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卷 第一百零二节 享受状态

    “正阳,我觉得我们销售这一块人手还得要充实一下,哪怕就是现在,湘南和本地市场,我们都要开始做起来了,做得越早,演唱会之后我们的效果可能才会越好。”

    宁月婵坐在沙正阳对面,看着沙正阳半闭着眼,轻声说道。

    经历了这一次京城之行后的宁月婵已经不像当初对沙正阳那样公事公办的态度了,多了几分伙伴的味道。

    “嗯,月婵姐你自己来定就行,不过选人可得要选中用的,不行就得要换人,我们这才刚开始创业,养不起闲人。”沙正阳想了一想才又道:“我回去之后这两天可能镇上的事情得耽搁一下,厂里的事情月婵姐你得多担待一下。”

    “我?不太好吧?”宁月婵有些迟疑,“不是董工”

    “董工管生产这一块,对外的事务你得先扛着,不行还有柏山哥和何维,不用有啥顾虑,现在筚路蓝缕的,谁在乎那么多。”

    虽然不太明白筚路蓝缕啥意思,但是也能猜出来大概,宁月婵点点头,“有啥事我到镇上来找你。”

    沙正阳知道自己回去之后肯定也要把自己的一些事情处理一下,那篇经验不知道郭业山怎么处理的,但他相信郭业山肯定会很上心。

    如果说东方红酒业真的能一炮而红,自己是继续在这个总经理位置上干下去,还是借这个平台为仕途上进步谋求更多机会,进而进步呢?

    这也是一个让沙正阳有些纠结的问题,当然现在还不需要考虑这么多,他首先需要确保酒厂活过来。

    “月婵姐,你也别事无巨细都来找我,你得学着自个儿承担,就像这一次谈判一样,开始你不也不懂,但确定了我们自己需要的,了解了对方想要的,那么就是细节的磋商了,后来你不也很熟练了么?”

    沙正阳觉得宁月婵其实成长很快,之前还有些畏手畏脚,但是随着情况熟悉,双方许多交流越来越多,宁月婵逐渐丢开束缚,主观能动性也被调动起来,很快就进入了状态。

    连王澍都在说宁月婵的反应很快,悟性颇高,能很快领会到对方的意图并加以应对,到后来王澍几乎是在指点着宁月婵,而宁月婵也不耻下问,不懂就要问个究竟,也让王澍很感慨。

    “正阳,那不一样,谈判时候有你和王澍在一旁,我心里有底,可真正我一个人,还是觉得不踏实,没人能商量一下,而且也不是我熟悉的东西。”宁月婵说话也很实在。

    “行吧,真的拿不准的,你来找我吧,但我建议你最好要学着拿主意,而且我也觉得你能做到。”沙正阳注视着对方的眼眸,鼓励着。

    对沙正阳这种直接的目光宁月婵有些不太适应,下意识的就想要避开,但随即又觉得对方话语里有着一些特别的意思,忍不住道:“正阳,你就那么相信我?”

    “月婵姐,其实没你想象的那么复杂,可能最初会有一些陌生,会遇到一些困难,但是你肯吃苦,原来又在销售上搞了这么久,厂里情况比很清楚,怎么运转,你比我还明了,董工和胡工都是实诚人,柏山哥在厂里帮你,你只要抓住销售和财务,问题不大。”

    沙正阳的话让宁月婵一下子警觉起来,“什么意思?莫非你在湘南那边演唱会结束就打算丢手不成?你可是才被任命为总经理,这后续事情可多了去,你要敢丢手,那我也不干了。”

    见宁月婵有些激动,沙正阳连忙安抚对方:“月婵姐,别激动,我没说我要丢手,我的意思是说,假如我们这一次成功了,我是说假如的话,那么我们东方红可能会迎来一个高速发展的时期,工作量可能会骤然加大,光靠我,不行,你得要站出来,挑大梁,我先和你说,也就是让你要有这个思想准备,当然,该我的职责,我当然义不容辞!”

    “正阳,看样子你是胸有成竹啊。”宁月婵这才稍微放心一些,“你就这么有把握?”

    “行不行,十月一过就知道了,何维人不错,脑子也挺灵,你把他好好带一带,日后也好当帮手。”

    沙正阳之所以看好宁月婵也有多方面考虑。

    一来她是红旗村干部,又是宁家人嫁了高家人,所以算是土生土长本土派;二来宁月婵是高中毕业,文化水平不算低,加上又搞了那么久的销售,情况熟悉;三来宁月婵性格泼辣,头脑灵活。

    这些是一个乡镇企业草创阶段非常关键的要素,几者加起来,加上这一段时间自己与她的磨合,也比较默契了,所以他才想要把宁月婵培养成为自己的得力助手。

    八月的火车上可谓如同蒸笼一般,这年头绿皮车就这样,闷热,让人下意识的想要解开纽扣。

    宁月婵也清楚自己身材过于惹火,所以不敢穿裙子,也不敢穿紧身衬衣,只能套一件米色宽松的衬衣,一条筒裤,即便是这样,那对过于饱满的胸脯和娇媚的面孔仍然很轻易的惹来过往的旅客的瞩目。

    对于沙正阳来说,坐在宁月婵对面的他更是有些心猿意马。

    他有一种感觉,自己似乎是置身于阳光灿烂的日子的场景中,变成了马小军,那宁月婵丰润的嘴唇加上唇角那比宁静更多一颗美人痣更像是巩俐带来的视觉冲击,总是自觉不自觉让自己有点儿带入。

    嗯,越想越邪恶,尤其是那张床上的场景似乎就要让自己和宁月婵之间发生点儿什么。

    宁月婵似乎也觉察到了一点儿什么。

    作为过来人,她已经不是情窦初开的小女孩,对男人的眼神和心思也能有一个大概的掌握。

    自己火辣的身材和妩媚的面容很容易激发起男人的某种欲望,这一点她很清楚,所以她基本上不化妆,也很少穿那种比表暴露或者贴身的衣裙,就是为了避免引发不必要的注意。

    只是天生丽质难自弃,嗯,这句话宁月婵听说过,她也不知道用在自己身上合适不合适,走到哪里都要吸引住男人和女人的目光,男人眼光很复杂,女人的多半是艳羡嫉妒恨了。

    眼前这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小男人显然也避免不了这种吸引,这让宁月婵既感到一分骄傲得意,但也有些担心。

    她不希望因为这种因素而导致二人的关系走样变质,那对自己,对沙正阳都不好。

    现在这种状态最好,保持这样亲和但却不逾越的距离,大家在工作上相互支持配合,甚至还有一种无言的默契。

    这种感觉让宁月婵感觉很舒服,甚至还有些小激情,很享受这种充实的状态。

    *******

    求支持!加入书单!嫌字数少的,去看看俺的官道无疆吧,正宗官文,字数够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