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卷 第一百零九节 候任

    事实上在5月3日,沙正阳就已经接到消息,第二天就要开市委常委会,议题有三个,但核心议题,就是人事问题。

    常委会散了。

    文件正在印发。

    紧接着的事情也就是按照程序走了。

    三日之内做好工作的移交,并到新岗位上报到。

    消息传得比常委会还快。

    书记碰头会刚结束,消息就开始走漏。

    书记碰头会之后还有十来分钟的间隔时间才是市委常委会,而当市委常委会开起来的时候,市里边的一些消息灵通人士就已经知晓了一个大概。

    当然这些所谓消息灵通人士也只能算是浅层次角色了。

    前期的征求意见,虽然没有明确指向,真正的大佬们都已经能大略估料出个一二了。

    当然,谁都知道在未过会之前,任何可能都存在,都无法打包票。

    但现在市委常委会一开,那就是没有悬念了。

    沙正阳睡完午觉起来的时候,正好赶上了从家里出来的常磊、姚莉两口子。

    面色复杂,但是却有些感慨。

    “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常磊看着沙正阳,唏嘘不已,“要喊你沙县长了。”

    “别,磊哥,就喊我名字挺好,起码在咱们单独相处的时候要这样,要不原来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情谊都要流失完了。”

    沙正阳也很清楚,自己每一次职位的变迁都会带来许多变化,尤其是自己身边的朋友和同事。

    这也是让他最为烦恼的,哪怕是有过前世经历,但是这毕竟是自己设身处地亲身经历的,一点一滴,多少都会让人心绪烦扰,他力图避免这种因素的无谓影响。

    常磊也是个爽直性格,没有理睬旁边妻子的暗示,爽快的道:“行,那就这么说定了。”

    沙正阳也注意到了姚莉碰了碰常磊的胳膊,笑了起来,“莉姐,怎么,我就这么隔了一天,就生分了?觉得我身份发生变化了,人的品行性格也变了?不至于吧?”

    姚莉也有些不好意思,“正阳,你现在不一样了,一县之长,还是需要分一分场合,我们没什么,但是你却需要考虑一下。”

    从内心来说,她何尝不希望自己夫妻俩能交好沙正阳?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明白沙正阳未来不可限量,县长不过是一个起点,未来就算是沙正阳当上宛州市高官也不是不可能,能够在其微末时代结下一段情谊,这是何等的缘分?

    只是她是个非常理性的人,也很清楚的人性变化,有些人看似豪爽,但当其地位发生了变化之后,性格中隐藏的一方面也会暴露出来,如果你还抱着以前的态度去对待,那也许就会破坏一段缘分了。

    不过姚莉也觉得沙正阳不是这类人。

    “莉姐,你们两口子也认识我这么久了,我这人的性子你们都了解,嗯,你们说的也对,人前呢,在真阳呢,可能要装点一下,我回来了,千万别什么沙县长沙县长的喊,那我可要生气。”

    沙正阳很坦诚的话语让常磊姚莉两口子都点头笑着应道。

    “正阳,真阳距离市里也就是半个小时车程,你要回来也很方便的,等你过去熟悉了,清闲一点儿,就可以多回来了。”姚莉道。

    “清闲怕是难了,但是时间么,只要你想挤,总还是能挤出来的,就怕你没心。”沙正阳乐呵呵的道。

    “你这会儿要去哪里?市委?”常磊现在已经是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党委委员、副局长,这个职位沙正阳也帮他使了一把力,当然常磊的表现也当得起。

    “嗯,领导谈话,这都是既定程序。”沙正阳笑了笑,“接了通知之后,我也就把电话关了,否则这一中午就不得消停了。”

    “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这个不得消停的机会呢。”姚莉不无感慨。

    “莉姐,其实我倒是觉得你和磊哥两人啊,有一个在政法系统里干就行了,看磊哥的性子,他也更适合在公安干,你呢,如果有机会的话,也可以考虑跳出政法体系,跳出来你会感觉另有一番天地,真的。”

    这是沙正阳第二次给姚莉建议了,姚莉心中也微微一动。

    不过她现在还是一个副科级干部,这个级别有些尴尬,就算是提拔一级,也就是正科级,而正科级在哪里都很难安排,可如果她能尽快走上正科级岗位,那么未来要跳出来机会就会多很多。

    “正阳,谢谢你的好意了,我会考虑的,不过这也要看机会啊。”姚莉半开玩笑的打趣道:“以后若是有机会,你可得要提携一把莉姐啊。”

    玩笑之后,各自分道。

    沙正阳步行到市委。

    下午谈话,分别会由林春鸣、冯士章、唐华、孟子辉和叶和泰五人进行。

    不是集体谈话,而是分别个别谈话。

    作为新任正处级干部,各地的谈话模式不一,但最起码的书记市长加纪高官、组织部长谈话是必须的,还有的会把分管党群的副书记加进来,不一而终。

    书记讲大局,市长讲发展,副书记讲党建和队伍建设,纪高官讲廉洁自律,组织部长讲班子团结,各有侧重。

    沙正阳夹着包步行进市委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一辆奥迪100正在徐徐驶入市委。

    沙正阳目不斜视,一直到叫自己的声音传来,他才转头。

    是王挺。

    “正阳,来谈话?”王挺笑容满面。

    “嗯,王部长,您知道的。”沙正阳疾步走近,握手。

    “唔,那我就不耽误了,你这两天忙,空了到我办公室来坐一坐,我也有事情要和你说。”王挺满意地点点头。

    “行,您随时召唤,我随传随到。”沙正阳笑容可掬。

    “我可不是老孟,用不着随传随到。”王挺笑得挺开心,“不过也是工作上的事情,你忙过这几天再说吧。”

    这一路行来,免不了碰上熟人,都得要寒暄两句,握手,然后约局,哪怕是一个场面客套话,但你得要应承,还得要诚意满满。

    到林春鸣办公室外的时候,沙正阳才发现自己还是有些轻慢了,祝汉明、牟定之都已经到了,而自己来得最晚。

    看了看表,沙正阳才发现,这距离约定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呢。

    会客室里,祝汉明和牟定之正说着话,见沙正阳进来,二人都笑了起来,沙正阳赶紧疾步进入,伸手,“祝书记,牟区长。”

    “正阳,可别这么喊,咱们都还没过人大任命呢。”牟定之是个很风趣的人,当商业局长时和沙正阳接触虽然不多,但沙正阳也听说过对方的脾气。

    “那我就提前祝贺了,牟局长,预祝您在宛阳工作顺利,旗开得胜。”沙正阳笑得很开心,“祝书记,您是老真阳,真阳这几年的产业发展步入快车道,您功不可没,我到真阳,对情况还不是太熟悉了解,以后还得请您多指教提点了。”

    祝汉明和牟定之都笑了起来,觉得沙正阳能得林春鸣如此看重的确不一般,不仅仅是只会搞经济那么简单,为人处世的这番造诣也不寻常。

    就凭这番话,活脱脱一个深谙规则的人物。

    只是这家伙如此年轻,能搞经济也就罢了,对这些体制内的一套也如此谙熟,也未免太妖孽了一些。

    但转念一想,若非如此,又岂能以这个年龄段,就敢步入正处级岗位。

    三人都已经到了,很快苏子晗就进来,请祝汉明先谈。

    祝汉明一走,只剩下牟定之和沙正阳二人在会客室里。

    以前在会客室里呆的次数也很多,但是却从未有如此情形,房间里一时间有些安静。

    “正阳,市经开区这几个月増势喜人,但我们宛阳经开区表现却不愠不火,郭书记上午和我碰了面,也谈到了这一点,你是市经开区出来的,有没有好的建议给我们宛阳?”牟定之突然问道。

    沙正阳有些讶异。

    市经开区其实就是夹在真阳和宛阳区之间,实际上市经开区的地盘就是原来宛阳区西面的一块,而宛阳经开区则是在主城区的南面,位于市经开区的西南面。

    作为宛阳区即将上任的区长,问自己这个即将上任的真阳县长,好像有点儿不合时宜,但沙正阳看牟定之的表情却很坦然。

    但既然人家问起,沙正阳还是觉得不应该随意敷衍,想了一想之后才道:“牟区长,原来我在经开区工作时,就曾经琢磨过,事实上宛州主城区并不大,真正的核心还是河西这边,龙陵的发展太散乱,宛阳是有很好的基础的。”

    牟定之点头。

    “现在市经开区的基础短板已经显现出来了,比如企业建好了,工人进来了,但是他们的生活类基础设施却无法一下子满足,很不方便,我们也接到了一些企业负责人的反映,但短时间内我们却难以做到最好,可宛阳经开区不一样。”

    宛州经开区在划定区域的时候就有意远离了主城区,距离主城区中心还有四公里以上,二十年后,这三公里距离简直不值一提,但是这是九十年代,在汽车尚不普及的时代,光靠步行或者自行车就有点儿味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