道视线,也是将燕初天紧紧锁定。这道视线的主人,于燕初天而言也不是陌生人。

    视线之主正是古云,他虽然并不清楚燕初天,但大致已是知晓,因为对方的缘故,那千万壬方才会在自己与顾红山交手时,暗中出手。

    原本他还以为,这能引得千万壬都迁怒动手的人,会是个不简单的货色。但此时看来,无非就是个莽夫罢了。

    就算他与自己一般,实力也不能用表面衡量,但终究只是天府境二层境界,又能在天府境三层弟子的混战中,有多少立足的可能?

    若不是傻子,那就应该如同自己一般,等候伺机起来。

    待到混战几近结束,十席位真正的争夺爆发时,方才陡然出手。

    唯有如此,才最有可能,以弱势之身,夺得席位之一。

    真不知道,那也算是心狠手辣的千万壬,居然会连这么个莽夫都对付不了,只能迁怒于他人。

    但无论他们如何看待,燕初天已然迎着那动荡的能量涟漪,以及残破不堪的空间碎痕,冲上了山顶。

    “找死!”

    他冲上山顶刹那,当即便有不屑的冷笑响起。而伴随着冷笑,有灵力大掌印袭来,直接朝着他所在轰落。

    望着如此一幕,山腰处的人群,不禁感叹燕初天的倒霉。因为想不到他刚一登上山顶,便要承受一个天府境三层弟子的攻击。

    一般而言,这些天府境三层的弟子都是有着自身的骄傲,不会主动朝弱小的弟子直接动手才是。

    而很快便有人道出了缘由,这是因为这动手的家伙,是在这天漠内才破入了天府境三层。

    虽说也是天府境三层,但比不上其他人,先前吃了不小的暗亏。此刻望见一个出气筒送上门来,自然不会有任何的客气。

    明白了这般情况,众人只能再度暗叹其倒霉,随即便不再注意起来。

    因为对方纵然只是初入天府境三层,也根本不是天府境二层可比。

    只怕这一掌之力,便能将其重创甚至直接拍落山顶。

    同一时刻,燕初天就连脸色都没有波动一下,那凛冽掌风袭来,他不退不避,同样是运转起自身力量,迎着那狂暴掌风一掌拍去。

    于是乎,下一刻让无数本是暗叹燕初天倒霉,或是嘲讽的视线,都在这一瞬陡然凝固。

    因为他们惊愕望见,两道掌风想冲,直至最终掌印对轰,居然没有任何一方,有着败退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