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86章 没有半毛钱关系

    叶梓萱没有多少朋友,除了家里给她加了一层无形的保护罩之外,她自身也有原因。长得太漂亮太优秀有时候并不是件好事情。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周围的同性同学多多少少都有些羡慕嫉妒,有意无意疏远她,很难交心。鹤立鸡群,哪怕鹤愿意低头,鸡群也未必会搭理她。异性同学眼中的灼灼目光又让他感到害怕有意回避。结果更加导致没什么朋友。

    陆山民算是她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朋友,她所接触过的男生,他算是唯一一个目光中不带侵略性的。这或许正应验了某些男性同胞的一句歪理,‘女人像狗一样,越撵越跑,你越跑她越撵’。她就这样逐步逐步不知不觉间沦陷了。

    曾雅倩算是她第二个朋友,不过这个朋友关系有些复杂,她希望曾雅倩能和陆山民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但想到那样的画面心里又疼痛得很。再加上曾雅倩一天到晚很忙,脸上随时都布满了焦虑,即便两人相约一起逛街,说话最多的永远是她,曾雅倩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现在,她又多了一个朋友,那就是小妮子。

    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小妹妹让她特别欢喜。

    适逢暑假,两个人一起逛遍了东海所有知名的商场,吃遍了所有大街小巷好吃的东西。叶梓萱充分发挥出作为姐姐的关怀和地主之谊的热情。

    相比于和曾雅倩逛街只有她一个人说话不同,与小妮子一起逛街两人都叽叽喳喳聊个不停。

    这条裙子不错,那件衣服不错,那双鞋子好漂亮。

    两个女孩儿,像两只美丽灵动的蝴蝶,在东海的各大商城翩翩起舞,引来无数人侧目。

    小妮子在某些方面与叶梓萱很像,也没什么朋友。从小亲近的也只有大黑头和陆山民。至于同性朋友一个也没有。

    来东海之前,对于曾雅倩和叶梓萱两个人,不说带有多大的敌意,至少不服和不舒服的心理还是有的。

    当真正见到叶梓萱之后,她却感到如沐春风,就像是失散多年的姐姐那么亲切,怎么也生不起醋意来。

    逛了一天,两人买了杯奶茶坐下稍作休息。

    小妮子从兜里掏出一把钱,数了一遍递给叶梓萱。

    “梓萱姐姐,这是今天的花销”。

    叶梓萱笑呵呵的摆手,“不用,姐不差这点钱”。

    小妮子把钱推到叶梓萱身前,“我知道姐姐是个好人,但一码归一码,我们山里人不习惯欠人情”。

    “你也是山里人”?叶梓萱惊喜的看着小妮子。

    小妮子笑着点了点头。

    “哇,难怪我们一见如故,我和山里人特别有缘”。

    “小妮子,我跟你说。我有个朋友也是山里人,那人看起来傻乎乎的,一点不懂浪漫,毫无情趣,还是个经常逃课的坏学生。但他挺有才的,我告诉你,他还会写诗,写的诗比我表哥还好。我念你听听,‘天上月亮圆又圆,地上姑娘俏脸盘,莫笑你有星陪衬,脸上芝麻一样甜’。哼,那家伙竟然取笑我脸上的青春痘,太可恶了。”

    小妮子咯咯直笑,笑得天真无邪。

    叶梓萱说得唾沫横飞,“不过有时候他也挺有绅士风度的,有一次我们一起爬山,我脚扭了,他二话不说就背我上山。还有一次我中了枪伤,那次好吓人,像拍电影一样,吓死我了。他抱着我发疯似的往医院跑”。

    叶梓萱声音越说越小,说道后面眼眶微红。“那次他哭了,虽然他进病房的时候擦干了眼泪掩饰得很好,但我看得出他哭过。”。

    叶梓萱说着说着嘴唇轻颤,泪花开始在眼眶闪耀。“他一个大男人为我哭了,我好开心”。

    陆山民在东海的事情,小妮子后来大概都知道。见叶梓萱委屈难过的样子,突然有着同病相怜的理解,但她确实不擅长安慰人,除了和道一斗斗嘴之外,很多话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小妮子轻轻的握住叶梓萱的手,“你喜欢他”?

    叶梓萱突然反应过来失态了,前几天还在小妮子面前夸夸其谈自己是情场高手,这么快露馅的话,那她这个姐姐的脸往哪里放。

    赶紧抹了抹眼眶,自顾说道:“这商场里怎么会有蚊子,都飞进我眼里了”。

    说着又笑嘻嘻的说道:“我才不喜欢他呢,他有喜欢的人,那人也喜欢他,我才不屑当电灯泡”。

    小妮子笑了笑,“所以你不知道他这段时间去了哪里”?

    “听说他出差了,也不知道回来没有。不过我才懒得关心”。

    小妮子露出灿烂的微笑,“放心吧梓萱姐姐,我是个很大气的人,大姐的位置我让给你”。

    叶梓萱一脸茫然的看着小妮子,愣了愣,“我本来就是你大姐”。

    叶以琛坐在沙发上,满脸的不信。

    “欧阳先生,你确定最近和梓萱走得很近的那个女孩儿是个高手”。

    被称作欧阳先生的老人点了点头,“应该是”。

    朱春莹看着手里的照片,照片里叶梓萱和一个女孩儿手挽着手有说有笑。

    “这女孩儿看起来比梓萱还小,会是高手”?

    叶以琛面色凝重,淡淡道:“欧阳先生,有多高”?

    欧阳明皱了皱眉,“感知不出来,但正因为感知不出来,我估计高过我”。

    “什么”!朱春莹和叶以琛同时惊呼了出来。

    叶以琛满脸的不可置信,沉默了半晌。

    “那她应该发现了你的存在吧”!

    欧阳明点了点头,“不仅是我,恐怕暗藏在梓萱周围的所有人都逃不过她的眼睛,不过她似乎一点也没把我们放在眼里,完全当我们不存在”。

    叶以琛倒吸一口凉气,“欧阳先生,辛苦你了,你先去忙吧”。

    欧阳明走后,叶以琛眉头紧锁。自从陆山民这家伙出现后,叶家就再也没有平静过,心里不禁升起一股怒气。

    朱春莹也有些担忧,安慰的说道:“以琛,也许事情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复杂,梓萱能直透人心,要是这个女孩儿对她不怀好意的话,梓萱也不会和她走得那么近。经过这几天的观察,我看这女孩儿也不像坏人”。

    说着又补充道:“为了以防万一,以后让朱炎盯着点梓萱”。

    叶以琛愤愤然,“这件事情必然与陆山民有关系,这小子就是个灾星,会把梓萱和我们叶家带入无底深渊”。

    曾家能通过蛛丝马迹推测出陆山民的身份秘密,叶家自然也早已查出。

    让叶梓萱过上平凡人的生活,幸福简单的过一生,一直是叶以琛和朱春莹最大的愿望。

    但现实却无比契合了墨菲定律,越害怕什么,就越是要发生什么。

    朱春莹叹了口气,“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叶以琛眼中满是愤怒,“什么怎么办,他陆山民跟我们叶家没有半毛钱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