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五十二章 阳气至宝

    深坑之外,两方势力争锋而对,庞大的气势蔓延开来,足以令得周遭无数势力弟子,都是为之侧目。

    站在牧幽雪身侧,有着牧幽雪的保护,燕初天安然无恙。不过就算牧幽雪不动手,他也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将这些威压抵挡下来。

    而现场的情况虽然看似一触即发,但燕初天却是很清楚,真正的战斗,绝不可能在这里爆发。

    不说牧幽雪,就是那沐严或是天洋谷的三个弟子,都绝不可能在外界,便爆发激战。

    因为此时爆发激战,那是最愚蠢的行为,若是能够压倒性地打败另一方倒是还好,若是不能那就是凭白地浪费自己的力量。

    也就是说,很有可能会凭白做了鹤蚌,而让其他人坐收渔翁之力。

    明白说来,也就是此时的威压对碰,不过是想展露一下自身的威势而已。

    接下来的情况果然不曾出乎燕初天的预料,那三个天洋谷弟子虽然来势汹汹,但最终却也只是高傲冷视数眼,便缓缓收回了目光。

    再之后,他们便一如先前,在这大坑之外盘坐下来。

    三个天洋谷弟子偃旗息鼓,众人的视线,自然而然望向了牧幽雪与沐严这里。

    但当然,他们也能够望见燕初天,只是对于这么个不过元丹修为的家伙,他们下意识地忽略了而已。

    元丹境修为,就是在他们眼中都实在不值一提。在他们看来,燕初天能进入这阴阳之地,无非就是一个能够溜须拍马的能力,又或者与哪一人有着一定的关系。

    言归正传,当众人都是凝望着牧幽雪与沐严的反应时,两人却极为默契地,也都是收回视线。

    继而他们各自盘坐下来,俨然如同天洋谷的三人般,也是要静等起来。

    牧幽雪静坐下来,燕初天自然跟着前者,也是盘坐下来。

    不过这过程中,让那沐严眸光微闪的是,明显牧幽雪对他的态度,要比起自己都亲近不少。

    至少沐严可从来都不知道,牧幽雪何时竟是会让一个男子,盘坐在自己的身侧。

    不过对此他也不会多说什么,毕竟他与牧幽雪之间又没有关系,因此又有什么理由多言?

    而当双方都是平静之后,周遭原本针锋相对的气氛,也是迅速平静了下去。

    一如苍神宫,与天洋谷到场的弟子双方,他们也是平静下来,静静等待着,那古老建筑彻底浮出大坑,以及那隔绝屏障也是彻底消散之时。

    等待之下,时间总是过得缓慢,不过就算再为缓慢,也终是有,到达终点的时候。

    当屏障不断消散时,古老的建筑,便是一点一点,将原本的轮廓,呈现在天地之间。

    这是一座庞大的黑塔,然而颇为奇异的是,那一道门户竟是呈现在塔顶部位。越是往下,黑塔的躯体虽然变得越为庞大,但也同样变得更为封闭起来。

    除此之外,伴随着黑塔的浮现,一股极其庞大的炙热阳气,便也是汹涌蔓延而出。

    哪怕还有着屏障阻隔,众人也是能够依稀感觉到,这蔓延开来的炙热气息,究竟是何等的庞大。

    不过这一点,倒是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象到,这神秘黑塔中,会否孕育着什么阳气至宝。不然如此庞大,比之周遭都是浓郁太多的阳气,是从何而来?

    其实不光是众人,就是燕初天也是在这一刻,眸光一凝。

    因为他同样想到了,阳气至宝存在的可能。

    而若真是阳气至宝,那么就应该能够满足,自己修炼以身入纹时需要的极阳条件。

    一念至此,燕初天更是坚定了,自己要进入其中探索的消息。因为他必须要进去看一看,是不是真的存在阳气至宝。

    如果真的存在,哪怕耗费再大的代价,他也是要尝试,能否将其收入手中。

    接下来继续的等待下,阳气涌动的程度越来越浓郁,直至整座黑塔彻底浮现,那屏障也是因此消散时,那般阳气便是如同滚滚洪流般,直奔众人冲击而来。

    如此庞大的阳气陡然冲击而来,一时之间某些小势力的弟子,都是出现一些难以抵御的迹象,不得不连连后退。

    阳气洪流冲击而来,那般汹涌炙热的气息,就连燕初天也是有些难以抵御,不得不催动自身玄阳气来抵挡。

    这时候玄阳气也展现出了自身的霸道,任凭阳气冲击得再恐怖,也是始终不曾碎裂。

    不过与之相比,还是牧幽雪与沐严的情况,要显得更为的潇洒。

    两人不曾动作,只是身周涌动的庞大气机之力,便足以抵挡冲击的阳气。

    玄阳气冲击许久,终是渐渐弱了下来,毕竟方才有屏障阻挡,方才积聚了大量的阳气。

    此时虽然有阳气依旧蔓延,但积聚的已是迅速散去,自然就减弱了太多。

    阳气散去,屏障又已经消散,因而下一瞬众人还怎么可能犹豫分毫,当即争先恐后朝着那塔顶门户所在,爆射而去。

    但就算众人反应再快,依然还是天洋谷与苍神宫双方弟子,速度最快。

    有阳气至宝存在的可能,因而燕初天也不可能拖拉,跟着牧幽雪一起,也是极速冲向那塔顶门户。

    第一时间冲至塔顶门户之前,这时不论那三个天洋谷弟子,还是燕初天等人,倒都是迟疑起来。毕竟第一个冲入未知之地,总是存在着一定的风险。

    不过后方人群在即,所以也给不了他们多少考虑的时间。短短一息时间,双方便又继续爆射而出,几乎同时冲入门户之中。

    当真踏入黑塔,内部一片漆黑,而比起外界,这里的阳气显然要更为猛烈,燕初天不得不继续催动玄阳气,保护自身。

    这时候燕初天的内心,根本没有任何其它的想法,那就只是想朝着阳气最为浓郁的地方赶去。因为这黑塔内若是当真存在着阳气至宝,一定在阳气最为浓郁的地方。

    同一时刻,牧幽雪似乎也是知晓燕初天的心思,当即便是传音道,“跟我走,我知道你想要什么。”

    牧幽雪如此言语,燕初天自然没有不跟随的道理,所以他便是赶紧跟上前者的倩影,在这漆黑的塔内搜寻起来。

    两人在黑塔内不断前进,迅速朝着下层而去,不过片刻后,两人便出现在下一层门口。

    只是刚走至门口,还不曾踏入其中,一股比之先前便更是汹涌的滚烫阳气,便迅速冲击开来。

    面对如此阳气,燕初天不得不调动起更多的玄阳气,用以抵挡。而且他也能清楚感知到,就是身边的牧幽雪,也再不能一如先前般轻易抵挡,已是暗暗催动了力量。

    但是这里显然没有阳气至宝,汹涌阳气的源头,也不是在这里,所以两人必须继续前进。

    而结果也是如此,停留不过数息,两人便赶紧继续前进,又是踏入了下一层。

    一如先前,进入下一层后,这里的阳气已是比之先前,要庞大太多。

    可以预想,接下来每一次踏入下一层,阳气都会变得更为汹涌,只是不知道走至黑塔底部时,他还能不能那般雄浑的阳气。

    而且更要紧的是,在这黑塔之底,是不是真的存在着阳气至宝?

    没人能给燕初天答案,所以他只能继续朝着下层深入。每一次深入,他都必须动用更多的玄阳气,甚至到了后来,就连七方之力也不得不动用。

    同样的,身边的牧幽雪,也是将自身力量不断催动起来。

    不过就在如此艰难前进间,牧幽雪却是突然轻转黛首,向着燕初天问出了一个,让他心神一跳的问题。

    “你凝炼了几道灵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