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进城

    随着东方日出,天色已渐渐发白。

    须昌城外五里,一处山林,绿荫遮蔽,林中胡乱坐着三五十个汉子,其中一半是官军打扮,一半却是布衣粗襟,推车提篮。

    其中一个短襟大汉站将起来,推起一车菜蔬,朝官军喊道:“李逵兄弟,那我等几个先行进城,一炷香后,兄弟再来。”喊话者面颊一处青记,不消说,自是乔装打扮后的杨志。

    今日李逵倒是全身披挂,穿着乌黑铁叶铠甲,只是不曾戴个铁盔,依旧散乱一头杂发,他不习惯地拉扯着铁叶铠甲,愤愤嚷道:“谈判就谈判,穿甚铠甲?爷爷千军万马中都不曾穿过。”

    杨志空出一只手,指指李逵,笑嚷道:“李逵兄弟,你去谈判,代表的可是主公,不可失了脸面。记得,不得脱了铠甲,把铁盔戴上。还有,谈话不得焦躁谈不拢可让秦明哥哥再谈,你不得撒泼,不可动刀兵”

    “好了,好了聒噪个甚?俺都知晓了。哥哥你走就是了,俺一会过来。”李逵不耐烦杨志的叮嘱,挥摆着蒲扇大手直叫杨志快走。

    杨志自从转为野战营主将后,脾气出奇的好。他咧嘴笑笑,推着推车,朝旁边一个头圆耳大,腰细膀阔的农人打扮汉子叫道:“杨林兄弟,走,咱们进城。”

    那汉子点点头,朝四下喊道:“走,进城。”喊罢,挑起满筐子菜蔬,带着十余个汉子随着杨志而走。原来这汉子就是锦豹子杨林,本是马军第八营穆弘麾下副将,后杨志守备营转为野战营马军第九营,宋时江考虑到杨志没个副将辅助,就把杨林给调拨过来了。

    众人上了官道,三三两两分散着往须昌而走。须昌县城城门早已大开,一伍城门卒子在伍长吆喝下排开队列巡查着进出城门的行人。虽是兵荒马乱,可为民生考量,城池照常开放,行人正常进出,只是巡查得更为仔细一些。

    “站住!干什么的?”一城门士卒厉声喝道。

    “官爷,俺俺进城卖个菜”杨志推着一车菜蔬,点头哈腰,朝士卒结结巴巴回话。

    “卖菜?”一旁的伍长却是注意了过来,双眼紧盯杨志。

    “是,是,卖个菜夏日自家菜蔬旺盛,进城卖了换个钱。”杨志赶紧朝伍长堆笑。

    “几个人?”伍长冷冷说道。

    “一个”杨志笑着回话。

    “他们呢?”伍长冷笑,手中长枪指指前后左右,十多米处几十米处的一些农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特征,俱是推着菜蔬或挑着菜蔬。

    “他们,他们都是乡亲”杨志赶紧解释,“都是夏日里果蔬多了么,都想换几个子”

    “这样呀”伍长长枪向上一挥,冷冷喊道,“走。”

    杨志赶紧推着推车进了城门,边推边朝伍长点头:“谢谢,谢谢官爷!”

    “农家,可是卖菜蔬?”

    突然,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从容沉稳。

    杨志闻声顾望,直看见城内街头一儒士跨坐于一乌骓马上,右手握缰,左手轻抚马鬃,微笑向杨志而问。这儒士三四十年岁,容貌清隽,三缕疏髯,身材消瘦,绛色儒裳飘飘,却是目光深邃,举止文雅。最关键的是,那儒士身后紧紧跟随着一列官军,看来是个人物。

    “可不?卖菜蔬夏日里田头菜蔬旺盛,俺挑些来城里卖卖,换几个钱”杨志赶紧朝那儒士回话。

    “可有主顾?”那儒士笑笑。

    “没,没不曾有主顾,刚进城哩。”杨志回答。

    “那好,农家,你的菜蔬某全要了。”那儒士双眸注视杨志,从容说道。

    “甚?全要了?”杨志一惊,眉头皱了起来,他可不是真来卖菜蔬的,这可是掩护啊,他还需靠着卖菜蔬步步开展活动。这一进城,菜蔬就全卖光了,这也好玩了。

    “怎么?不想卖?”那儒士嘴角噙笑,紧紧盯着杨志,目光如箭,直透心扉。

    “卖,卖”杨志瞟了那儒士和身后数十官军一眼,才刚刚进得城门,他不想出什么幺蛾子,只好自认晦气,赶紧回话。

    “如此,农家,替某把菜蔬送至县衙。”那儒士细语温声。

    “甚?县衙”杨志又是一惊。

    “对,县衙。今日某有安排,需大量菜蔬。”儒士笑笑。他继而提高了音量,朝前后左右紧靠杨志的那几个推车挑篮卖菜农户朗声叫道:“各位农家,你等菜蔬须昌府衙俱都要了,不会亏了你等,待送至县衙,钱财定付于你等”

    那城门巡查的守卫士卒听得声音,也注意了过来。那伍长急急跑将过来,抱拳行礼媚笑道:“程大人,见过程大人。大人辛苦,这么早来巡城”

    儒生笑笑,朝伍长摆摆手,示意他回去,笑道:“某只是见得这些菜蔬不错,刚好府中有宴,就收了下来。无关巡城,你回去罢”

    伍长急急点头媚笑道:“是,属下马上回去。”他转过身子,却是立马收了笑容,厉声朝杨志等人叫道:“这是我等须昌县令程大人,大人德高望重,好心要了你们菜蔬,那是看得起你们,还不快把菜送过去?快”

    “别惊吓了百姓。”程县令还是细语温声,不过听得出来有点不高兴了。

    “是,是”伍长不敢多说话了,尴尬笑笑窜回了城门。

    “走吧。”程县令朝杨志等十多个菜农说道。说罢,一拉缰绳,掉转马头,往城中而走。

    杨志等人无法,只好推着推车,挑着菜筐,在官军们陪护下向县衙而去。

    一炷香后,李逵“呸”的一声吐出口中草茎,倏地站起,带得铁叶铠甲“哗啦”直响,嚷道:“走,轮到咱们出发。直娘贼,谈判!谈判!”

    身后十多位特战营将士也赶忙站了起来,牵过战马翻身而上。

    李逵又大声嘟囔起来:“爷爷不耐烦骑马直娘贼,接的什么活?”他边嘟囔,边也是爬上了战马,吼叫道:“走,会会那鸟县官去!”

    日头逐渐猛烈,城门口行人已渐稀疏。伍长心生倦怠,正欲吩咐麾下士卒守着城门,自己上得城头休憩休憩。

    突然,却听得马蹄轰隆,只见得十多骑人马疾驰而来,卷起烟尘滚滚。慌得伍长高声大喊:“关门,关门!贼寇!贼寇!上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