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人为车祸

    翌日清晨,一台警用本田雅阁闪着警灯,极为低调的穿越城区主干道,径直驶上环城路匝道口,而后停靠在了加速辅路肩上。

    此时,加速辅道中间段,停放着三台警用轿车以及一台金杯海狮运囚车,十几名身穿警用防弹衣的民警,手持79式冲锋枪建立警戒线,严密的看管着运囚车。

    警用本田车门被打开,两名身穿常服、头戴大檐帽的民警跳下汽车,从后座上拖出两个头上罩着黑头套、双手被反铐的嫌犯,动作粗暴的推攘着来到运囚车后面。

    一名持枪民警打开运囚车的牢笼,扯掉两个嫌犯头上的黑头套,而后揪着嫌犯的后衣领,仿佛扔垃圾般用力将嫌犯摔进了牢笼里。

    民警们收枪上车,四台警用轿车鸣着刺耳的警笛,两前两后护卫着金杯海狮运囚车,呼啸着驶上环城快速路。

    运囚车牢笼内,四个头发染得五颜六色、坐在车厢板上的社会青年,正一脸审视的打量着,半路被塞进运囚车的嫌犯。

    四个社会青年当中,目标人物黄毛赫然在列,其余三个眼圈发黑、面色蜡黄、精神萎靡不振,一典型的药磕多了的症状。

    叶珩扭了一下脖子,鼻子用力抽了一口气,恶狠狠的瞪了黄毛一眼,骂骂咧咧的说道:“妈的,看你妹呀,信不信老子戳瞎你的狗眼?”

    黄毛瘪了瘪嘴,流里流气的说道:“都落到这般田地了,还耍什么横呀?有种,你在雷子面前横一个我看看,你妹的!”

    叶珩毫无征兆的抬腿一脚,踢在黄毛的小肚子上,杀气腾腾的骂道:“狗日的东西,还敢跟老子叫板,你他妈找死!”

    叶珩这一脚力度很大,黄毛痛得宛如一个煮熟的虾米般缩成了一团,倒在地板上痛苦的挣扎,大量胃液顺着嘴角滑落,一股难闻的异味,瞬间弥漫整个车厢。

    另外三个社会青年,见黄毛被叶珩揍趴下之后,立即面露凶光就要冲上来报复。

    “干什么?”苟承志利喝一声,眼睛里满是阴冷光芒的扫视了一圈,冷声说道:“不想死的,都给老子坐回去!”

    苟承志狠厉的目光,看得三个社会青年头皮发麻,当即满脸忌惮的坐了回去,参扶着黄毛坐了起来。

    黄毛剧烈喘息了几口,疼痛症状这才有所缓解,满脸怨毒的刮了叶珩和苟承志一眼。

    “怎么,你还想报复老子?”叶珩瘪了瘪嘴,满脸不屑的说道:“尽管放马过来便是,我狐狗兄弟全接下了!”

    “狐狗兄弟?”黄毛面带思索之色,似乎在回忆所谓的狐狗兄弟,又是何方神圣?

    突然,黄毛瞪大了眼睛,惊呼道:“难道,你们是疯狗和玉面狐组合?”

    叶珩扬起了下巴,满脸傲然的说道:“算你有点见识!”

    黄毛眼珠子一转,立即堆满讨好的笑容,说道:“真是对不起,是我眼瞎没认出二位,还望二位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一般见识。”

    正在这时,藏在叶珩耳道深处的微型耳麦,传来了杜宁的声音:“注意,即将接近伏击地点,做好处突准备!”

    距离车队五公里开外,梁淑彤驾驶着警用移动通讯车,远远的尾随者押解车队,而杜宁则坐在无人机操作台前,控制四旋翼警用无人机,时刻关注着车队周围的动静。

    车队驶出匝道离开环城路,途径郊区一片正在修建的楼盘群时,辅道上两辆缓速行驶的后八轮拉土车,突然强行并线挤进车队中,将四台本田与金杯车分离开来。

    突然,走在前面的拉土车,毫无征兆的一个急刹车,金杯车驾驶员根本来不及反应,只得双手护住面部,迎接即将到来的冲撞。

    嘭!随着一声巨响传来,金杯车猛烈的撞击在拉土车钢梁上,车头当即撞得面目全非,内凹的方向盘重重顶在驾驶员胸口上,驾驶员吐了一大口鲜血,脑袋无力的垂在方向盘上,便没了任何动静。

    与此同时,金杯车两名持枪押解的民警,被巨大的撞击力撞得七素八昏,挣扎了半天也没能坐直身体。

    后面那辆拉土车,先一步原地刹停,警用广本驾驶员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警车便钻进了拉土车底盘,狠狠撞击在传动桥上。

    虽然,警用广本的气囊及时炸开,但驾驶员和副驾驶上的民间,依然受到严重创伤,口吐鲜血、眼神迷离的趴在中控台上。

    正在这时,在建楼盘的工地上,突然即冲出上百号民工,很是热心帮忙抢救伤者。

    另外三台警车,被民工们给团团围住,场面顿时无比混乱,车上的民警甚至连车门都打不开,更别说下来控制场面了。

    紧接着,金杯车的后备箱门,被人用切割机暴力破拆,叶珩和苟承志对视一眼,立即蜷缩着身体,将被反铐的双手绕过腿部。

    “两位大哥,你们打算去哪?”黄毛捂着脑袋用力摇了几下,显然也被撞击得够呛。

    “与你无关!”

    待一个戴着安全帽、看不清面相的民工割开牢笼门,叶珩立即一脚踢开牢笼门,与苟承志先后跳下运囚车,躬身跑到钻进运土车肚子地下的警车旁边。

    警车的车头被挤压得严重变形,已然没法正常开启,叶珩将手伸入玻璃完全破碎的车窗,从副驾驶上精神恍惚的民警手里,一把抢过装在证物袋里的捕鲸叉战术刀,欣喜若狂的插在腰带上。

    接着,叶珩将半个身体钻进车窗,从民警腰间的枪套里,拔出格洛克17手枪和两个备用弹匣。

    叶珩抽回身体,拉动套筒将子弹上膛,一枪打断苟承志的手铐,便将手枪抛给苟承志。

    苟承志接过手枪,将叶珩的手铐打断后,又将手枪抛回给叶珩。

    叶珩缓缓抬起手枪,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眼睛闪烁着嗜血的光芒,对着车窗玻璃连开两枪。

    随着枪声响起,一股浓稠的鲜血,分别由两名民警的大檐帽上飚溅而起,身体猛地抽搐了一下,便无力的瘫倒在地板上。

    当然,叶珩不可能真的枪杀民警,这一切都是预先安排好手枪里前两发是实弹,中间两发是空包弹配合炸点制造射杀假象。

    另外,两名民警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特警,毕竟人为制造车祸是技术活,没有掌握相关技巧,很容易在撞击过程中受到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