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四八章 机关算尽

    小说网,最快更新侠客管理员最新章节!

    全场惊呼戛然而止,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站起身来,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切,一颗颗心,在不由自主地砰砰狂跳。

    每一个人都知道,如果不是刚才狄云那一系列动作,比恩斯坦头部着地,最好的结果,也是颈骨断裂,重度残疾,不但格斗生涯彻底终结,这一辈子只怕要永远躺在床上了。

    这一切,场下观众知道,比恩斯坦呢,他会知道么?在那样危机的情况下,被打得头昏脑涨的他,能反应过来这样的事实么?现在,他向狄云走过去,是想干什么?是还要继续比下去么?

    全场十万双眼睛注视着比恩斯坦,带着一点点担忧。只有狄云仍然站在台上,身体岿然不动,目光仍然是那么纯净,那么明亮。

    比恩斯坦的脚步很沉重,也很坚实,慢慢走到狄云一米之外,缓缓停下,对着狄云凝视片刻,慢慢地弯下腰去,深深鞠了一躬:“谢谢。”

    狄云微微怔了一下,随即憨厚地笑了笑,对比恩斯坦抱拳为礼,却没有说话。

    比恩斯坦又凝视狄云片刻,缓缓转身,对着四面看台鞠了几个躬,神态前所未有地凝重和谦逊,随即又看了狄云一眼,转身走下擂台。

    “好!”

    十万人人同此心,同时鼓起掌来。没有欢呼喝彩,有的只是真心实意发自肺腑的掌声,为了比恩斯坦愿赌服输、光明磊落的态度,更为狄云宽厚待人、见义勇为的侠气!

    这掌声,一拨比一波热烈,直到比恩斯坦回到本队坐下,都还没有停歇的意思。

    “这就是武德。传统武术界最讲究的东西。”热烈的掌声中,高景亮若有所思的声音,通过大功率音响,清晰地传进每一个人的耳中,“我想,其实不只是传统武术界需要武德,现代综合格斗也同样需要讲究武德。无论门派、类别有多么大区别,传武也好,格斗也好,都是人类对自身体能极限的冲击,对人体潜能的挖掘和发挥,而不仅仅是好勇斗狠,更不仅仅是凶残的、只求胜利而不计代价的自相残杀。我想这一点,格斗,与其他运动,必能没有本质的区别……”

    “妈的,这是要以德服人么?”毕晶一样跟着大家热烈鼓掌,嘴里高声叫着,但是眼眶居然有些湿润。但心里却欣慰地深深叹了口气。这个老实巴交心地善良的年轻人,虽然吃了很多苦、受尽了冤枉和屈辱,但在大牢中有幸遇到了丁典。来到现代之后,又遇到了萧峰、胡斐这样的英雄,和李萍这样的有着宽广胸怀的母亲,终于没有经历血刀僧,没有到雪谷中见识人性彻底的恶,也没有受到更多的冤屈,虽然还是心事重重,想着之前的种种,想着师妹戚芳,但感受到的应该是更多的温暖吧?他的内心,终究保留了最纯净的一方天地吧?

    其实,就算是在原来的故事中,在见识了花铁干、凌知府、万震山和自己的师父,以及几乎整个江湖人物那种种丑恶嘴脸之后,这个年轻人又何尝泯灭了他的良知?他不是一样留下药物,去救万圭么?

    这个善良的年轻人,以后的生活应该会变得更多阳光一点吧?最起码,在今天这一战最后做出这种令人惊讶却又令人感动的行为之后,已经不需要更多的胜利,哪怕他下一场就被人干脆地击倒,他也已经足够成为一个令人钦佩的英雄!

    恍惚中,毕晶忽然觉得身边多了一个人,轻轻扭头,就见丁典站在身边,面含欣慰的微笑,朝着台上猛烈鼓掌。

    掌声越来越热烈,久久不能停息。

    面对这般热烈的掌声,原本卓然而立,留在擂台上等待下一个对手的狄云,脸忽然红了,嘴巴动动,却不知道说什么,胳膊手动动,却又不知道该冲大家挥手致意,还是压压手示意大家安静,一时间居然手足无措起来。只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台下,去寻找自己的朋友,自己的兄弟。

    猛然间,狄云的目光,凝固了,神情带着一点惊讶,目光中微微喊着泪水,但嘴角一点点往上翘起,再翘起,终于绽开了最开心的笑颜。因为他在人群中,看到了自己最敬爱、最亲近的大哥。

    丁典的眼眶也有点发红,对着台上的狄云,双手举在半空,高高竖起两根大拇指。

    狄云笑容更加灿烂,伸出左手,紧紧攥住拳头,向天空猛然一击。

    没有人知道这个本来平静腼腆的年轻人,为什么会忽然作出这样激烈的动作,但就在他拳头击向天空时,整个体育场都像是受到他的感染,情不自禁爆发出震天的欢呼。

    丁典微笑着,对狄云缓缓点头,凌霜华很知机的凑上来,扶着丁典走到座位上坐下。

    面对比之前不知道高出多少倍的欢呼声,狄云原本的不知所措一扫而空,脸色坚毅起来,看了丁典一眼,毅然转身,面对这另一边八国联军队,不再回顾。

    跟随狄云的目光,全场人的视线,也逐渐转移到八国联军队的身上。但让他们感到惊讶的是,在比恩斯坦下场之后,八国联军队似乎发生了争执,或者说,展开了讨论,下一个出场的队员,久久没能站起来。

    怎么回事?这个出场顺序,不是事先就调整好的么?难道要有新的临时变化?

    不光是看台上,就连毕晶萧峰这边,也有点面面相觑。不会真的想要临时调整出场名单吧?这不耍赖么?

    毕晶眼珠子四下乱转,脑子高速转动着。猛然间,他的目光一凝,忽然看到另外一边,金一焕和棒国队的队员们,这时候居然一扫之前的颓丧,不断瞟着八国联军那帮洋鬼子,眼神里居然一派幸灾乐祸。

    不是吧你们,就算现在两边打成了五比三,洋鬼子们暂时落后,你们也不用这么高兴吧,说起来你们多少也算是同盟呢!毕晶刚想鄙视一下这些棒子,忽然心里一动,猛一拍脑门:“我明白了!”

    “你明白啥了,这一惊一乍的。”母老虎郁闷道,“你别有事儿没事儿拍脑门儿了行不,会拍傻的!”

    “这个你放心好了。”毕晶嘿嘿一笑,对母老虎眉毛一挑,“不会影响你儿子智商的。”

    “什么我儿子智商?”母老虎楞了一下,但看看毕晶那挤眉弄眼的猥琐表情,随即明白过来,这死胖子,又占老娘便宜!母老虎大怒,有心把这死胖子拖出去切了,但萧峰丁典等人已经纷纷围住毕晶,问他究竟想到了什么,只好狠狠地冲毕晶挥了挥白生生的小拳头,示意回头老娘在跟你算账。

    毕晶得意地对母老虎挤挤眼,换来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才心满意足,转向萧峰嘿嘿一笑:“还能想到什么?那帮洋鬼子想阴人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挖个坑自己跳进去了呗!”

    众人大奇,忙问端地。毕晶冲八国联军那边歪歪嘴:“看到没有,一共十个人,都号称世界级高手。不过这里也有强弱之分,早先出场的西猜和那个龟生小鬼子最弱,现在还没出场里头的那个姓罗的姓基的姓安的姓西蒙——怎么不姓西门呢——分列世界一二四五名,是最厉害的。”

    萧峰等人顺着毕晶的嘴往那边看了看,知道他说的是罗宾汉、基里延科、安德鲁斯和西蒙斯,点点头:“然后呢?”

    “然后?然后早先出过场,暴龙彼得兹排第八,鲍比克顿排第九,比恩斯坦那傻大个儿排第十一。”毕晶嘿嘿一笑,又冲着那边努努嘴,“按他们原来的排兵布阵,下一个出场的那个菲尔宾诺森只排名第十三——所以,想到点什么没有?”

    “人家都排世界第十三了,到你这儿就成了‘只排第十三’,胖子你这口气可以啊!”母老虎最机灵,也最明白毕晶,眼睛很快亮起来,却还是习惯性地撇着嘴嘲笑了这胖子一句才道,“你意思是说,他们把排名比较高的放在前边,就想着在前几场就解决战斗来着?”

    “除了这个还有别的解释么?”毕晶一摊手,眼睛瞧着正在争执不下的八国联军,嘿嘿一笑“估计他们昨天看了老胡的比赛,觉得虽然实力不错,可也就那样了,比那个姓彼的还差着不老少呢,其他人再强还能强到哪里?说不定还觉得老胡就是这里最厉害的了呢,再怎么说长得就不善,你再看看剩下几个,要不长得愁眉苦脸,要么貌不惊人老实憨厚,要么一脸青涩胎毛未跟个生瓜蛋子似的,最好的也就看着像个正常那个人,一看就没什么高手风范,甚至还有个坐轮椅的残废。”

    欧阳克、宋青书、胡斐包括鲁免贵王长林方三畏,同时向毕晶怒目而视,重重哼了一声表达自己的不满。不过萧峰阿朱和丁典凌霜华顿时很不厚道地笑起来,这死胖子一句话能把所有人得罪个遍,也算是难得的人才了……

    “所以他们就像来个下马威,除了前两个炮灰,后边紧接着就把彼得兹派上来了?”母老虎抿着嘴憋着笑道,“就为了速战速决,展示他们的强大?可是不对啊,真要打着这个主意,他们早早把最强的几个派上来不就得了?”

    “瞧你这话说的,谁还能没有个自尊心了,你见那个大角儿不唱大轴儿唱开场了?”毕晶撇撇嘴,“那几位,尤其是那个搞·基,啊不姓基的,整天拽得二五八万似的,他还能不端个架子在后边保底啊?丐帮有什么事儿,他也得八袋弟子各堂堂主舵主先上,最后执法长老副帮主什么的都仆街了,帮主才能上啊,哪一版的天龙八部不是这么演的?你见哪回乔帮主一开始就骑着马扛着音箱带着吹风机出来的?你说是吧萧哥?”

    萧峰狠狠瞪了他一眼,一帮人除了胡科,都开始嘿嘿直乐。毕晶得意一笑道:“是吧?再说了,这帮人不得先看看大伙儿的成色,等着最后个人赛的时候大显身手啊。尤其是那个姓基的,他把别人看在眼里了么?他一直在台下坐着,估计心思都全放在罗宾汉身上了吧?”

    这话倒是很有道理,一群人都不住点头。其实不但基里延科罗宾汉是这个心思,只怕那个什么安德鲁斯西蒙斯也打着这个主意呢,干这一行的,大家又都是世界,实力相对差一点的第八第九地十一,也只能听上面几位大佬安排了。

    “可惜啊可惜,”毕晶啧啧连声,一脸的幸灾乐祸,“可惜咱们老鲁老王老方啊什么的,虽然长得不咋地(鲁免贵王长林方三畏又同时瞪他一眼),但其实还真是高手高手高高手,加上一个个体力超群,就凭耗也把那几位一个个耗死了,这回他们是要抓瞎喽!”

    鲁王方三人听毕晶这么夸自个儿,立刻回嗔作喜,三张老脸憋不住乐开了花。一群人会心一笑之余,对毕晶的分析也都点头认同,同时也跟胖子一样幸灾乐祸起来,小瞧爷们儿?现在傻了吧?该!也难怪棒国队那边嘴角含笑,看来是事先知道这帮洋鬼子的想法,现在正心里偷着乐呢。萧峰神色不豫地摇摇头:“这也算是机关算尽啊……只可惜,世间事阴谋诡计只能得逞一时,又岂能比得上堂堂之阵?”

    “嘿嘿,这就是眼界啊,这就是实力啊!”毕晶乐起来,指指对面一群洋鬼子,“估计他们现在正商量着是不是派上个比较能打的,替换掉下一场的菲尔宾诺森呢,你瞧姓菲的那一脸不情愿的样?”

    他们这边边乐边说,看台上上却不断骚动起来。自打开赛以来,可从来没出现过比赛中断,等着某一方选手登台的事情,这帮洋鬼子搞什么鬼?就连演播室里的老k都忍不住问:“究竟怎么回事?难道他们胆怯了?应该不会啊?”高景亮只有摇头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