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28 岂有此理

    “这院子原本就不是全封闭的,你这不是找茬儿吗?”

    一大早的好心情就被荀五娘破坏,李玉娇顿时觉得阳光都不美好了。

    谢鹤江见状,直接上前一步,问道:“五娘,要不然咱们比试一场?”

    荀五娘立刻瞪了谢鹤江一眼:“你这个臭不要脸的,明知道我打不过你,你还要和我比武?你不就是想揍我给你女人出气吗?”

    谢鹤江面不改色:“是啊!”

    李玉娇忽然被谢鹤江这一本正经的样子弄的有点想笑。

    荀五娘见了,气的不行:“你们两个也太坏了!贺江你也太不男人了!”

    谢鹤江道:“我又没说要比武。”

    “那你要比什么?总不会是比绣花吧?”

    谢鹤江扬了扬眉,这个女人脑袋里见天的到底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只道:“赌一把。”

    “赌?哈哈哈哈。”荀五娘笑了几声后,“你当我傻吗?上次被你坑的还不够惨,你还想坑我啊?是不是看我昨晚从你媳妇手里赢了一点钱你就不高兴了?”

    “没有不高兴,”谢鹤江和荀五娘说话倒是一点弯儿也不转,直接说,“你人高马大的别老是跟阿娇斗气,她要是在你这里受了委屈,我自然是要向着她的,所以你懂的。”

    “行!”只比谢鹤江矮了半个头的荀五娘伸出了她的大长手,在谢鹤江的肩膀上拍了拍,“我荀五娘最喜欢和你这样有什么说什么的人打交道,爽快!

    不过现在我和你媳妇有点私事要说一下,你把人借给我用一用行不?”

    谢鹤江没有立刻答应,也没有立刻拒绝。

    而是低头看向了李玉娇。

    荀五娘不耐烦了,嘀咕了一声磨磨唧唧就把李玉娇拽着跑了出去。

    李玉娇压了压还有些散乱的头发,回头对谢鹤江说:“我没事,你忙你的吧。”

    荀五娘扯了李玉娇走了一段,李玉娇就甩开了她的手:“什么事非要跑到这么远来说?”

    荀五娘哼了一声,双手抱臂于胸前:“我问你,任钱那件事情你是不是压根就没和贺江说?”

    李玉娇皱了皱眉头:“我忘记了。”

    “什么?这种事情你也能忘记!你这个脑袋还能记住什么!”说着就抬手在李玉娇的脑袋上点了下。

    李玉娇惊呆了,还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这样对待过她,她娘和谢鹤江都没有。

    荀五娘见她瞪大了眼珠子的样子,挑衅道:“看什么看,我说错了吗!”

    李玉娇忍了:“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就是忘记了,现在我懒得说。”

    “这是懒不懒的事情吗?你不知道,早上我碰到那货了,他背地里嚼你舌根!你难道不想给他点颜色瞧瞧?”

    李玉娇眯了眯眼:“他说什么了?”

    “可难听了。”荀五娘道。

    “没关系!你给我说说。”李玉娇笑眯眯的凑了过去,“说吧说吧。”

    “那好吧,这可是你自己强烈要求的。”荀五娘低头在李玉娇耳边小声的说了一串话。

    李玉娇一听,顿时怒了:“他居然敢这样说!”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