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第九十五章

    此为防盗章 防盗50%  第八章

    张大人对贾府怨念颇重, 这些年贾赦都不敢正面对上张大人,贾琏却不知道这些, 还赖在老太太这边逗乐, 陪着老太太吃过了晚饭,又说了好一会话, 便听着外面丫头传话,说是老爷来了。

    贾琏起身站在一旁, 便见着一位穿着素缎便服,眼神清明, 面色清秀的中年男人而他身后则跟着打过照面的李夫人。

    “贾琏见过舅舅, 舅母。”贾琏猜出这人便是张大人, 当即便恭敬的作揖。

    “时候不早了, 你怎么还在这,还不快回自己家去。”李夫人心知自己夫君心情不好,便有心让贾琏早早退走。

    “侄儿这不是想念外祖母,有担心表妹, 这才留到现在,实在唐突了。”贾琏哪里会听不出李夫人的语气,况且就那张大人的脸色也足以表明他对自己如何不满。

    “站住, 我让你走了么。”张大人看着往外走的贾琏,眼神像刀子一般,活活的吧贾琏吓的后退半步, 都说文人杀人不用刀, 看来这话是真的。

    瞧着贾琏那低着头往后缩的样, 张大人的火气陡然窜了上来,朝着他便怒喝道:“你一个国公府的嫡子,整日里不干正事倒也罢了,怎么竟然还敢招惹未出阁的姑娘,你难道不懂男女有别的道理么。”

    “夫君慎言!”李夫人脸色一变,猛地制止。

    可眼下已经晚了,老太太虽年纪大了,可方才声音实在太大,虽隔着屏风,可还是把方才那话听得清清楚楚。

    “出什么事了!”老太太的声音从屏风后传来。

    张大人一脸的后悔,瞪了贾琏一眼,低声道:“母亲,就是孩子看不惯贾琏每日游手好闲,说了他一句。”

    啪的一声,张大人绕过屏风,看着久病的老太太靠在软垫上,地上碎了一个香炉。“你正当我病糊涂了不成,到底是什么事,老实说一遍。”

    老太太是个严母。自幼对儿女便是管教颇严,张大人被老太太那双眼睛一看,很自然的便把张瑛今日的遭遇说了出来,最后连自己都不敢相信,想着自己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竟然这般怕自己母亲。

    “琏儿过来。”

    听着老太太招呼自己,贾琏犹豫了下,便走了过去,老太太脸色暗黄,眼眶深陷,此时把贾琏从头到脚都看了一遍,活像是在待价而沽。

    贾琏来了两次,都受到老太太的亲切招待,便觉得老太太是个再慈祥不过的,如今却被老太太这般看着,一时间接受不过来。

    “你觉得瑛儿如何。”老太太这话并不像问话。

    贾琏顺口便接到:“表妹秀外慧中,一身书卷气,自然是极好的。”

    “好。那你暂且在这边住一晚,明日就让你舅舅带着你回贾府,把你和瑛儿的婚事定下。”老太太说完,便闭了眼睛,似乎是极累。

    张大人当下便急了眼,可面对自己的母亲他敢怒不敢言,只偷偷看着自己夫人,李夫人这几年颇得老太太看重,眼下便往前走了两步,略带迟疑道:“母亲,这事是不是仓促了。”

    老太太仍旧没睁眼,声音低哑暗沉的说道:“今日瑛儿落水,你们觉得这事明天会不会传遍京城贵妇圈!”

    京城这些诰命贵妇小姐,整日里闲的没事,那梅园又是夫人小姐常去的地方,说不定眼下早就传了个遍,只不过张大人虽顾惜张瑛可也不愿让自家女儿嫁去贾府。

    “母亲,名声虽重要,可命更重要。”张大人说完,便刮了一眼贾琏。

    贾琏早就被老太太方才订婚那话给吓住了,眼下只低着头,想着如何跟贾母交代。

    “我年轻那会,时时刻刻想着要把你们兄妹教养成懂理,知礼、明理之人。你是个男子,还略好,只可怜我那闺女,一心向善,不知人心险恶,这事我有错。而瑛儿这丫头,比她姑姑有主见,况且我瞧着琏儿毕竟有你妹妹一半的血脉,本性是好的,只是没人好好教导。”老太太说着,便摆了摆手,似乎是极累。

    李夫人上前伺候老太太,张大人告了退,便出了屋,贾琏此刻也有些闷了,呆呆的跟在张大人身后,不知道该如何搭话。

    而张大人则一瞧见贾琏便来气,可这人长得还那么像自己早去的妹妹,当即便一瞪眼一跺脚,喝到:“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去睡觉,明早就去贾府找你那不着调的爹。”

    这晚贾琏睡在客房,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天还没亮便被人叫了起来,盯着两个黑眼圈便跟着张大人坐车来了荣国府门口。贾琏见张大人脸色如常,没话找话的说道:“舅舅今天不需要早朝吗!”

    “说你混账,你还不信,今天是休沐的日子。”张大人说完,便率先下了马车。

    贾琏跟着下车后,见开门的那人睡眼朦胧,上前便踢了一脚:“还不打开正门,迎接舅老爷。”

    那人被贾琏唬了下,当即便开了大门,张大人一路便直接去了贾赦院子。贾琏一时有些佩服张大人记性,这人十几年没上门过,却记得这么清楚,怪不得能在吏部步步高升。

    贾赦眼下还躺在小妾被窝里,听着小厮过来传话说是,琏二爷带着舅老爷过来。

    这天还灰灰的,贾赦睁了下眼睛,摸了下身边的美貌小妾,对着传话的小厮道:“会不会办事,挡了。让他滚蛋。”

    那小厮哪里认识张大人,况且平日里贾琏在贾赦这也是没什么脸面的,因此得了贾赦话的小厮便对着在外厅等着的张大人和贾琏道:“老爷还在休息,说是让你们回去。”

    贾琏一脸尴尬的看着张大人,转而便瞪了一眼那传话的小厮:“你会不会说话。“

    那小厮自持是贾赦跟前人,胆子便有些大,当即便道:“琏二爷,老爷那脾气你也知道,他的原话是滚蛋!”说完便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张大人。

    “这话看来是跟我说的,那我就去会会他,胆子越发大了,当真是给脸不要脸。“张大人素来是个要脸的,可是贾府这些事着实把他恶心坏了,当年他妹妹那事至今还没讨个说法,只是那时候张大人不过是个刚入仕的年轻官员,资历太浅,又在外地任职。只李夫人和贾府筹办丧事的二房王夫人辩驳了两句,最后一拍两散,再不来往。

    贾赦被传话的小厮吵醒了,便再无睡意,搂着怀里千娇百媚的小妾便蠢蠢欲动起来,这才刚要提枪上阵,房门便被撞了开来。

    “谁!?”贾赦被巨大的撞门声给惊的整个人都缩了下,转而裹着被子便怒视门口站着的人。

    而张大人则一脸冷笑道:“好久不见啊,妹夫!!”

    妹夫那两个字故意被凸出来,邢夫人的弟弟是个破落户,贾赦从来不把他当妹夫,眼下这人身形,气度,全然不一样,脑子里隐隐冒出一个人来,当即便披了衣裳,朝着门外道:“张大人来府做客,怎么连个通报的都没有,都吃干饭的。”

    那个缩在一旁的小厮欲哭无泪,刚才明明传话了,大老爷实在太不靠谱了。

    而张大人看了一眼里屋,只一眼便知道什么情况 ,当即便出了门,“我在书房等你。”

    贾赦瞪了一眼传话的小厮,转而便看见了贾琏,狐疑的说:“你怎么在这。”

    贾琏:“……”。

    还在床上的小妾,娇声娇气的说道:“老爷,什么人这么不懂规矩。”

    贾赦一边由小厮伺候穿衣,一边上来便踢了那小妾一脚:“什么时候了,还不起床,难道还要爷伺候你不成。”

    那小妾也就这两日才被贾赦看上,正得宠,没想到这么快就被贾赦训斥,当即便闹了个大红脸,灰溜溜的起身穿衣。

    贾赦急急忙忙的穿戴好便去了书房,一进屋便见着张大人站在博古架上。贾赦好收藏古董,也颇有见地,说起来张大人也是个爱这些的。

    贾赦上前笑道:“不知大哥突然过来,有失远迎,不知有什么要紧事。”

    张大人直接坐在了贾赦的太师椅上,头微微抬起,张大人如今是吏部二把手,可以说全国官员升迁都要经过他手,区区一个贾赦还真的没放在眼里。

    “父亲,我要娶舅舅的女儿。”贾琏站在门口,见张大人那逼人的气势,便自己说出了口。

    “你个混账小子,你舅舅是吏部侍郎,他的女儿是你能肖想的。“贾赦说着便狠狠的拍了下贾琏的脑瓜。

    “你看看你,好歹也是荣国府的当家人,怎么一点都没气势。“张大人说着,便把贾赦从头到脚看了一遍,见他一身的绫罗绸缎,好不热闹,忍不住便冷笑连连

    实在是张大人眼神太厉害,贾赦以为自己衣服穿错了,愣是把自己衣裳看了半天最后看向贾琏:“可是我衣裳穿错了。”

    贾琏没想到自家老爹在张大人跟前这么怂,想笑又不敢笑,当下便低声道:“我和表妹的事,是舅舅答应了的。”

    贾赦看向张大人,一脸迷糊,自从张氏死后,两家便再无往来,贾赦是没脸见张家人,而张家则是愤怒。

    “这个月十六是个好日子,我等着你上门下聘。”张大人起了身,看着呆若木鸡的贾赦又看向贾琏。

    贾琏立马便道:“我送舅舅出门。“

    说完便亲自异常恭敬的送张大人出了大门,这一路上可谓是恭敬至极。

    张大人对此还算是满意,看了看贾琏道:“你回吧,我还有别的事。”

    “是,舅舅。”贾琏站在车旁,看着马车走远才回了府。而这一切都被张大人看在眼里,想着这个贾琏读书不行,为人处世倒是有一套。

    第十三章

    张瑛给贾母奉茶后便站在了一旁,而贾母则看着邢夫人和贾赦,不由得眉头一紧,不过面上仍旧是带着三分笑:“贾琏媳妇是个孝顺的,这一早就去给公公婆婆请安。”

    “应该的。”贾琏接口道,手指碰了碰张瑛的手背。

    “是个福气好的。”王夫人在旁凉飕飕的说了句,那话不知道说给谁听,贾母倒是当下便脸色淡了下来。

    从贾母那回去这一段路是极近的,张瑛一路走来,只觉得荣国府好不奢侈,那些丫头婆子个个绫罗绸缎,穿金戴银的不说,还眼神不善。

    贾府里不仅主子们不是善茬,连下人也是。

    小院原本的丫头早就被王夫人打发走了,倒是给菊青几个腾了地,秋香在张瑛出嫁前被提了上来,仍旧是一等丫头。

    而此刻秋香则从厨房提了饭菜进屋,贾琏见着秋香好看便多看了一眼,张瑛只当没看见,秋香倒是规矩的很,头一直没抬起过,想来那次已经吃足了苦头。

    菊青和莲香伺候着两人吃饭,火腿炖肘子、酸笋鸡皮汤、野鸡爪子外加一碟子茄丁儿。

    菜不多,两个人正好,张瑛吃了一口火腿便腻的慌,接着咬了一口酸笋都是一股子鸡油的油腻味,夹了一口茄子入口,张瑛没忍住皱了下眉毛,这茄子比酸笋还要油腻上百倍。

    菊青在旁连忙递上一杯清茶,饭后喝茶对肠胃不好,可张瑛眼下也顾不得这个,这些菜太油腻太肥。

    “让腊梅给我下碗小馄饨。”张瑛放了筷子,交代了站在一旁伺候的莲香。

    莲香一脸为难的说道:“回姑娘,咱们院子里没有小厨房。”菊青笑着上前道:“不是后面小屋里有个煎药的炉子么,用那个够了。”

    “我们府里都是吃的公中大厨房供饭,如今只有荣禧堂老祖宗那边有个小厨房,平日里还不大用。”贾琏说着,吃了一口茄子,转而道:“这茄子味道挺好,你是没有胃口么。”

    “兴许是菜色不对胃口。”张瑛说着,看了一眼贾琏,转而笑着说道:“来之前我还以为大老爷如何如何难伺候,今日觉得大老爷还是很好的。”

    贾琏正吃着的嘴瞬间便停了下来,看了几眼张瑛,略带迟疑的说道:“这府里的事,一时半会说不清楚,等时间久了你就知道了。”

    “嗯,那表哥你可得多提点我。”张瑛见贾琏一脸的快问我快问我,便笑着问道:“咱们院子里没有小厨房,要么就在煎药的那个小屋里置个小灶台,腊梅之前在府里就在厨房干的,平时来不及做个面条馄饨点心的挺好。”

    “不是什么大事,不用劳烦祖母了,我待会就跟管家说,一会就能把灶台支起来。”贾琏说着,挪到张瑛身侧,手指轻轻勾了勾张瑛的袖口道:“你的发簪歪了,我帮你弄下。”

    说着便不等张瑛说话,便上手扶了扶,张瑛不知道发簪到底有没有歪,只肯定了一点,贾琏方才的手若无其事的挠了下张瑛的耳后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