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终于找到你~(四千多字大大大大章节)

    最后一个字的尾音依旧还在空中回荡着,还不曾落下,楚烈的身躯便瞬间化为了一道残影,拉出了氤氲的血色朝着那将军的方向极速冲去,身躯迅速移动带起的劲风在身后撕扯着,几乎如同是一只在肆意咆哮的土龙般卷起了大地之上的石块飞尘,而那被倒插入地面的旗帜在劲风中烈烈而舞,明明在气浪之中,那四个沾染了妖血的大字却异常地夺目显眼

    人之边境!

    而当这旗帜还不曾落下的时候,楚烈的身躯就已经出现在了那名狼首将军的身前。

    身形压低,双拳微曲宛若虎爪一般,用草绳系起来的黑发在身后舞动着,双目之中氤氲血色涌动不休,只是微一对视,那名即便是在自己的种族中也凶名赫赫的妖物将军便感到身体在瞬间僵硬一片,浑身的血液霎那间冰凉一片。

    宛如是在直面着死亡!

    它在瞬间甚至听到了自己心脏的剧烈跳动,泵动着自己的血液在体内疯狂地流淌着,下意识睁大的双目当中,映照着一张毫无表情的脸庞。

    “喝啊啊啊啊!!!”

    心底的恐惧在瞬间被怒意和屈辱所点燃,化为了一声狂怒的咆哮,手臂肌肉猛然贲起,往日里厮杀的经验驱使着这具千锤百炼的肉身,力道贯穿于臂膀,手中硕大无比的狼牙棒撕扯开气流,瞬间横扫,青色的气劲鼓荡其上,下一刻,伴随着轰然爆响,在这名狼妖身前的一块扇形地面瞬间被这一击砸出了一个深深的坑洞,烟尘气浪缓缓散去,却并没有看到那道莫名危险的身影。

    “呼呼呼不……不见了?”

    挟持着这柄兵器,狼首妖物的呼吸声急促而沉重,一双瞪大了的碧绿双眼死死地扫视着前方,但是却真的无法发现那一道带给了他极大恐惧的身形,心下这才稍稍松了口气,不知是否是之前那一击用力过猛,寻常使来如臂指使的兵器却觉得略有些重,就在这时,一声有些颤抖着的声音在他的而耳边响起。

    “将……将军……”

    “嗯?!”

    不满地皱眉,被恐惧和凝重所压得紧紧地心脏瞬间涌起来了暴躁的杀机,这名狼首妖将恶狠狠地回首瞪眼看去,但是还不等它咆哮发作,映入眼帘的一幕便让其身躯瞬间僵硬在它身前,那个儒雅俊俏的男子捂着自己的断臂,身上那一件白色文士袍被不断涌出的鲜血污浊地不成模样,那张俊俏的脸庞上满是恐惧地看着自己的的身后,而在这文士周围,还有着数名穿着重甲的妖兵捂着自己的喉咙挣扎着软到在地。

    不知是否是因为感知因为恐惧而被过分地集中在了那个奇怪的人类身上,这浓郁的血腥味道它之前竟然没有发现,而现在,恐惧与诡异的感觉相互对冲,令它额头渗出了一片冷汗,那越发浓郁的血腥味道几乎是以蛮横的姿态涌入了它的感知它灵魂它的脑海当中。

    瞳孔微微放大……

    这股血腥杀气,一股在自己的身前,一股……在身后。

    这名狼首妖将的身子僵硬着缓缓扭身,抬头看去,在他之前横扫挥舞,现在依旧警惕着斜持着的狼牙棒上,一名不修边幅的男子随意站立着,正轻轻揉着自己的右手手腕,似乎正在放松着自己的肌肉,而在那右手五指之中,一柄原本属于那个儒雅男子的软剑正伴随着揉动手腕的动作而微微颤动着,丝丝缕缕殷红的鲜血顺着剑锋汇聚,随即滴答在了那狼牙棒之上。

    “你……”

    狼妖的双目缓缓瞪大,不敢置信地看着那神色漠然的男人,楚烈再度活动了一下手腕的肌肉,令那一股略微的酸痛平复了下去失去了一身劲气修为,即便是他的身躯并不弱小,即便是攻伐方面因为那股恐怖的杀气要比未曾失去修为之前还要更强大,但是出招发力的时候没有本法对肌肉进行保护,多多少少有些不便。

    “我要你死啊!喝啊啊啊啊啊!”

    那名妖将再度怒吼咆哮了一声,身躯猛地涨大了两圈,手臂一挥,将楚烈的身躯狠狠地甩出,而在同时,怒吼声连绵不绝地响起,之前的交锋不过是瞬息之间,在这些寻常的妖兵眼中,只是劲风鼓荡之后,他们的同伴就莫名其妙地倒了下来。

    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但是现在,主将已经发出了进攻的讯息,心中的恐惧瞬间便被愤怒与长久以来的训练……以及挡着披靡的胜利所击倒!一名名穿着重甲的妖兵嘶吼咆哮着冲向了被狼首妖将甩出的楚烈,但是即便是此时,他们的脚步也依旧沉重而稳定,不显丝毫杂乱,这些脚步声汇聚在了一起,化为了一道震天撼地的巨响,一名名妖物汇聚在一起,宛如浪潮一般,有一股苍蓝色的气劲从他们的身上升腾而起,随即在虚空当中汇聚,化作了一只巨大的独目苍狼。

    “嗷呜呜呜!!”

    那独目苍狼身形微微舒展了一下,随即便是仰天一声咆哮,肃杀而浩大的气息如同夜幕般挥洒而下,那些身披重甲的妖兵身躯猛地膨胀了一圈,双目泛红,在某一瞬间,楚烈几乎以为眼前的根本不是数百妖兵,而是天穹之上那只巨大的独目苍狼降临于世,正朝着自己舒展着爪牙,那杀机森然,没有丝毫的遮掩。

    “啊啊啊啊!!”

    “杀啊啊!!”

    伴随着如同怒潮般的怒吼咆哮,这冲锋的军队最前方的战士与楚烈狠狠地碰撞在了一起,后者掌中的软剑被那巨力一击击打地微微凹陷了下去,楚烈的目中一抹寒光闪过,左手并指如剑从剑身之上拂过,伴随着一声清越的剑吟声,这柄软剑猛地弹起,一股反弹的力道将那手持手斧的妖兵直接推着后退了一步,而在下一刻,那清越的剑鸣声似乎化为了毒蛇的嘶鸣。

    嗤啦

    伴随着一道凌厉的寒光,直接从那妖兵的喉咙处贯穿,楚烈的手腕一抖,那剑光森寒,便直接蛮横地从妖兵的脖颈处撕扯而出,斩破了的大动脉豁口当中,鲜血不要钱一般喷洒出来,而在同时,楚烈脚步后撤一步,神色淡漠,一掌直接切在了那妖兵的手腕之上,伴随着咔嚓一声,其手掌扭曲成了一个触目惊心的弧度,五指本能地微张,而在下一刻,那妖兵手掌中的手斧就直接被楚烈随手夺过。

    手腕一抖,那沉重的兵器在楚烈的手中化为残影,呼啸声中猛地撕扯开了空气,以一个极为刁钻的脚步从劈斩而下的几柄手斧之上斩过,伴随着连绵不绝的当当当爆响之音,那朝着他劈斩下来的五柄手斧不受控制地扬起,与此同时,手臂轻扬,那一柄夺来的软剑就如同是一只银色的飞蛇一般在楚烈的身边萦绕一圈,伴随着猛然跃起的五捧鲜血,楚烈掌中软剑轻轻嘶鸣着,如蛇一般潜伏在了身边。

    轰!轰!轰!!

    五名围绕着楚烈进攻的妖兵相继倒下,但是紧接着便有更多的妖兵涌了上来,然而无论敌方有多少,无论那些妖兵是如何地愤怒,他们的兵种便决定了在楚烈的身周,永远也只能够站立着五名妖兵朝他疯狂地进攻。

    脚步稳如磐石伫立,右手五指当中,软剑如同灵蛇般嘶鸣着,而左手的手斧就如同是劈开了山河湖海的力士一般,大巧若拙,汹涌澎湃,势不可挡!

    两种截然不同的兵器,两种截然不同的武技风格,却完美地在一人之手重现,伴随着他稳定到了漠然的步伐,在身周掀起了阵阵的血浪。

    百万生灵血,百万生灵的杀孽,每一个都是一道杀戮的记忆,单纯杀戮杀戮杀戮的记忆。

    除去野兽精怪,除去阴谋诡计,那么剩余的杀戮记忆,带给楚烈的,可远远不止一只异兽血麒麟。

    那是无数的战斗!无数的杀戮!激情四射的拼杀有之,绝望惨然的厮杀不缺,虐杀亦有,绝境反击,同归于尽当然也存在,百万杀孽,那便是无数杀戮的经验,无数战斗的经验,无数刀枪剑戟,拳掌指腿,数不清的战斗方式,战斗风格的记忆!

    当!!!

    一声爆响,楚烈掌中的两柄兵器终于受不了这剧烈的碰撞,双双断成了两截,伴随着咆哮声便有着数柄兵器朝着他狠狠地砸落,但是那似乎点燃了血焰的双目却漠然地可怕,身子趁势后靠,拳掌猛地击出,轰的一声,一名高大魁梧的妖兵身子剧烈地颤抖了几次,而紧接着楚烈的右腿便猛地抬起,避开了一道手斧斧芒的同时,纠缠着血色的焰芒宛如从天而降的战斧一般,狠狠地劈落在了一名妖兵的脖颈处,后者连一个声音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便在这恐怖的劲气当中无力地倒在了地面上。

    就在此时,伴随着一声恐怖的气浪咆哮声,一道纠缠了碧绿色劲气光芒的狼牙棒朝着楚烈狠狠地砸落下来,后者脚步一错,双手趁势夺了一枪一斧在手,血瞳淡漠,其中映照出的除了那明艳的劲气,便是只有着那张被恐惧和愤怒所占据而扭曲了的狼首。

    轰!!!

    ………………………………………………

    “外面是怎么了?怎地如此嘈杂?”

    客房之中,那名红色劲装的大气女子小心翼翼地将自己近日所见所思都以兵家密语写到了信笺之上,小心地以兵家秘术将信封封好,确认了没有什么遗漏之后,才轻轻地松了口气,这才有心力和心情抬眸看向了那嘈杂声音的来源,透着纸窗的光影,可以看得到外面那人人慌乱奔走,嘈杂混乱的模样,一对剑眉便是皱了皱。

    “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初雪?”

    “啊……啊,我,我也不知道啊,姐姐。”

    身穿着鹅黄裙装的少女正拄着头坐在桌子上,满脑子乱糟糟的,都是楼下那莫名熟悉的少年侧脸,听到姐姐的询问,微微愣了愣,呆了片刻才做出了反应:“我,我之前也没有注意。”

    吱呀

    微微皱眉,女子轻轻将客房的窗户推开,窗户只是刚刚打开,原本只是嘈杂的声音更如同是潮水汹涌般涌了进来,红衣女子沉心听了片刻,嘴角微微挑起了一抹冰冷的弧度,那明亮灵动的双目之中更满是燃起的战意与杀机:“妖魔军队?”

    “倒是好运气!离开战场如此之久,今日就去会一会那些妖孽!”

    秀气的双拳轻轻碰撞,轻响声中,却有着一股沉重而浩大如山,偏又灵动如燕的气势从这名二十许岁,模样精致大气的女子身上升腾而起,便在此时,一声混杂在那嘈杂声响中的急促交谈声响起,随即被女子精准地捕捉。

    “妖怪是来了,不过啊,我刚刚也看着,好像是有一个穿着黑袍的男人朝着外边儿走过去了,还挑着一只妖怪。”

    “啊啊,难道是我们人类的强者?”

    “嗨呀你们两个别扯了,赶紧走赶紧走!强者什么啊强者,别看他胡子拉碴的,看样子也就就二十来岁的小年轻,长得倒是挺清秀,就是一张脸冷地跟冰块一样,就那一对眉毛啊,看样子就是要杀人一样,唉你还别说,看样子有点强者的模样,可我认识他呀!这几年常常来我这里卖点猎物皮毛草药啥的,不过就是一个山上讨生活的猎户罢了。”

    “我记得叫楚烈来着。”

    那几人的交谈声或许是伴随着人流而远去,也或许是这为女子已经听不到了,只是在听到那两个字的时候,这明艳大气的女子身子便微微颤动了一下,原本已经踏出的脚步更是微微一僵,整个人便立在了原地。

    逆着妖魔而去,楚烈……?

    楚烈!

    定是他!

    那双好看的眼睛当中几乎是在发着明媚的光彩,女子那已经习惯了肃然,连笑似乎都沾染了些许兵戈气息的脸庞也因此灵动了许多寻找了那么久,却在最后准备放弃的时候发现了踪迹,不过咫尺之隔,那种喜悦盈满了心头,欣喜到只是听到了别人在唤他的名字,便似乎再一次回到了那五年之前,青金城中。

    似乎再一次地看到了那依旧不修边幅的男子。

    嘴角挑起,轻声呢喃落下,那语气,便也一如当年。

    “兀那汉子……这两年,可让本姑娘……”

    “好找啊!”

    :这是一份四千字大章节,emmmmm,接下来的剧情在推动中,也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出,几点能出。

    感谢书中证道成书仙的万赏,加更……咳咳咳,先记着,赌上男人的尊严,一定不会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