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各方势力

    就在众人目光凝聚在怪物身上的一瞬之间,无数猩红的红叶瞬息之间飞舞,笼罩在这魍魉身上,形成一层猩红色的防护罩,一位户隐鬼女正缓缓飘落魍魉之上,鬼女上面穿一件红色的半透明枫叶制成的衬衫,隐隐映出一对丰满,下着一条纱衣一般的红色短裙,短裙上雕刻一片片红色的枫叶,短裙下是一双修长而又白晰的玉腿。

    那玉腿上偶尔有一两片散落着光滑柔嫩、薄如蝉翼的粉红透明枫叶,脚下踩着三岔口的枫叶鞋子,丝毫不在意众人扫视她雪白滑腻的肌肤。她的十个脚趾的趾甲都修的很整齐,从鞋尖露出来,白白的脚趾上本就是红色的指甲,闪闪发亮,像十片小小的花瓣,显得非常的性感。

    一时间,众人呆了,他们从未见过如此妖娆的女子,此时的食尸鬼亦然停止了,不是沉迷于女子妖娆的美色,而是源自于妖娆女子的命令。

    “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枫叶红于二月花。你是红叶狩!”北条雪待看着妖娆红叶狩略微愤怒的说道。

    “小姑娘,奴家和你没有仇怨吧!为什么用杀意的目光看着人家,难道是害怕女家将你的小郎君勾去不成?呵呵!”红叶狩并没有在意北条雪待韬天的杀意,反而是调笑的说道。

    “要不是你,逍遥自在的鬼王酒吞怎么会为了你和傲战死战不休?最终惨死在傲战手下?”北条雪待右手紧紧握住武士刀把,左手握住骨质武士刀。

    “哦!难道你是酒吞的后人?不对啊!你没有酒吞的血脉,北条?难道是你是酒吞童子手下第一战将茨木童子的手下?”红叶狩憋了一眼北条雪待的合金剑上雕刻的姓氏,就没有在意北条雪待,反而是拿出一片枫叶细细把玩。

    “我就是北条家的后人,要不是因为你的蛊惑酒吞死战,北条家也不会因此覆灭。”北条雪待将武士道抽出来,面色嗜血的说道。

    “难道你想要替北条家报仇?”红叶狩笑呵呵的说道。

    “不,一个自以为是的蠢货,竟然以宗师顶峰的实力去挑战神龙,在说,这只是过去的事了。”北条雪待随后又想到什么,随后将武士刀收起来,淡漠的说道。

    “林君,别来无恙。”此时山本次郎身穿一身白色的阴阳师长袍,带着高高法冠帽子,手持一把雕刻兰花的象牙折纸扇,腰间配着容臭,脚下踩着一双流云法鞋子,偏偏君子的仪态加上温婉如玉的面容,加上高大挺拔身材,和红叶狩站在一起赫然是一幅郎才女貌的画卷。

    而在山本次郎的身边,千目女也出现在身边,只是此时的千目女已经能够将眼睛收放自如。

    “我们见过面么?”随后闭上眼睛,一幕幕记忆从前往后快速的翻看,当翻到在熊本圣光学院的时候,赫然曾经看到过他和一个美丽女子在一起上学的画面:“山本次郎?”

    “错!现在应该改口叫做左须次郎!当然,我现在已经熟悉了山本次郎的名字,你要是叫我山本次郎也行。”山本次郎打开折纸扇微微扇风说道。

    象牙的折纸扇上,并没有想象中的娟丽秀美的山水画,反而是一道道玄奥神秘的符文,随着太阳光的折射,灵光闪闪,符文扭动,仿佛是活得的一样。

    “左须余孽,你不怕暴露身份被追杀?”林一凡好奇的问道。

    “你我两人,定然有一人死在这,来祭奠我爱妻原野柰子的先天之灵!敬你也是和我一样的天才惊艳之辈,所以在赐死你之前告诉你的真名!”山本次郎面色有一丝高傲。

    现在他已经从化液巅峰突破到扩海之境,手下的式神百目女晋级到千目女,更是有红叶狩这老牌扩海巅峰,他怎么不狂?怎么不傲?要是袭掠了熊本的修炼资源,更是直接晋级到真人,到时候天下之大,皆是可去!

    “那天越野柰子惨死在我手中的时候你为何不敢出手?”北条雪待一声讥笑。

    山本次郎的高傲的脸上也浮现了一丝恼羞,将折扇山一甩关上之后说道:“等你死后,我定然将你炼制成求欲的毛娼妓,日日夜夜供我驱使。”

    ……

    熊本市军部。

    “伊藤少将,难道真的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这些食尸鬼去进攻熊本市么?这些食尸鬼的背后还有神秘者的力量,就凭借酒囊饭袋的警察,是不可能抵抗住神秘者大军的!”一个穿着军官服装的少佐问道。

    “挡不住低级的食尸鬼,那就是废物,要是出现神秘者只能说是意外,九州岛意外死的人可是不少,战争如果不是为了杀戮将会毫无意义。”佐藤将军将自己白色的手套套牢,笑眯眯的抓住自己的手腕说道。

    “可是要是这些警察受不住熊本市的话,熊本市的居民恐怕……还请伊藤将军出兵!”少佐当即警了一个军礼说道。

    “你是在质疑我的决策?志田少佐,你可是我的心腹。”伊藤带着残忍的微笑看着志田少佐。

    志田少佐是熊本市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他虽然是伊藤将军的心腹,但是不会作视自己养育自己城市惨遭怪物的毒手。

    “是的,我是在质疑将军的命令,要是流川将军知道伊藤将军至于万民水火而不顾,相信流川将军会亲手将您送到军事法庭的!我是不会…”志田少佐义正言辞的说道。

    志田少佐还没说完,就感觉自己的小腹已经被一把军官太刀洞穿,银白色的刀尖流露出滴滴鲜红的血液,随着太刀抽出,又是一阵鲜血溅洒出来,喷到了伊藤少将的脸上,伊藤少将嗜血的舔了舔嘴角边上的血液对着眼珠凸出的志田少佐说道:“志田少佐,你是一个合格的军人,也是一个刚毅的军人,我很敬佩你,但是我不是军人,而是神秘者,我没有你的志存高远,我来到这里并不是为了守护国家的和平,而是从战乱之中获得资源,要是熊本市相安无事,反动派怎么会掠夺熊本市的资源?我怎么大鱼吃小鱼?志田君一路走好,放心你的妻子和女儿很美,我会照顾好他们的!”

    ……

    反叛军。

    “黛丝公主,布莱德已经行动了,只要大批的食尸鬼进城,到时候,就可以将整个城市进行血祭!几十万,上百万的人类死亡会使得先祖的血液沸腾,回应我们的呼唤!到时候先祖将会复活,东岛国将匍匐在东岛国的脚下,我们作为复苏先祖的伟大功臣,一定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一个穿着西欧贵族的东岛人狂热的说道。

    而随着东岛人狞笑声音,嘴角漏出来的两颗尖锐的带着血槽的牙齿,显示出他是一个吸血鬼,一个东岛国被转化的吸血鬼。

    “栖川将军,你认为熊本市伊藤少将真的会答应我们不出兵么?要是在我们进城时候半路拦截,将我们纠缠住,旁边的装甲化021步甲武装军和012坦克团会将我们所以的努力都化作一团废墟!”戴斯公主面色有一丝担忧,她实在是不喜欢将命运托付给他人的感觉。

    栖川将军将略微抬头瞥了一眼戴斯公主。视线从下往上扫视,戴斯公主身穿西欧贵族的富丽堂皇高贵的公主长裙,有着白皙色泽小腿毫不掩饰完全暴露出来,强烈的刺激着栖川将军眼帘。不堪一握如同芭比娃娃的柳树腰肢被紧紧束缚住,那是一具蕴含着青春无敌的美少女。

    继续往上扫视,棕色波浪长发荡在高耸酥胸前,微圆的脸蛋,弯弯的细眉,樱桃小嘴鲜红透亮,点缀着白玉般的贝齿,恰到好处的娇躯皮肤柔细光滑,随着她略带担忧的目光惹人怜爱不易。

    但是栖川将军却不在敢多看,戴斯公主旁边的老管家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反动派因为有好几个佐官因为目光冒犯了戴斯公主,而被挖掉双眼,被倒着吊在了柱子上,凄惨的嚎叫声音总是在兵营之中回荡。

    “戴斯公主您放心,贪婪是人类最恶毒的诅咒,伊藤少将可不是甘于平凡之辈,就算是要出兵,也是等到我们杀戮到一半,到那时候几十万的食尸鬼,不聚集九州岛的主力部队,谁能够亲自镇压?我这就准备战斗。”栖川将军脸上一阵疯狂走出营地。

    但是他却没有发现戴斯公主的面色有些苍白和无力,身为皇族的直系血族虽然有对低级暗黑生物有支配全力,她也只是到达扩海级别的实力,掌控广岛平民转化食尸鬼已经到极限了。

    而且转化食尸鬼也不是不需要任何代价,他们为了这次行动已经将所以积蓄的食尸诅咒药剂已经用的七七八八,可以说,中途一但出现什么动乱,恐怕她们亏的砸锅卖铁。

    “公主殿下请放心,要是情况不对的话我们就启用我们的底牌。”老管家似乎看到公主的担忧,当即缓声说道。

    “不行,那个东西太危险,要是传播开来别说熊本市,就连九州岛,乃至整个东岛国都化为一片鬼蜮,复活先祖别无选择,但是要是为了复活先祖而用哪个东西话违背了我的初衷。”戴斯公主摇头说道。

    “公主没有多少时间了!先祖的沉睡就是为了庇护我族,大门的打开要是先祖还没苏醒,我族休矣。”老管家悠悠的声音又是一阵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