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卷 第九十七节 特殊资源

    市委市政府将组织庞大的党政代表团赴江浙粤学习这一消息在市委常委会过会之后立即在全市引起了很大的震动。

    很多人心目中这都是一个难得的公费旅游机会。

    宛州市财政历来瘠薄,哪怕是顾红普时代几年里,都从未组织过这样的层次和规模的学习考察。

    而且从学习的范围来看,不仅要看珠三角地区,而且还要看长三角地区,国庆节一过第一轮就要出发,据说第二轮会放在十二月。

    大家都以为去了珠三角的人,就不会再去长三角,这机会也得大家轮着来不是?但后来又有小道消息传出来,去了珠三角考察学习的,一样也要去长三角,这样的“优遇”让无数人都为之侧目。

    很快又有传言出来,这个建议是新来的市委办副主任沙正阳的提出来的。

    这让原本在普通干部心目中还没有多少印象的沙正阳立时成了风头人物。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是谁在害我啊?”沙正阳坐在板凳上叹气不止:“本来还想当一个低调的美男子,现在可好,混不下去了。”

    苏子晗一口啤酒差点儿喷出来,呛得连连咳嗽:“正阳,能不能少来点儿这种冷幽默?你这是在替自己涂脂抹粉么?这样不更好,你走到哪里,绝对一帮小姑娘都能有仰慕的目光看着你,没对象的话,任挑任选啊。”

    “你以为是皇帝啊?还选妃呢。”沙正阳瞪了苏子晗一眼,“跟着林书记这么久,怎么没学到林书记一点沉稳老练的气度?”

    “正阳,你这就没意思了。”苏子晗和沙正阳私下里是皮惯了,嘴角挂着笑容,“林书记胸藏万壑,能是我一个月就能学到的?我觉得我能学你就不错了。”

    苏子晗的一句话,把旁边的几人都给逗笑了。

    贝一河抿着啤酒,“子晗跟着林书记这段时间也够辛苦了,一下子把所有企业和局行都跑完了,汇总的材料恐怕都得要一尺厚,我听王处长说好多都是子晗自己动手整理修改的。”

    “贝老师,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他这么年轻,难道还能指望秘书一处其他人替他捉刀?”沙正阳斜晲了苏子晗一眼,“那他这个秘书趁早别干了。”

    “他这么年轻?正阳,这句话别人都可以说,好像你不合适说我吧?是不是该用到你自己头上?”苏子晗不满意的看着沙正阳,“还是别人用惯了在你头上,你觉得找个人来分担一下比较好?”

    又是一阵笑声,沙正阳很喜欢这种氛围,无拘无束的开些无关紧要的小玩笑,放松一下神经,可以极大的分担长时间在紧张繁重工作中带来的巨大压力和疲惫感。

    “不过正阳,说实话,我听到对你评价的每一句话,都是那么年轻?!”姚莉也笑吟吟的加入话题,“然后就是哪个大学毕业的,找对象没有,……”

    “关键是最后一句,这很重要。”常磊也跟上,“我估摸着咱们市里边有待字闺中的领导们都在琢磨正阳呢,咋能把这个乘龙快婿给弄到手。”

    “正阳,上回嘉州来那个女孩子是不是你对象?”姚莉忍不住八卦,“真的有了对象,我去告诉我们院里边那些小姑娘,让他们死了这条心。”

    “别,莉姐,你可以让她们死心,但我女朋友不是她。”沙正阳笑了笑,“我女朋友在汉都。”

    “可你来快两月了,也没见来过啊。”姚莉不太看好这种异地恋,汉都距离宛州六百公里,一千多里地,汽车火车都得要八九个小时,在没有结婚有孩子的情况下,这种感情很难坚持太久。

    “都忙,而且现在都在忙工作,这一来一去起码得三天,太远了点儿。”沙正阳摇摇头,“日后汉宛高速修好就好了。”

    “汉宛高速?”贝一河忍不住插嘴问道:“省里真有这个意思要修汉宛高速?”

    汉宛高速如果能修通,对宛州经济发展带动巨大,而且七厂二所搬迁到宛州的话,其发展环境也要好许多。

    “修是迟早要修的,问题是建设高速公路投资巨大,高速公路只会在经济发达区域之间建设,只有车流量达到一定程度才能确保建设投资如期收回。”沙正阳道:“什么时候修,归根到底还是取决于宛州的经济发展速度。”

    “恐怕也不能完全这么说。”贝一河沉吟着道:“国家建设高速公路也还要考虑一些其他因素,像安襄、郧州属于贫困地区,又是革命老区,两个地区都还有几个少数民族自治县,老少边穷四个字,占了三个,中央应当会有特殊优惠政策考虑安襄和郧州的发展。”

    “贝老师说的也没错,林书记也提到过这一点,咱们宛州虽然和老少边穷不沾边儿,但紧邻着老少边穷地区,中央真要扶持建设老少边穷地区,这条路也不可能是断头路,加之宛州的地理位置特殊,南通北达,东接西连,是典型的交通枢纽所在,如果汉安高速或者汉郧高速要修,肯定会要考虑各方效益问题,还不如直接修到宛州。”

    苏子晗的话让沙正阳也是有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的感觉。

    苏子晗是学法律的,对社会经济事业这一块并不熟悉,但才给林春鸣当了没多久的秘书,居然就能有这样的观点了,当然可能是林书记的一些观点,但苏子晗能记住并纳为己用,也足以说明许多了。

    “子晗说的没错,但正阳说的也在理,一条高速公路的建设关乎沿线地区的发展,而投入巨大甚至让省一级财政都不得不三思而行。”

    贝一河并不盲从。

    从进入市委政研室之后,沙正阳就在提醒他要学会站在更高的位置来分析看待问题,他有一种感觉,现在经济处的处长杜克利可能干不了太久就会调整,而自己接任或者说主持经济处工作会很快,甚至可能在较短时间内就会有望提拔到政研室副主任位置上。

    所以贝一河也在不断充实自己的知识面,除了三线军工企业的搬迁工作外,他也在沙正阳的提点下有意识的加强对关乎全市未来发展的一些经济政策方面的路径进行探索,而以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来改善环境拉动经济发展就是其中一个重要方面。

    “汉宛高速所经过的地区除了汉都和宛州部分区县属于平原和浅丘外,像安襄和郧州都是以山区为主,投资更大,所以估计真的要修这条高速公路的话,也会要等到各方面条件都更具备才会考虑,单纯某一个因素,难以让中央和省里下决心。”

    贝一河的这个观点应该是中肯之言,沙正阳也在考虑未来宛州的发展战略。

    除了国企改制和招商引资外,宛州还应当从哪些方面来谋发展?

    林春鸣、钟广标很着急,这两个月里,两人频繁调研摸底,开始着手制定未来宛州五年发展规划。

    林春鸣与班子成员的谈话也是极其密集,这终于开始让宛州市委市府班子成员们开始感觉到了一些压力,再不动起来,恐怕就没有机会动了。

    这从叶和泰、王挺等人这段时间的动作表现就能看得出来。

    但光是这些还不够,还得要有实打实的东西出来,才能真正赢得人心,所以沙正阳也一直在帮助林春鸣、钟广标等人考虑宛州该如何来启动发展引擎。

    汉宛高速短期内是难以开工的,甚至连列入规划都很难,但是如果你不提前开始推进这些准备工作,等到真的有机会列入规划时你都有可能会被搁在后列,这一点上沙正阳也专门和林春鸣、钟广标等人提了出来。

    先就要把势造起来,从舆论上,从社情民意上,从高层领导的心目中,就要让大家知晓,汉宛高速的建设刻不容缓了,制约了沿线安襄、郧州的脱贫,拖累了宛州的经济发展。

    这一点上,沙正阳也给林钟二人建议,应当主动联手安襄、郧州,向省委省政府发出呼吁,同时也可以鼓动安襄、郧州和宛州籍的知名人士,在一些报刊媒体和场合平台上为汉宛高速造势,加快汉宛高速的立项进程。

    但归根结底,打铁还要自身硬,宛州经济发展不起来,就是一个巨大的短板,在呼吁中央和省里立项汉宛高速时,就难以硬起腰板。

    “七厂二所的搬迁也可以助汉宛高速立项一臂之力才对。”贝一河缓缓道:“现在国家计委副主任舒建中就曾经在汉光厂工作过,他曾经在一个场合说过他对汉光厂那段工作经历十分怀念。”

    “哦?”沙正阳心中一动,“曾经在汉光厂工作过?”

    “对,工作时间不是很长,大概只有两三年吧,他后来调到一机部工作,在一机部成长起来。”

    贝一河在沙正阳的叮嘱下,对七厂二所的所有资源也进行了专门收集,这也包括一些曾经在七厂二所工作过的人脉资源,这对于地方上以后开展工作有时候就能发挥特殊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