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一章 奇怪的人

    “若是在这么放任他们,没有人教训教训他们,这邪族人怕是要上天了,这还得了。”慕容策定定的看着白子墨,眼神十分的诚挚。

    “我是真的希望可以帮帮白兄,还请白兄万万不要推辞我的好意。”

    “既然如此,就有劳慕容兄了。”白子墨双手抱拳,沉声说道,今日慕容策这拔刀相助的恩情,他记下了。

    “将来若是慕容兄有用得上我的地方,尽管开口,我必定竭尽所能。”白子墨沉声说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这是他对慕容策的诺言。

    “白兄不必客气,将来若是有求白兄,自然不会客气的。”慕容策哈哈一笑,轻声说道,眼中却闪过一丝精光,不过是一秒钟,白子墨与亚莲都没有注意到。

    若是注意到了,想必他们也会好好的审视一下眼前的这个男人。可惜,一切都是后话。

    “事态紧急,我们还是先去救出你的朋友吧。”慕容策淡声说道,做好了迎战邪族人的准备。

    白子墨点了点头,便准备前行为慕容策等人带路,却不想一转身,脖子处便挨了一掌,倒地不起。

    “你对他做了什么?”亚莲看见白子墨倒在地上,心中十分焦急,就想要跑到白子墨的身边,却不想被慕容策抓住手臂。

    她一个回身,朝着慕容策就是一掌,脸上带着令人心惊的杀气,看到白子墨倒地的那一刻,她的心就被揪成一团,痛的无法呼吸。

    她很害怕,害怕白子墨会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还有愤怒,这个口口声声说是要帮他们的兄弟竟然利用白子墨对他的信任对白子墨下毒手。

    还是在自己的烟枪,这让她如何能忍的下去,只恨不得将眼前的这个男人杀了才可以解恨。

    所以出手便是杀招,可谁曾想刚一动手身子便软了下去,只能躺在地上狠狠的看着慕容策。

    “不必担心,我不会伤了你的小情郎的。”慕容策嘴角扯出一丝微笑,挑眉说道。

    “倒是你嘛,那就说不准了。”慕容策缓缓的蹲下身来,用一只手指轻轻的挑起亚莲的下巴,色色的说道。

    其实他是认真的,他是真的想要对眼前的这个女人做些什么下流的事情,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美了,应该算得上是他这二十多年来见过最美的女人。

    一言一行都透漏这着一丝诱惑,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扒开她的衣服,与她融为一体。

    只可惜,这个女人可以看,但是不可以动。

    “你若是敢动我一根毫毛,我必定将你挫骨扬灰。”亚莲心中有一些害怕,早先在桃林的时候,她曾经有听过四方山人给自己将一些这样的事情。

    但是这个时候,她绝对不可以露出一丝丝的胆怯,因为她知道若是自己害怕的话,只会让眼前这个该死的男人更加兴奋,到那个时候,只怕自己是没有一丝可能逃过这一劫了。

    “哎呦喂,不错哦,还是个烈性子。我喜欢这种不好制服的,因为比较有挑战性。”慕容策凑近亚莲的脸,嘴角扯出一丝邪邪的笑容,看起来十分的淫dang。

    亚莲将脸扭到一边,十分的恶心。却不想被慕容策一把扭过来,亚莲浑身无力,哪里是慕容策的对手,只能任由慕容策摆弄。

    虽然自己没有力气反抗,但是她也不是这般屈服的人,趁着慕容策凑近自己脸的那一刻,猛地朝着慕容策的脸吐出一口口水。

    慕容策哪里想的到亚莲会做出这种举动,丝毫没有准备,被吐了一脸。

    她脸上全部都是不可置信,瞪大了眼睛看着亚莲,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然后伸出手去轻轻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

    嘴角微微抽动,然后蹲下身来,狠狠的掐着亚莲的脖子,恨声说道:“该死的女人,你信不信我要了你的命。”

    亚莲一言不发,只是冷冷的看着慕容策,如今已经是这幅局面了,她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听天由命,虽然这个词有些悲观,可是用来形容自己如今的处境,却也是格外的合适。

    慕容策看着亚莲一幅大义赴死的模样,心中怒火更甚,手上微微用力,满意的看到亚莲脸色慢慢变得苍白。

    “公子,这个人与画像上的女人长得有七八分相似,说不定就是那个神秘人要找的人,我们现在还不能动。”

    慕容策的随从走到他身边,轻声提醒道,他们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不能在这里浪费更多的时间。

    “我知道。用不着你提醒。”慕容策恨声说道,甩开了亚莲的脖子,若不是那个神秘人特意嘱咐,他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这个女人。

    到现在为止,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他,当然除了邪族人之外,可是邪族人是什么身份,这个女人又是什么身份,怎么能与邪族人一视同仁。

    但是那个神秘人,自己也是惹不起的,慕容策嘴角扯出一丝弧度,无奈的一笑,想不到如今,他竟然有这么多惹不起的人。

    转眼间,又坚定了眼神,便是惹不起,又能如何,不过是现在而已,又不是一辈子,风水轮流转,他们不会一直笑到最后的,总有一天,他要把这邪恶人都踩在脚底下,享受那种居高临下的快感。

    亚莲紧闭双眼,早就已经昏迷过去了,昏迷的前一刻脑子里浮现了白子墨的画面。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去,给那个人送过去吧。”慕容策转过身去,不再多看亚莲一眼,轻声说道。

    他心中的怒气还没有消去,若是不尽快将亚莲送给那个人,留在自己身边的话,他害怕自己忍不住杀了亚莲,便是不杀她,忍不住的要了她的身子,那个神秘人也不会轻易的放过自己的。

    虽然他对这种美人儿十分的有兴趣,但是与这一时的欢愉相比,性命更为重要一些。更何况,待到自己功成名就之时,要什么就有什么,还怕没有美人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