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卷 第一百五十四节 欲调

    “坐吧,正阳,咱们又好久没有这么单独安安静静的坐下来聊一聊了啊。”林春鸣的精神状态不错,可能是之前沙正阳陪着他视察了一派生机的宛州华峰的原因,林春鸣眉宇间满是喜气。

    这个安排是沙正阳授意雷霆专门到市委市政府来邀请市委市府主要领导前去视察参观的,本来雷霆还想在宛州宾馆设宴款待的,但是被林春鸣和冯市长婉言谢绝了。

    局面非常可喜。

    看见经过改造过后的厂房和装配生产线,流水作业一旦运作起来还真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既视感,工业的力量在这个企业里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日产2500台饮水机,主要是中端售价168元这种为主,也有一条产量不算太大的高端饮水机,预计下一步还要进行改造为生产更高端的饮水机做准备。

    除了宛州华峰自身创造的产值和税收外,宛州华峰带来的巨大零部件需求也使得原来真阳县的宏大塑料厂迅速成为宛州华峰的重要供应商。

    宛州华峰所需的塑料箱和塑料件成为宏大塑料以及宛阳区的美鑫塑胶有限公司的最大需求方。

    而现在这两家企业正在紧锣密鼓的准备扩建新上生产线,因为他们两家的供应量连宛州华峰的三分之一都无法满足,宛州华峰还需要在豫省和郧州甚至安襄去采购一部分部件,这如何能让这两家企业满足?

    同样宛州华峰所需要的电线、电子元器件也使得真阳县的其他几家小电子企业企业重获生机,原来他们由于宛州电器厂和宛州无线电厂的停产而陷入了奄奄一息的境地,现在却因为宛州华峰的骤然出现一下子又重振旗鼓了。

    正因为了解到这一切,林春鸣和冯士章的心情都非常高兴。

    他们最乐意看到的就是像宛州华峰这样的行业龙头企业能够带动整个辖区内的整个产业其他企业的发展。

    这种大量而稳定的零部件采购就是其他企业发展的最大契机,握着这种合同,哪怕你是私营企业,银行也乐意贷款给你扩大再生产。

    这种一家龙头企业带来的影响力是不言而喻的,一个行业甚至都会因此受益。

    这是他林春鸣来宛州之后取得的第一个有目共睹实打实的成绩,而且是为国企改制开了一个好头。

    光是原电风扇厂的职工们工资收入从每月不到两百元现在增加到了四百多元接近五百元这一点,就足以让这些职工们喜笑颜开了。

    当然这也不是没有付出,在劳动强度上肯定要比原来成天坐在车间里吹牛聊天喝茶看报或者打毛线要大得多,但这值得啊。

    这批人大多数都是三十多到四十来岁,正值壮年,上有老下有小,不少都有儿女在读中学或者大学,正是用钱的时候。

    愿意留下来的,本身就是打着愿意吃苦只要能挣钱的想法,现在宛州华峰兑现了他们的承诺,甚至还可以奢望一下在年终可能许诺的“股份分红”这笔收入了。

    “林书记您太忙,我手里杂事儿也多,也没有机会经常在你面前受益了。”沙正阳笑着道。

    “你怕是主要想表达你很辛苦吧?”林春鸣打趣了一句,沙正阳的确辛苦,还专门为了北溪和香城的招商引资跑了一趟南粤,换了别人,谁会去干?

    “嘿嘿,林书记这可是您说的。”沙正阳嘿嘿笑道。

    “嗯,今天我很高兴,宛州华峰能这么快就恢复生产而且再创佳绩,这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林春鸣沉吟了一下,“我打算抽时间去向马书记、周省i长、杜书记、韦书记他们都去汇报一下,这是我们国企改制成功之后结出的硕果,如果若斯电器能够也像宛州华峰这样就好了。”

    “林书记,我觉得若斯电器也许还能给您带来更大的惊喜呢。”沙正阳觉得还是需要给林春鸣打打气,“三洋的品牌、技术和管理都没问题,在国际国内都有口皆碑,现在东方红正在帮助整合和拓展销售渠道,成绩斐然,另外若斯电器那边也和东方红那边正在协调中央电视台那边,在广告上会在五六月间就开始在黄金时段进行投放,相信会取得好成绩。”

    “那就好,那就好。”林春鸣心中也是振奋无比,“若斯电器比宛州华峰要大多了,而且大家电这一块也不是像饮水机这类技术含量低的产品,一台洗衣机产值相当于十台二十台饮水机,同时国民品牌度也更重,我很期待若斯电器的成功,说实话,我也有些紧张和担心。”

    这是林春鸣来宛州的重头戏,第一炮宛州华峰打响了,可那规模还是小了点儿,但如果若斯电器打响了,那么面对最大最棘手的无线电厂压力就会要小许多。

    说句不客气的话,哪怕是无线电厂改制不那么成功,也可以说这是在国企改制中不可避免遭遇的挫折和暂时困难,省委也能理解,没有谁能百战百胜,这也可以有个交代。

    但若斯电器这一战没打好,那前面宛州华峰就有可能被人视为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说闲话的人肯定就不少了,没准儿就会说他林春鸣也就是那点儿水平。

    “下一步可能就是无线电厂了。”沙正阳对无线电厂的改制也更期待。

    他很期待如果能够把段大佬邀请到无线电厂来掌舵,一切按照段大佬日后规划那样去运作日日升电子那样去操作,宛州无线电厂能否达到日后日日升电子那样的高度?宛州集合了华峰、若斯和日日升这样的大型电器电子企业,能否把宛州变成一个内陆腹地的电器电子工业城市?

    但要想按照沙正阳的路径来走,若斯电器就必须要大获成功才行,只有若斯电器大获成功,沙正阳才能市委市政府那里更大的授权,他也才有资格去和段大佬谈判,没有足够的权力,段大佬不可能来接手这样一个耄耋老矣拥有五六千职工的国有大型企业,他还不如自己去自创品牌来得利索爽快。

    “你已经有想法了?”林春鸣忍不住问道。

    “有一点,但没把握,还在等待。”沙正阳坦然道:“现在环境好像也不适合对无线电厂进行大动作的改制吧?”

    林春鸣默默的点头,哪怕他是市委i书记,他也不敢轻言就对无线电厂如何如何,正如沙正阳所说,条件不到瓜熟蒂落的地步,谁要去碰这个,遭到的阻力会相当大,而且民意也不会支持。

    “正阳,无线电厂的事情暂时不说,说说下一步你的事情。”林春鸣直截了当,“国企改制是大事,但宛州要发展,光是国企改制是不够的,招商引资和开发区的建设发展才是根本,老钱找了我,希望让你到开发区去帮忙破局,你觉得呢?”

    如此直白,让沙正阳也是忍不住皱眉,“林书记,我恐怕忙不过来啊。”

    “我的意见,如果你要去开发区,可以卸任市委办副主任,嗯,政研室副主任职务挂着,在市一级层面的工作,就只有无线电厂改制你要来操心,其他事务你就不必多管了。”林春鸣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市开发区是宛州的一块伤疤,钱正都向我和老冯汇报多次了,刻不容缓,否则市开发区就真的要废了,而且袁成功也向我汇报,认为市开发区的发展滞后拖累了真阳县的开发区建设,让他们不好对接规划。”

    沙正阳默默点头。

    林春鸣继续道:“我的想法是,你可以暂时到开发区去兼职一段时间,如老钱所说,帮忙去破局,时间不宜太长,半年到一年足够了,下一步对你我另有打算。”

    林春鸣另有什么打算沙正阳没问,林春鸣没说,也就说明对方不愿意说。

    只是这去开发区,又得要考虑规划、建设到招商引资这一大堆的事情,自己又成了当初到银台县开发区工作的时候那样了。

    “林书记,钱市长也和我说过,他说刘主任可能会不兼任了,班子要大调整,难道说这经开区就让钱市长和我两人在台上去跳?”沙正阳忍不住道。

    “你操心那么多干啥?你先去了再说,老钱牵头,你协助,至于说其他人,难道说共产党的官还没有人愿意当?”林春鸣睃了沙正阳一眼,“你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年轻人多累点儿多干点儿有什么?”

    一句话把沙正阳噎得哑口无言,可自己只是想稍微轻松一点儿,并不是说自己不想干工作,但这样鞭打快牛,把人当牲口的用,谁也吃不消啊。

    见沙正阳一脸郁闷的表情,林春鸣这才道:“组织会考虑的,但现在我和老钱的意思是都是宁缺毋滥,别选些占位置不干活儿的人,日后要来调整也是麻烦事儿,与其那样,不如先考察好再来动人。”

    市经开区这样一动,肯定谁都知道市里会有大动作,自然有人要趋之若鹜,现在草率安排人,日后不好使了,再想来调整,那就没那么简单了,好多干部那是干活儿不会,犯错误也也一样绝对不会,你要找理由调整他都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