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卷 第一百零七节 折服

    觉察到赵一善语气的冷淡,桑前卫一怔之后,立即明白过来对方是误会了,笑了起来:“一善,你觉得我今天和你来谈改制,是不是有些不对劲儿呢?这本来不该我的事情,而且正阳也来了。”

    赵一善也是一愣,品出其中味带来。

    要说企业改制要么是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闻一震在管。

    闻一震在省委党校学习,那也该是赵嵩这个常务副县长在负责,轮不到桑前卫说话才对。

    而且把沙正阳带着,自己开始还以为是因为沙正阳是桑前卫的副手,或者就是因为自然堂和县建筑公司有业务往来的原因,但桑前卫这么一说就有点儿其他的意思在里边了。

    “桑主任,话说清楚,县里准备怎么改制?”赵一善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注视着桑前卫。

    桑前卫一笑,摆摆手,“一善,别那么紧张,不如让正阳来告诉你,这个方案也是正阳提出来的,当然,今天我也花了很大精神才说服了贺书记和贾县长,你这个态度可真的让人寒心啊。”

    赵一善的目光落在沙正阳脸上,脸色有些复杂,“沙主任,你对我们县建筑公司感兴趣?”

    “说实话,赵总,我对县建筑公司本身不感兴趣。”沙正阳也在考虑该如何来说服对方,看得出来对方对自己有些警惕和抵触。

    这也难怪,哪怕县建筑公司状况再不好,也是人家一手一脚做起来的,现在一个外人要来插手,肯定有抵触情绪。

    “我了解过,县建筑公司没多少实质性的资产,如果一定要说有的话,大概就是在市经纬编厂的那块土地和厂房吧?公司在县城里的这栋楼和院落不值钱,设备老旧,可是建筑公司在银行贷款不少,即将到期也得数量也不小,……”

    沙正阳的话让赵一善有些不满,但是对方却说的事实,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对方对自己公司的了解,也说明对方对自己的重视。

    “这么说来我们建筑公司是没多大价值了?”赵一善语气不善,反问道。

    “不,与赵总说得恰恰相反,我认为县建筑公司还是很有价值的,但价值不是那些死东西,而是人。”沙正阳正色道:“我认真了解过县建筑公司,按照现在状况,县建筑公司应该早就撂摊子了,就像县罐头厂和县酒厂一样,但县建筑公司却能坚持下来,这说明县建筑公司的班子和职工的凝聚力乃至精气神要远强于县酒厂和县罐头厂。”

    “行了,沙主任,你就别给我老赵戴高帽子了,县建筑公司弄成这样,我有很大的责任,市经纬编厂那个工程如果不是我去主动找上门签下,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赵一善自我解嘲的揶揄道。

    说起来这事儿也是让赵一善无比憋屈。

    当初经纬编厂是作为市里重点项目立项建设的,但是没想到建在半途中就听得说由于市场形势变化,恐怕这家企业建成投产有可能要面临巨大亏损,所以在市里边关于是否建设下去就有争议。

    但没接到停工要求之前赵一善也不敢停工,还得要继续干,结果就是建设到一半时,市纺织局宣布暂停,最后干脆就终止了这个项目。

    而县建筑公司投入垫资的流动资金立马就打了水漂,换回来的就是经纬编厂的那片土地和半栋半拉子楼,也幸亏主体厂房尚未动工,否则就赵一善就真的只有上吊了。

    这个项目对于县建筑公司的打击几乎是致命的,县建筑公司因此背负了银行巨大的贷款债务,再也没有挣扎起来过,而银台中学这个校舍扩建项目拖欠工程款又好比雪上加霜,现在县建筑公司是真的玩不下去了。

    “市场有风险,谁又能保证自己每道坎儿都能平安过关?”沙正阳对这一点倒是看得开,关键在于你县建筑公司还是实力太单薄了,如果流动资金再雄厚一些,扛过去了就又是一番场面。

    赵一善苦笑不语,“沙主任,你有话直说,桑主任不是说是你出来的改制方案么?我洗耳恭听。”

    “那就明人不说暗话了,东方红集团对县建筑公司没有想法,但是出于三个因素愿意支持县建筑公司一把。”沙正阳收拾起了情怀,言简意赅。

    “第一,县建筑公司毕竟是县里企业,开发区今后两年有相当多的基建工程,肥水不流外人田,如果能交给县建筑公司来干,也算是帮衬一把;”

    “第二,我很看好县建筑公司的未来,两方面因素,一是县建筑公司虽然没什么固定资产,但是在人力资源上还算过得去,另一个原因上我认为未来几年汉都乃至全省全国将会随着经济发展,基建投入巨大,县建筑公司有机会趁势发展起来。”

    沙正阳迎着赵一善意似不信的目光,泰然道:“东方红现在有这份资本,可以支持县建筑公司迅速改善流动资金不足的状况,同时也能支持县建筑公司在设备设施上的加大投入,支持县建筑公司向外承揽业务,迅速壮大自身,……”

    “沙主任,能不能说实话,虚头滑脑的东西我不想听。”赵一善毫不客气的打断沙正阳的话头,“县建筑公司究竟什么真的你这么看好?”

    “嗯,看来赵总不太信任我啊,那我也说实话,我看好赵总这个人,以及你们公司班子,或者说团队,包括你手底下这帮职工的精气神。”

    沙正阳也知道这很难说服人,但的确是如此。

    “我刚才都说了,一家企业,人才是最重要的,县酒厂一手好牌一样打得奇臭无比,我能带着一帮人把红旗酒厂干起来,所以我看重人,而非其他!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就是如此,否则你觉得我花这么大心思图什么?县建筑公司又有什么值得我如此煞费苦心?”

    “你想接管县建筑公司?”赵一善脸色有些灰白,猛的喝了一大口酒。

    “我没兴趣!”沙正阳断然回答:“没有你这帮人,县建筑公司还有多大价值?”

    赵一善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有些想偏了,振作精神,“如何改制?”

    “东方红集团注资入股,部分交给县里,部分作为流动资金,另外县建筑公司职工可以获得部分建筑公司股份,可以以职工持股会代持方式来进行,基本上和东方红那边相仿。”沙正阳知道对方已经意动,趁热打铁:“日后整个企业仍然交给原来的管理班子,东方红集团那边不干预具体业务,管理层也可以获得比普通职工更多的股份,但有条件。”

    赵一善其实对自己持股没有太多想法,但是他也知道班子里其他人不可能都像自己一样,他也得为其他人着想。

    “什么条件?”

    “可以按照三年设定标准,第一年实现产值多少,利润多少,第二年比第一年实现产值和利润多少的增幅,以此类推,达到目标可以给予管理层期权奖励,……”沙正阳顿了一顿,他估计对方对这个期权并不理解。

    “期权是什么意思?”赵一善果然不明白。

    沙正阳做了解释,赵一善才若有所悟,但是精神却更是振奋,“这么说东方红集团会成为县建筑公司的大股东,也能够为县建筑公司提供资金支持?”

    “当然,否则设定目标如何来实现?”沙正阳傲然道。

    赵一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今晚这一顿饭带来的一切让他犹如在梦中。

    如果有东方红集团的资金支持,那县建筑公司就可以大展身手了,这两年他一直苦于缺乏流动资金,尤其是银行的卡脖子更是让他无比憋屈,现在这道枷锁一解开,自己便可以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了。

    “另外东方红集团也会动用自己的资源来支持县建筑公司的发展,比如东方红集团如果有其他项目建设,会在同等条件下优先考虑县建筑公司,像开发区会有一个中港合资及项目厂房建设,就可以交给县建筑公司,……”

    “那就太好了。”赵一善猛的一击掌,目光转向桑前卫,“桑主任,沙主任所说的是不是县里已经同意了?”

    “基本上是如此了。”桑前卫看了一眼沙正阳,略作犹豫便点头认可。

    “那好,我现在就回去找他们来商量!”赵一善再也坐不住了,起身就往外走,“叨扰了,改天我来请客。”

    桑前卫和沙正阳也没有挽留,知道这个时候赵一善肯定是心潮澎湃难以自已,肯定要去找手底下一帮人来商量如何办。

    “正阳,你给我出了一道难题啊。”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桑前卫看了一眼沙正阳。

    沙正阳微笑着问道:“桑主任是指我说的期权?”

    “对,你知道这个很敏感。”桑前卫点点头,“贺书记和贾县长很难同意,这一步走得有点儿大。”

    “桑主任,你相信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考量。”沙正阳悠悠的道:“要把县建筑公司这帮人积极性调动起来,需要一些非常的政策,另外我也有一些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