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卷 第一百四十三节 阻击

    这就是一把手的优势所在,也是民主集中制里民主与集中的关键所在。

    无论是人事调整还是工作分工,他永远占据主导权,一个常委会,没有他的提议,就永远开不起来,书记碰头会,没有他作为主轴,一样无法开。

    “袁书记,县经开区和市经开区的差距已经很大了,而城市规划和建设是其中相当重要的一环,这一块若是弱了,恐怕会对下一步的工作开展带来很大的影响,老葛现在精力根本顾不过来啊。”沙正阳耐心的劝诫道:“老丁也很清楚这一点,上个星期安排的工作,建委基本上就是一盘散沙,我问高礼义,高礼义说老葛这段时间忙于交通和国土工作,基本没精力过问建委这一块的工作。”

    这是事实,袁成功也很清楚,沙正阳也是抓住这一点不放。

    若是寻常,那也罢了,但是沙正阳也说到了点子上。

    县经开区现在基础设施建设必须要赶上来,起码一个区块要不输于市经开区,你去招商引资的时候才有说服力和吸引力,否则拉来的项目,人家瞅一眼市经开区那边,只怕拍拍屁股就走那边去了。

    袁成功一时间沉吟不语。

    调整葛铁柱的分工是绝不行的,这是原则问题,袁成功不能容忍沙正阳的僭越,但影响到了工作也是袁成功不能接受的。

    “袁书记,我有个提议。”丁希慎犹豫再三,才道。

    “老丁你说。”袁成功也注意到了丁希慎的神色表情,点点头。

    “是不是可以考虑让老葛卸任县建委主任一职,另行考虑主任人选来主持建委工作,这边县政府工作分工不变,仍然还是让老葛分管这一块,这样老葛也不至于顾不过来。”丁希慎建议道。

    “哦?”袁成功微微意动。

    这倒是一个合适的建议。

    其实葛铁柱担任县长助理时袁成功也就考虑过葛铁柱卸任建委主任一职,这是惯例。

    但葛铁柱当时有些心不甘情不愿,认为自己没能担任副县长,有点儿亏了,所以袁成功也就搁了一下,暂时让他兼任一段时间,现在看来是时候让葛铁柱卸任建委主任了。

    袁成功看了一眼沙正阳,沙正阳脸上也是浮起思考的表情,似乎也而在考虑这样做的可行性。

    “让老葛不再兼任建委主任?”袁成功沉吟着,一时间没有表态。

    “嗯,建委这一块工作很繁杂,老葛这样兼着非长久之计,迟早要卸任,宜早不宜晚。”丁希慎点头。

    沙正阳抿嘴不语,袁成功思考再三也觉得这是一个合适的办法,县建委主任位置很重要,倒是需要选好人。

    “我看可以,正阳,你觉得呢?”袁成功终于表明态度。

    “这个人选要选好,下一步建筑规划这一块在经开区的工作很重,而且很急,a区段只是暂时性的,而b区段范围更大,涉及到的工作量相当大,而且还要有所突破,不能在窠臼里鼓捣,要拿出创新,才能和市经开区竞争。”沙正阳也同意了这个意见。

    “嗯,可以让组织部在人选问题上认真甄选,既要懂业务,又要政治可靠。”袁成功看不出沙正阳的态度倾向,但是觉得对方大概也是退而求其次吧。

    “时间恐怕也要抓紧,我们没太多时间来耽搁啊。”沙正阳又有些不甘心的模样补充了一句。

    沙正阳和丁希慎离开了,袁成功坐在办公椅上思考了一阵,这才把葛铁柱电话通知过来。

    当得知这个情况之后,葛铁柱痛彻骨髓,这个沙正阳竟然在这里等着自己,自己还以为他是抹过了这一局,没想到竟然来一招釜底抽薪。

    “袁书记,您不能让沙县长这样为所欲为!”葛铁柱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来解释,“事情根本不是他所说的那样,建委这边的方案规划哪有那么简单就能弄出来的,他一个星期就要方案出来,我们就是三头六臂也没那个能耐,”

    “哦?我听说经开区那边只要求a区段的规划方案,a区段有多大我不知道?”袁成功目光如电,直视葛铁柱,“你在沙正阳面前耍的那点小心机少放在我这里来!”

    “不是,袁书记,我”葛铁柱心慌意乱。

    “行了,这件事情已经决定了,县建委主任人选你也可以向组织部门建议嘛。”袁成功不耐烦的道:“你看看建委这边干的什么事情,我告诉你,经开区今年任务很重,你现在仍然分管建委和国土这几块工作,半点儿也不准给我撂下了,经开区关系到今年我们全县各项经济指标数据是否能有所突破,你要给我拉了后腿,可别怪我不客气!”

    葛铁柱心中凛凛,他也很清楚袁成功现在的心思,任何事情都不能阻挡他要在今明两年里干出成绩来,谁要挡了他这个目标,别说是自己,亲爹亲娘都得要靠边站。

    “袁书记,建委那边需要一个可靠的人来掌舵啊,您看要不让高礼义来担任主任,他资格老,建委这条线情况熟悉,我到时候多挂点儿心就行。”葛铁柱试探性的问道。

    袁成功略作犹豫,他当然清楚葛铁柱的心思,还是不想松手建委这边,问题是高礼义能扛起建委的担子么?

    “你和老侯去商量,高礼义那点儿能耐能行么?”袁成功有些烦躁,“我告诉你,少把私人感情带到工作中来,影响了工作那就不行。”

    “行呐,袁书记,我保证不会耽搁工作。”得了袁成功的话,葛铁柱心情一松,连忙堆着笑容道:“袁书记,贾市长看您什么时候得空,他打算约您一起吃顿饭,”

    ******

    “什么,高礼义?”侯为贵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盯着对方:“老葛,你是怎么考虑的?高礼义也能行?不行,这个人选肯定不合适!”

    葛铁柱一怔,他没想到侯为贵的态度这么冷硬,这可是袁成功同意了的人选。

    “侯部长,高礼义性格是软了点儿,但他毕竟是建委的老人了,在建委工作了二十多年,情况熟,业务算不上精通,也起码是都知晓吧?怎么就不行了?”葛铁柱陪着笑脸道。

    “老葛,你少在我面前打马虎眼,高礼义的情况我还能不了解?”侯为贵不屑一顾,“当个副主任都够呛,你还推荐他当主任?怎么可能?袁书记是说了让我征求你的意见,但是你也不能太离谱吧?”

    “侯部长,老高就算是魄力差了点儿,但那也是因为他多年担任副职的缘故,在其位谋其政,你让他当了主任,他肯定也能迅速适应。”葛铁柱有些发急了,如果连侯为贵都坚决不同意,这事儿就麻烦了。

    “老葛,不是我说你,高礼义是缺点儿魄力那么简单么?”侯为贵毫不客气,“我征求了沙县长和丁书记的意见,他们俩的态度都一致,就是要求一定要业务专精,能扛得起大梁的干部,不能选那些得过且过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混日子的,今年经开区这边规建压力大,这个建委主任人选一定要把好关,你给我推荐高礼义,我要接受了,这不是要让我去招沙县长和丁书记批评么?”

    “可是袁书记都已经同意了啊。”葛铁柱焦躁起来,侯为贵不太买他的帐,这也很正常,侯为贵和袁成功的关系比自己还密切,问题是这个问题上他是得到了袁成功的首肯的,“沙正阳和丁希慎他们不认可有什么关系?”

    侯为贵脸一下子冷了下来,睃了葛铁柱一眼:“老葛,说话注意一点,沙县长和丁书记都是要上书记碰头会的,高礼义这个人选一提上去,他们都反对,明显不合适,你这是让我去找难堪啊?”

    侯为贵的反问让葛铁柱有些难堪,但是他却不敢向侯为贵发火,但这个建委主任人选事关重大,他不得不争。

    “侯部长,那你说怎么办?袁书记已经同意了高礼义这个人选。”葛铁柱冷着脸道。

    “老葛,袁书记没和我说。”侯为贵很淡定的道:“你最好再去向袁书记汇报一下,我个人认为高礼义不合适,另外选一个更得力的人选更合适。”

    “哪里来什么更合适人选?”葛铁柱忍不住嚷了起来,“建设系统一亩三分地里难道我还不了解?侯部长,你这不是为难我么?”

    “我没有为难你,但你也得要让这个人选服众吧?先别说袁书记的意见,就算是袁书记同意,书记碰头会上,你觉得周书记和岳书记会同意高礼义这个人选?他们不了解高礼义这个人?”

    侯为贵慢吞吞的道:“你推荐的人选也不能太离谱了吧?老葛,袁书记很信任你,但是你也别让袁书记太难做,咱们都得对自己对袁书记负责不是?”

    不欢而散。

    看着葛铁柱气冲冲离开的身影,侯为贵淡淡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