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卷 第十七节 一击必杀

    钱正发现自己把沙正阳招揽到市经开区恐怕是自己担任副市长以来最明智的一个决定。

    之前他虽然也知道沙正阳的确能力出众,但是更多的是体现在企业改制等专项工作上,当然这个小伙子情商极高,否则也不能入了林春鸣的眼。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他把沙正阳拉进开发区管委会未尝没有要借林春鸣的势的意图。

    既然你们都把宛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寄予如此“厚望”,提出的目标要求也是一个比一个高,那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现在是巧妇和米都没有,我伸手要,你如果不满足,那日后达不到目标,就怨不了我了。

    所以钱正伸手把沙正阳给弄了过来。

    另外更隐晦或者说隐藏在钱正内心深处的一个考虑就是,都说沙正阳能力突出,那么放在开发区,甚至给了党工委副书记和常务副主任的重担,算得上是委以重任了,如果成绩不彰,那市委那边不满意恐怕也会考虑一下实情了。

    能坐到钱正这个位置上,很多问题他不得不考虑更多更深一些。

    但这一段时间的种种变化还是让钱正意识到自己还是小瞧了沙正阳这小子的能耐。

    从公开竞聘构想的提出,到和陆健、奚重山、闫鹏等人的亲密相处,再到大胆把卢雅从汉都那边挖来,无一不显示出这个家伙有胆魄敢担当、老练和敢于突破求变等多种特质混合在一起的风格。

    一个年轻干部大胆有闯劲可以理解,一个壮年干部老练深沉也属优秀干部的品质,有胆魄敢担当也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干部具备担任主要领导的一个特质。

    如果说这几者混合在一个25岁的年轻干部身上,就真的很罕见,也足以让人拍案惊奇了。

    招商这一块的人几乎是倾巢出动,各自奔着各自的目标去了。

    奚重山带着卢雅、张瀚等人直奔津门,如果真的能把顶益拉到宛州经开区落户,那绝对是在全省都能为宛州开发区博得一份荣光。

    而曹河川更是带着整个招商二处的人分赴闽省和南粤,按照他们的说法,不拿回几个项目,哪怕是意向性的项目,绝不收兵。

    招商引资这这一块的人如同打了鸡血一个嗷嗷叫的冲出去,这种情形是前所未有的,也让钱正简直无法置信。

    如果说是奚重山一个人的能耐,钱正不信,沙正阳在其中穿针引线甚至调动情绪,成功的激起了卢雅和曹河川的竞争心,这拿捏人心的本事连奚重山都要竖大拇指。

    同样在建设这一块,陆健也是进入状态很快。

    建发司只用了一周就组建完毕,而甚至在建发司一挂牌成立的同时,三家规模不俗的建筑公司同时进入开始启动了建设,扬帆路、启航路和复兴大道西段三条路同时启动。

    这既让钱正兴奋惊喜,同时也有一些隐忧,这三条路真要全面建起来,估计今年一点五个亿的投资都打不住,钱从何处来?

    从钱正和三个副手的谈话中他就能感觉得出来,整个经开区的精气神都为之焕然一新,心气和斗志都高了起来。

    虽然现在还看不到实际效果,但是以钱正这么多年的工作经验和眼光来看,开发区今年的工作,稳了。

    开发区,既然是开发区,要当全市经济发展的引擎和排头兵,归根结底是要靠工业总产值和国内生产总值来说话的,而要讲这两项数据,那也就要靠招商引资来的资金和项目来说话。

    钱正在开党工委扩大会议对外提出的口号是要争取今年引资8000万,明年实现引资15亿元人民币,但在几个党工委委员面前出的却是今年要争取突破1个亿,明年争取突破2个亿的目标。

    在提这个目标时,钱正也是和沙正阳商量过的,沙正阳的意见是今年可以定在12亿上,明年可以定到3个亿的目标。

    但是钱正思前想后还是没有敢硬气一把,这提出来没有实现,脸会被有些人抽得啪啪的,他可不愿意去为了一时出风头最后落个糟糕名声。

    在沙正阳看来,钱正还是太谨慎了一些,当然如果自己坐在他这个位置上,可能也会如此。

    他有很大把握奚重山和卢雅他们能攻陷顶益的这个项目,因为宛州的位置优势太好了,再加上有奚重山和卢雅,尤其是卢雅的游说能力,这个项目就能带来三五千万的投资。

    只要顶益确定了在宛州投资,投资额度就不会小,他们应该看得到在宛州投资的辐射效应,正因为如此,沙正阳甚至有很大把握只要顶益进入宛州,统一那边只要稍作工作,也有很大可能会跟进。

    光是这两个项目只要敲定,六七千万的投资就稳了,这还没有算东方红集团这边的考虑。

    事实上沙正阳和卢雅在探讨前往闽省和珠三角展开对糖果糕点的产业招商时觉得恐怕在这一块上的收获也不会小。

    宛州是重要的小麦产地,同样马铃薯和红薯产量都不小,丰富的粮食资源对糖果糕点、薯片这一类企业有很大的吸引力。

    沙正阳和卢雅都觉得或许曹河川这一趟的“扫荡”在单个项目上的投资不会太大,一两百万或者两三百万的项目会居多,但是如果能够拉到三五个一两百万的项目,积少成多,一两千万的投资也许就不是梦了。

    更重要的是一旦形成了气候,下一次要再招商引资,效果就会好得多,难度也会下降许多。

    有些工作开头很难,但是一旦打开局面,那就豁然开朗,另有一番天地了。

    ******

    津门。

    奚重山和卢雅看着厂门外排成长龙的拉货卡车,既感到兴奋,同时也感到压力,另外也还有更多的期待。

    “卢雅,张毅,子山,静瑶,这一次算是咱们开发区的第一炮,必须打响,不容有失,务必全力以赴。”奚重山是把整个招商一处全数带了出来,就是要确保准备妥帖,万无一失。

    “奚主任,放心吧,该准备的我们都准备好了,关键在于我们需要赢得一次单独会谈的机会。”卢雅沉吟着道:“我听说魏老板工作很亡命,如果一般性的去接触,恐怕不知道要等多长时间了,所以恐怕要另想它策。”

    奚重山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来津门之后,他们就作了一番调查了解。

    顶益津门公司如此火爆的局面也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他们想到过这家企业的火爆,但是却没想到如此火爆。

    而通过练习,要见到他们的大老板难度很大,而且时间也一直无法确定。

    “我估计在此之前应该有不少招商引资的地方都来见过了对方,所以当你在经历了十家八家的招商引资方后,恐怕你也会觉得厌倦。”奚重山也在考虑,“我们以官方出面,或许能获得一个机会,但是如果常规性的套路,很难吸引到对方,所以我们一见面就必须要打动对方。”

    “奚主任,我也是这么考虑的,必须要一击必杀,一步到位,我估计人家最多给我们半个小时时间,所以怎么一下子吸引住对方的心神,打动对方。”卢雅示意自己的助手魏静瑶把带来的大包打开,“您看……”

    ……

    “魏总,这是来自汉川宛州市的客人,他们希望能够拜会您,……”

    “你安排办公室的人接待一下,……”

    “他们已经在津门呆了一个星期了,先后来过四次了,称希望您给他们一次机会,说只需要半个小时就可以足够了,……”助理小心翼翼的道。

    对方是在太执着了,来了无数次,锲而不舍,这种劲头连他都觉得有些感动,但是老板太忙,他也不敢乱表态。

    “哦?这么执着?”男子有些疲惫的抚额,“宛州在哪里,把地图拿给我看一看。”

    “魏总,在这里。”助手迅即拿来了地图,指明了位置。

    中年男子沉思良久,“嗯,行,你安排一下,就今天下午,四点钟,把他们其他几位都叫上,我觉得这么坚持要见我,而且敢说半小时就足够的人,肯定有其特殊之处。”

    ……

    “魏总,我们知道您是工作狂人,很忙,我们也不耽搁您太长时间,不超过半个小时,所以我们直接开门见山,长话短说,您觉得怎样?”

    首先开炮的是卢雅,今天她讲担任主讲,再由奚重山来补充和重点强调,为此他们在酒店里已经模拟演练了无数次。

    “好。”中年男子眼中掠过一抹讶色,而他周围几人也是忍不住窃窃私语,招商引资遇到这样的团队,还真少见。

    “顶益集团进入我们大陆之后,目前推出的泡面也就是方便面极受欢迎,我们分析了几点原因,第一,康师傅方便面非常符合我们大陆民众口味,这是最重要的一点,第二,品牌亲和怡人,极有渗透性,……,”

    卢雅一直注意着对方几人的表情变化,她知道光是这几点是很难打动对方的,便进入第二模式,化身战略分析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