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卷 第一百三十八节 点中

    “赵秋寒现在是市司法局副局长了吧?”沙正阳轻轻一笑,沉吟着道。

    “嗯,林书记来宛州前三个月提拔为市司法局副局长。”常磊点点头,“这人很嚣张,不过林书记来了之后要收敛许多了,但狗改不了吃屎。”

    沙正阳也不多问,径直道:“看来你们都对这位师弟的感觉很复杂,既觉得他有血性,但又觉得他不够聪明,不对,不是不够聪明,刚才莉姐还说他在学校里很聪明,应该说是不够理性。”

    姚莉和常磊都有些紧张,不知道沙正阳将如何做出决断。

    “不过我倒是觉得,年轻人莽撞点儿,冲动点儿,没关系,碰了壁受了挫折,才能成长,但一个年轻人如果一踏入社会时就没有一点儿血性,天生脊梁骨就缺点儿钙,那就是软骨病了,这病太难治,神仙都没辙,这种年轻人无论多聪明智慧,日后也顶多变成一个官油子官混子,我不需要这样的秘书。”

    姚莉大喜,“正阳,你的意思是他入围了?”

    沙正阳笑了笑,“也仅仅是入围,我也要看看他其他方面的情况,如果还有别的更优秀的年轻人,那也不一定。”

    姚莉抿嘴轻笑,“那只要入了你的眼,不当你的秘书也无所谓,起码你清楚他这个人的情况了。”

    “莉姐,你这口气,我都觉得我是高官不是县长了。”沙正阳笑了起来。

    “正阳,你别说,我直觉很灵的,总有一天你会当上高官的。”姚莉笑嘻嘻的道:“到时候,就不知道我们两口子还能不能登你的门了。”

    “三岁看大,七岁看老,我这个人是个啥样的,相信接触一段时间,都能看得明白。”沙正阳也不多解释,“好了,谭文森的事情暂时搁一边了,莉姐你的事情如何?”

    之前沙正阳就和姚莉提起过,可以考虑从检察院出来,冀文东这一段时间和沙正阳关系处得还行,连带着常磊和姚莉两口子也和冀文东关系也熟络起来了。

    冀文东初到宛州,也需要尽快熟悉情况,有常磊和姚莉两口子这两个一个在公安一个在检察系统的人物帮衬,也有利于他迅速了解情况,进入状态。

    “应该快了吧?”姚莉点点头,“冀书记的意思是大概还要一两个星期我就到政法委那边去。”

    “嗯,给你安排的什么职务?”沙正阳问道。

    姚莉比常磊还先提副科,这一次到市委政法委,多半是要解决一个正科,就算是不能马上解决,也会很快。

    “可能还是先到政治部,但冀书记可能想让我到办公室,我无所谓。”姚莉对自己的能力还是很有自信的,无论是到办公室还是政治部,她都不怵。

    “唔,政法委是个很好的平台,算是为下一步打基础,当然你也要协助冀书记打开局面,……”

    沙正阳对冀文东的印象不算太好,但是身处这个环境中,还得要学会忍耐和适应,这个社会不是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的,要学会共存共赢,

    “正阳,行了,协助打开局面这话不该说给我听,我就是一小卒,做好我自己分内工作。”姚莉轻笑,“至于说是个平台倒是真话,希望以后有机会能下区县去锻炼锻炼。”

    *******

    梁纲把谭文森的情况汇总时,也是觉得不可思议。

    这个家伙怎么就入了新来县长的眼了?

    这家伙可是个愣头青,当年可是和赵秋寒闹得不可开交,不是他老爹谭克修想尽办法才没让赵秋寒下狠手,只怕谭文森早就被弄得“臭名远扬”了。

    但即便是这样,谭文森在县司法局里的名声也不好,没有哪个领导喜欢一个爱跟一把手顶撞的人,这种人多半会被视为刺儿头和麻烦制造者,哪怕这两年谭文森似乎安分了不少,但是那更像是受了挫折之后再默默养伤。

    谭文森同样没想到。

    之前师兄师姐和他谈话,就让他如坠梦中,不敢相信。

    他知道师兄师姐对他不错,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的性格不太受师姐喜欢,倒是师兄还比较看重。

    但给领导当秘书,自己这个性格显然不合适,师兄师姐不会想不到这一点,一直到师兄师姐点明原委之后,他才知道自己的表妹和表妹的同学居然有这般能耐。

    这让既感到汗颜惭愧,也夹杂了一些失落。

    表妹很是聪慧伶俐,到财政局没多久就很受部门领导欣赏,相比之下自己的表现就简直让人扼腕了,自己父亲也是为此经常叹息不止。

    表妹当然不会无缘无故帮自己这样一个堪称“不简单”的大忙,肯定是自己父亲找到了表妹,这一点谭文森还是能想得到的。

    父亲对自己期盼,谭文森也是心中苦涩中夹杂着感恩和愧疚,自己这些年来的点滴,浮于心中。

    谭文森何尝不不想出人头地,大学毕业之后,一心想要证明自己,证明给父亲看,但是却总是碰得头破血流,学校中的种种风光霁月都被现实的残酷中击得粉碎。

    他也努力过,奋斗过,但屡屡碰壁受阻,甚至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不太适合在体制内打拼,没想到彷徨迷离中却遇到了这一份机缘。

    “文森,我不多说了,相信你的师兄师姐也都已经该说的都说到了。”谭克修很清楚这份机缘来得有多么的不容易,“我只有一句话,好生做事,踏实做人,你也要好好感谢二妮。”

    外甥女同学的举荐只是第一步,但是却是很关键的一步,没有这一步,沙正阳根本不会把自己儿子纳入视线,换了外人,也根本没有人会去举荐自己的儿子,尤其是自己儿子还顶着一个不太好的印象名头。

    但是谭克修也很清楚,如果没有谭文森师兄师姐的一力支持,谭文森一样没戏。

    没有哪位领导会选择一个不知根底的秘书,外甥女的同学一样对谭文森不了解,唯有常磊姚莉两口子知晓情况,又能在沙正阳面前说得上话,这才有这份机遇。

    “二妮,谢谢你了。”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笑靥如花的表妹,谭文森心中也是感慨无限。

    “文森哥,别这么说,我读大学舅舅也帮了很多,我帮你也是应该的,再说了,我相信你过了这一坎儿,肯定能有一个光明的前途。”

    张佳音看着自己这位似乎已经开始振作起来的表哥,鼓励道:“文森哥,沙县长很年轻,比你还小,但是我看过他的简历,虽然工作不过五六年时间,但是却干过很多岗位,而且在每个岗位上都干出了相当耀眼的成绩,绝对不像外人所猜测的那样是市委林书记的心腹那么简单,你跟着他肯定能学到很多东西,以后肯定也会对你大有帮助。”

    “二妮,我知道,没有哪个人是靠着别人成功的,我师兄师姐也给我介绍了沙县长原来在汉都那边的情况,东方红集团就是他打造出来的,难以想象,而且市里几大国企改制也是他在背后推动运作,我也很希望能够跟在他身边学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谭文森此时已经彻底摆正了心态。

    他发现自己以前竟然连自己这个表妹都不如,表妹都能如此迅速的从学生时代进化到社会时代,坦然前行,而自己却还徘徊迷茫,找不到定位,寻不到目标。

    “文森哥,只要你有这心态,那肯定会大有收获。”张佳音也终于放下了心,她最担心的就是自己表哥摆不端正心态,现在看来自己表兄还是成长了许多了,当然也有可能是表兄的那两位师兄师姐给表兄上课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二妮,说来我都该向你学习,我这几年虽然也满腔心思,也有无数想法,但是始终没有能真正找准方向,这一次既然给了我机会,我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

    谭文森面色复杂的看着自己这个表妹。

    表妹表现出来的种种都证明对方比自己成熟得更快,虽然自己有机会给县长当秘书了,但是如果自己不努力,只怕未来自己这位表妹的成就也一样不会输于自己。

    “文森哥,你也别想太多,你原来的事情沙县长肯定知道,我觉得你原来的表现未必不是一份因缘,在很多人眼中或许是你鲁莽冲动不知天高地厚,但在沙县长心中却未必如此看,当然现在你是秘书身份,沉稳冷静理性一些肯定更好,所以你也未必要放弃自己的原则和本心。”

    谭克修望向自己这个外甥女的神色更是复杂。

    这个丫头看问题可真的比自己这个儿子更犀利深刻。

    说实话之前他也只是想要试一试,并未抱太大希望,但没想到一试就成功。

    像自己儿子这种出过“事儿”的人,外人都会另眼相看,但沙正阳却很快直接点中。

    就算是有谭文森两个师兄师姐说项,但如果说沙正阳内心深处没有对儿子所作所为的一些认可,谭克修觉得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