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卷 第三十三节 让人目眩神迷

    “什么时候的事情?”沙正阳努力让自己内心稍许平静一些。

    虽然竭力让自己心境放宽一些,自己已经非昨日的沙正阳,应该可以很淡定的应对这个世界发生的一切,更何况自己早就明白白菱会离开自己,但是真正发生在自己身上,他还是发现要保持淡定是多么的困难。

    “前两天,蓝海搭他爸的车回家,在厂里办公楼看到了白菱和另外一个男人在一起,白菱不认识蓝海,但蓝海认识白菱,他还以为看错了,专门让他爸停车下了车去跟了一段路,确认无疑。”沙正刚愤愤不平的道。

    “蓝海知道白菱是你女朋友,但又不知道你现在和她是什么状况,所以就没有吱声,又去找了一个厂里熟人打听了一下,才知道那小子是华东化工学院毕业的,来厂里好几年了,据说是被当做重点人才培养,所以”

    “所以个屁!你懂个屁!”沙正阳一下子暴躁起来,“你知道啥?”

    “哥,我是不知道你们的事情,但是我知道她前脚和你分手,后脚就和别人搭上,这样做就不地道!如果是那小子之前就知道白菱有男朋友还插足,我特么就要去废了他,让他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沙正刚也红了眼,不耐烦的挥舞着拳头,嘶吼着道。

    “你敢!”沙正刚只觉得自己太阳穴突突猛跳。

    他知道自己这个弟弟不是个省油的灯,真干得出这种事情来。

    前世中他和蓝海合伙搞的海正运业之所以被定性为涉黑,也就是这两个家伙在和别家企业竞争时用了一些下作手段,妄图垄断汉都北边这一块的货运市场,结果才被政府在一场风暴中的定性为典型给打入地狱。

    也是蓝海一个人把大部分事情都扛了,否则沙正刚也免不了要在大狱里去蹲两年。

    现在蝴蝶翅膀的煽动已经开始改变一些,比如于峥嵘就已经活蹦乱跳的逃脱了致命一劫,沙正阳可不愿意因为这蝴蝶翅膀一下子煽起来,又把自己这个亲弟弟提前煽进了监狱去。

    “哥!”沙正刚桀骜不驯的昂着头,不服气的瞪着自己兄长。

    沙正刚只比沙正阳小两岁不到,两兄弟小时候关系并不算太好,因为小时候沙正阳成绩就一直把沙正刚甩在了后边,沙正刚也自然就成了父母比较教训的对象,可以想象得到沙正刚怎么会对自己兄长有多少好感。

    一直到高中之后,沙正阳的成绩越来越好,而沙正刚则整日里沉迷于体育,变成了特长生,在这个阶段,沙正刚见到了成绩优异的兄长在学校里受到的尊敬和老师的赞誉,,慢慢有了几分与有荣焉的感觉,两兄弟关系才慢慢好了起来。

    沙正刚一直觉得自己兄长的性格上有些脆弱,做事情顾虑太多,像这种明显是被人撬了墙角,居然还能忍耐得住,简直让人无法接受。

    沙正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知道今儿个不把自己这个弟弟给说服,没准儿明天沙正刚和蓝海、朱一彪这几个就敢去把人给堵着暴揍一顿。

    几米外的蓝海和朱一彪也注意到了沙家两兄弟的争吵,瞥了一眼这边之后,又赶紧把头转向一边。

    “正刚,我告诉你,我和白菱分手是在县长调走之前一个星期,而那个时候连我自己都不知d县长会调走,更不用说他了。”沙正阳盯着自己弟弟,一字一句的道。

    “至于我和白菱为什么会分手,本来我不想告诉外人,那是我和她两个人的事情,但是你是我弟弟,我可以告诉你,我和白菱在一些工作和生活上的想法上有分歧,观点上有差异,这早在两个月前我就感觉到了,我和她都做了一些努力,想要弥合我们之间的分歧差异,但是未能如愿,结果就是我和她分手了。”

    “可是哥,我看你很难受,你肯定还喜欢她。”沙正刚先前的暴烈气息淡了一些,握紧的拳头也慢慢松开。

    “这是我的事情,感情上双方的事情,我喜欢她,并不代表她就必须要接受我,或者说曾经接受过我,也不代表想法观点不能改变,结婚还能离婚呢,何况只是男女朋友?”

    沙正阳这个时候已经平和了许多,语气也变得冷静起来。

    “可万一是那小子插足才会让白菱姐心里有了其他想法呢?”沙正刚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明知道这个问题会戳自己兄长的心窝,但是他就是要把话挑明说清楚,免得自己兄长日后更难受。

    沙正阳再度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自己也很难欺骗自己,如果真的是白菱和某个男人有了牵连而与自己分手,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接受。

    好一阵,沙正阳才有些艰难的抬起目光望向漆黑的天际:“我相信白菱。”

    “哥,信任不能代替现实,那小子听说很受汉化总厂领导的器重,也许”沙正刚不以为然。

    “够了,你让蓝海找人去侧面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再说。”沙正阳烦躁的一挥手,打断了自己弟弟的话头,同时招手让躲在一边的那两人过来,“我告诉你,不管什么样的结果,都必须要来先告诉我,绝对不准乱来,知道么?你,海子和大彪,都一样!”

    看见自己兄长的目光罕见的变得有些凶狠,盯着自己,沙正刚终于点点头:“好,就让海子去找人摸一下情况,再来告诉你。”

    “正阳哥,你放心,厂里我熟人多,有好几个同学都在厂办呢,我爸那边熟人也多。”蓝海也忙着道。

    蓝海的父亲是汉化总厂小车班开小车的,好像是一辆这个时代挺时髦的日产尼桑公爵,是一位副厂长专座。

    银台算得上是汉都东郊的工业大县,汉化总厂和汉都钢铁厂,在整个汉溪省都是鼎鼎有名的省属国有企业,效益非常好。

    沙正阳松了一口气,沙正刚其他方面不好说,但是答应了的事情却没说的,沙正阳就怕沙正刚一时冲动,蓝海和正刚关系密切,有沙正刚盯着,也不会出啥事儿来。

    说内心话,他也真想知道白菱离开自己的真相。

    前世中白菱离开自己之后那么多年里,沙正阳几乎没有多少机会和白菱接触联系,真正到后来,他也早就淡了去挖掘白菱为什么会离开自己的兴趣了。

    但他知道白菱结婚应该是好几年后的事情了,而且结婚没几年就离婚了,2012年时自己见到她时,她早就恢复了单身,一直没有再婚了,而且好像也没有打算再结婚。

    *********

    新的一天了,又有票了,养成投票好习惯,有利于身体健康,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