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五十六章 这个,亏空身体!(三更球票!)

    ps:你们的小可爱作者从医院回来了,哇哈哈哈。

    这章三千字,不开玩笑的。

    ……

    蓉城东站,既是终点。

    到了这里,算是回家了。

    “女士们,先生们,随着列车飞驰,我们即将到达终点站,请您提前整理好随身携带的物品,避免相互拿错,或遗忘在列车上。”

    列车广播内响起乘务长温和而有礼的提示声:

    “我代表动车组全体工作人员向您表示由衷的感谢,谢谢您的关心、理解和支持,欢迎下次乘坐星蓉高铁和谐号动车组列车,下次旅行再会。”

    很快,整次高铁列车驶入蓉城东站,稳稳地停好。

    时间,下午3:05,还能赶上晚饭。

    “终于到了。”周海轻轻吐出一口气。

    一路平稳,没出什么事,就是有些无聊。

    接着,起身取下行李背包,走向车门。

    邻座那位生病一直叫叔叔的年轻女孩不在,她到了韶山城即下站,临行之前,周海帮拿行李,悄悄塞了最小面额的五十块钱到女孩衣兜里,作为两个小面包的补偿。

    不拿群众一针一线,这是不容逾越的规则。

    不好直言拒绝,唯有出此下策,当作溢价几倍购买。

    同排乘坐的两名男孩则到娄城下站,皆属湖省本地人。

    下车,离去。

    步入站内,到安检设施环节,周海找到负责人,拿出随身携带的军官证、持枪证和上车持枪证明,经过检查确认无误,这才离开蓉城东站。

    出站,没有耽搁,没有触景生情和感慨,直接切入主题,招了一辆出租车,直奔位于蓉城西郊温城区的黄田坝基地。

    接下来先去见林剑,上交正式恋爱申请报告,接着获悉‘不着急的小事’真面目,忙完之后确认无事,再乘车返回彭城基地。

    时隔半年,周海不仅想念威风凛凛的歼-10d‘火龙’,更有些挂念那位单身二十八年,不,二十九年的海燕中队长苏鹏。

    嗯,心里只是有那么一丁点想要炫耀的念头,与普通人炫耀毫无意义,唯有与同级别的苏鹏炫耀,满足感才会愈发浓郁。

    出租车一路疾驰于繁华的蓉城之中,穿越老城区和青元区,遭遇接连不断的红绿灯,还有些堵车,行驶约一个小时后,跨越数十公里的路途,终于在拥挤的车流之中,抵达目的地——温城区,黄田坝基地。

    付钱下车,八十三块钱,有些小心疼。

    这自费打车钱可没办法报销。

    没有银行卡已然回归原始状态的周海,心态自是回落,怀揣着两百多万巨款的底气不复存在。

    黄田坝基地正门前。

    出租车一溜烟跑了,民用车辆不允许长时间停留。

    周海理了理衣领,背着背包,取出军官证和当初的外出审批单,径直走向基地门前荷枪实弹的哨兵。

    “这里是军事禁区,无关人等不得入内。”哨兵站如云松,紧握95式自动步枪,转过身,锐利如刀般的眼神投向周海,面容严肃,做出防御姿态,提醒道。

    “同志,这是证件。”周海停下脚步,站着军姿,举手敬礼,将证件和审批单一同递向哨兵。

    哨兵见此,接过证件和审批单,打开一看,确认真伪,检查无误,再次举手敬礼,面容庄重而严肃,将不久之前得到的通知说出:“周少校好,请进,首长已经在办公室等您。”

    “谢谢。”

    周海没有意外,重新接过证件和审批单。

    作为副组长,林剑自然能够掌握他的动向和踪迹。

    顺利进入似乎久别的黄田坝基地,周海未加逗留,直奔基地深处,林剑所在的办公室。

    数分钟后,二楼个人办公室。

    “咚咚!”周海伫立于门前,面容郑重,轻轻敲响。

    办公室内,传来林剑熟悉的声音:“请进。”

    “报告副组长,飞行员周海提前结束休假,前来报到!”周海推门而入,关好门,立于简朴的办公室中,背脊挺直,向坐在桌前泡了一杯茶静静等待的林剑举手敬礼,大声报告道。

    私下里可以称之为组长,但明面上,必须称正确的职务。

    林剑起身,按照标准流程举手回礼后,笑了笑,示意周海坐下,关心道:“坐吧,不用太正式,这次对外休假感觉怎么样?”

    “内容很好,过程难受。”周海看着满脸和蔼微笑的林剑,叹了一口气。

    休假内容自然是极好的,但这过程,提前中断就犹如拉屎的时候,突然屁股一缩,夹断缩回般难受至极。

    “我懂,换作是谁都很难受。”林剑笑了笑,自然理解周海的直白言语,捧着最喜欢的竹叶青,说道:“喝茶不?”

    “不喝。”

    周海摇了摇头,从裤兜内取出两张红色钞票,递向林剑:“高铁票钱,五百三十八,两百块钱的现金还您,对了,还有正式恋爱的申请报告。”

    说着说着,从背包内拿出崭新的正式恋爱申请报告。

    作为蜕变计划入选成员,周海的身份不同于普通军人,这也就造成了感情方面也不同,谈个恋爱都必须经过正式审批,由上级组织核实恋爱对象的身份和政审材料。

    正常军人只需在结婚时,提交结婚申请报告。

    林剑没有推脱,放下暖和的茶杯,顺手接过两百块钱的红色钞票,再拿起写有左雪亲笔姓名的申请报告,仔细阅读。

    男方:周海,川省蓉城人,现任战斗机飞行员,军衔少校,军职正营,年满20周岁,吻合18岁恋爱年龄要求。——

    女方:左雪,川省蓉城人,现任国防科大硕士研究生,军衔中尉,军职正连,年满20周岁,吻合18岁恋爱年龄要求。——

    我与女友高中时期认识,互相照顾,互相鼓励,关系一直亲密无间,有共同的信仰,共同的梦想和共同的目标,我们自愿建立一段稳定的感情道路,经过商议,请求上级同意批准我与女友的正式恋爱关系。

    男方申请人自愿签字:

    女方申请人自愿签字:左雪

    申请时间:2020年3月25日。

    上级答复:

    申请书末端,留有分别需要两人填写的内容。

    读完,林剑面容严肃:“确定就是左雪了?以后能保证结婚?左雪的真实想法是什么?”

    三连问!

    涉及两人正式恋爱,不得不慎重。

    因为,双方都是现役军人,周海不谈,三星准王牌飞行员,而据林剑所知,左雪即将成为杨威院士的徒弟,不久之后,很可能入选军事重要科研人才备忘录。

    通过组织方式结成恋爱关系,如果要分手,必须经过里三层,外三层的综合审查,其难度之大,不亚于普通军人的离婚。

    “确定,能,她愿意。”

    周海不疑有他,认真严肃。

    “给,自己签名。”得到答案,林剑审视这份标准合格的申请报告,放置于桌面,拿出黑色签字笔,递给周海。

    申请报告的男方签字,需要有军事主官在场核实见证,方能有效,若不然,只是一张废纸而已。

    周海起身,右手执笔,行云流水,写出最为熟悉的楷书,于男方一栏写下自己的姓名。

    笔落,字成。

    申请书之上,笔迹肃然,蕴含一股淡淡的铁血气息。

    待周海签好字后,林剑重新拿过申请报告和签字笔,洋洋洒洒写下两个字——同意。

    紧接着,面容严肃的林剑,从抽屉里取出高度保密的红色专属印章,用力压了压,沾染红色染料,拿起章体,重重地盖在申请报告的末端。

    章起,报告即刻生效!

    鲜红而耀眼的红色印记,映入眼帘之中。

    “呼……”周海心中松了一口气。

    这份正式生效的报告,是两人走向未来的一小步,却是属于感情领域的一大步。

    “周海,不要以为组织批准同意,你就能胡来,不注意女方的感受,随意欺负女方。”完成一系列正式手续后,林剑收好申请报告,目光投向周海,提醒道:“好好对待人家,知道吗?”

    提醒,亦如警告,不希望周海就此有恃无恐。

    周海认真点头:“明白!”

    “恋爱关系和未来的夫妻生活需要你们共同维护,关于私生活组织不会介入插手,但我以个人身份提醒一下,你是飞行员,注意节制,不要亏空了身体。”林剑面容微微缓和,继续提醒道;“记住,生活作风问题是绝对禁线。”

    声稳而有力。

    这里的生活作风问题,指的并非两人私生活如何,而是禁止周海与其他女性有染。

    恋爱之间私生活很正常,毕竟都是人,而非钢铁或者木头,需要借此舒缓压力,增进感情,组织非但不会禁止,反倒会给予购买避孕措施的额外补助。

    是的,没错,就是额外补助。

    钱到不多,一个月一百块钱,但这个待遇超乎想象,要是传出去,得令不知多少军人惊掉大牙。

    当然,这个待遇仅限于入选蜕变计划的周海,其他人不在其列。

    “呃……”

    对于林剑的提醒,周海有些尴尬。

    这个,亏空身体?

    周海绝不会承认,自己只要有饭吃,能从早上到晚……

    话没敢说,怕被骂。

    “还有,你关心的问题,左雪会在完成硕士研究生毕业考核后,到成飞实习参加工作,任飞机设计师,拜入杨威院士的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