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三十一章

    董齐坤此时很有一种想要吐血的感觉。

    汪血凝说的倒是掷地有声,但问题是没有的东西他怎么拿出来借给你?

    所以董齐坤只得无奈道:“汪兄,我没有骗你,我是当真没有什么七大限。

    江湖上那些传言都是有人在故意陷害我董家弄出来,你我既然是老朋友,我还用得着骗你吗?”

    董齐坤说的如此诚恳,但汪血凝却还是露出了一抹失望之色。

    “好好好,董齐坤,想当初我算是瞎了眼,才交你这种朋友!

    也罢,既然你不顾当年的情面,那好,今日你我恩断义绝,从此之后,再无往来!”

    看到汪血凝竟然还做出了一副委屈的模样,董齐坤简直想要开口骂人。

    不过事情都已经发展到了这份上了,管他什么恩断义绝,董齐坤也彻底不在乎了。

    不过就在此时,又是一个声音传来:“董家主对自己的朋友这么狠心?老夫跟董家主你不是朋友,想要借阅一番七大限那上古典籍估计会更难的。

    不过老夫是很讲规矩的,七大限我也不看,我只是想要交易你董家的噬天虫,放心,价格随你开,老夫出得起。”

    一名身材佝偻,面相丑陋,但却穿着一身名贵华服的老者从黑暗中走出来。

    看到这人,董齐坤和董家老祖的心中都是同时一沉。

    ‘鬼虫王’司徒擎,这位在西楚武林可不是什么好惹的存在。

    江湖上谁都知道拜月教的巫蛊之术天下无双,但这江湖上除了拜月教外,其他人也是懂一些巫蛊之术的,这司徒擎就是其中之一,而且修为还不弱。

    他本身便有着武道宗师境界的实力,甚至手中还握着几只被拜月教都称赞过的强大蛊虫。

    甚至据说拜月教都曾经花大价钱来招揽司徒擎,但却被司徒擎给拒绝了。

    当然这拒绝的原因可不是因为司徒擎乃心怀正道,之所以拒绝拜月教的招揽,是因为司徒擎性格脾气要比汪血凝更加的古怪暴躁,加入拜月教后,他自己都怕把拜月教给得罪死了,所以便直接婉拒。

    以司徒擎的性格,他此时跟董家之人说话已经算是足够客气了。

    司徒擎轻哼道:“董齐坤,我索性也就直说了,你们董家半点巫蛊之术都不懂,噬天虫在你手中可是白瞎了,将其交给我,该有的东西我一样都不会少你的。

    而且你就算是想要将这东西交到拜月教去,你也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拜月教可不会因为你的噬天虫就真把你当成是真的心腹,况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董家已经加入了正道联盟当中,此时若是把东西交给拜月教,才是大大的不妥。

    所以把噬天虫交易给老夫才是明智的决定,我想你们董家应该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董齐坤一脸的无奈之色道:“别说噬天虫,我董家什么虫都没有,你们为何就不听呢?”

    司徒擎面色一沉:“你们董家这是准备死硬到底了?别给脸不要脸!老夫可是很少心平气和的与人说话!”

    司徒擎这话可不是嚣张威胁,而是他本来的性格就是如此,看到好东西,直接动手抢就是了。

    只不过因为对方是九大世家之一的高陵董家,动手抢怕是抢不过,所以他才心平气和的想要交易,没想到董家却是不给他面子。

    就在这时,楚休手持天魔舞,施施然的也走了过来,淡淡道:“董家主,有好东西不拿出来分享,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

    昔日我上门来交易舍神玉,一种功法你不答应,还想要我数种功法,好啊,现在我答应了,只要你给我舍神玉,这些功法我都可以给你董家。

    不过你们董家的七大限必须要借我一观,你放心,我也是一样不会把功法给泄漏出去的,我楚休虽然不算什么好人,但这点信用还是会讲的。”

    一些大派中人派来的探子都在暗中观察着这一切,看到楚休竟然都出现了,这些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董家这次可是闹大发了,来的这几位,可没有一个易与之辈。

    云岭谷主汪血凝在散修宗师里面实力也不算弱,司徒擎的蛊虫甚至都能让拜月教称赞,更别说还有楚休这么一个在北燕搅起腥风血雨的魔头。

    他们三人齐齐逼宫,董家怕是不交出东西也不行了。

    但出乎人预料的人,董齐坤却是悲愤的大吼道:“我董家就他吗的没有什么七大限!”

    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愣,呦呵,这董家倒是够硬气的啊,这种时候还在坚挺呢,他们是认为自己加入了正道联盟当中,便可以得到那些正道宗门的庇护了?

    其他人纷纷在暗中摇了摇头。

    正道联盟针对的只是魔道,若是发生了跟魔道宗门相关的事情,正道联盟才会出手庇护。

    而现在这纯粹是董家的私事,就算有楚休出面,他也只是为了宝物而来的,跟正魔之间的冲突没关系,那帮正道宗门吃饱了撑的才会管这种闲事。

    楚休的面色一沉道:“董家主,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贪婪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不过我也不想惹事,之前我跟你说的那些功法全都作数,我再加上三门功法算是添头,来换一观七大限的资格,你看如何?”

    董齐坤还想要说些什么,但却是被董家老祖给拦住了。

    之前他们还怀疑这些事情是楚休搞出来的,不过现在看到楚休自己都信了,还信誓旦旦的跑来找他交易七大限,看来这件事情跟楚休还真没关系。

    但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感觉到头疼。

    他们若是真有七大限,楚休都拿出这么多功法来交易了,他们可是会乐不得的将其拿出来的,但问题是,别说七大限,一大限他们也没有啊。

    董家老祖站出来直接一拱手道:“诸位,我董家是真的没有什么七大限,噬天虫,这些谣言分明就是针对我董家而来的,不怀好意。

    诸位苦苦相逼,可知道自己其实是做了他人手中的刀?

    老夫可以在这里发誓,我若是有一丝假话,那就让我不得好死,就算是下黄泉也要受万箭穿心之苦,董家也就此覆灭,彻底消散于江湖!”

    因果报应这种东西是说不准的,所以江湖上很少会有人发这种毒誓来骗人,不吉利。

    而且身为家主老祖,拿自己的家族来发毒誓可是更稀奇的事情,难不成这董家,真没有这些东西?

    不过就在这时,楚休却是站出来冷笑道:“董家主,别说那么多没用的,诚意我都已经拿出来了,我就问你一句,交易七大限,你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董家老祖此时也有吐血的冲动,他怒喝道:“没有的东西你让我怎么答应?”

    楚休摇了摇头,抬起自己手中的天魔舞,叹息道:“不见棺材不落泪,我这个人是很少与人讲道理,谈规矩的,但很可惜,你们却是拒绝了我的好意。

    看来无论到什么时候,用手中的刀来说话,都比用嘴来说话管用!”

    其他人都以为楚休说的是现在,但只有楚休自己知道,他说的是之前他来董家交易舍神玉一事。

    如果那个时候董家答应了他,可就没有现在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话音落下,楚休直接一刀斩出,磅礴的魔气与煞气凝聚在一起,一刀出,天地无光!

    汹涌的魔气好似遮天蔽日一般,那股刀势更是凶残霸道到了极致。

    在场的众人纷纷感叹,怪不得这楚休愿意拿出这么多的东西来交易这七大限,对方在刀法之上的造诣的确是霸道强势的很。

    司徒擎怪笑了一声:“不错,小娃娃合老夫的胃口,不给那就强抢,七大限是你的,但噬天虫可别跟老夫抢!”

    司徒擎毕竟是孤家寡人一个,虽然他认为若是一对一,无论是董齐坤还是董家老祖都不是他的对手,但一个家族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底蕴。

    能够位列九大世家的家族,哪个手里面没有一些先祖传承下来的底牌?

    他就算是能胜的过董齐坤和董家老祖,但董家那些底牌他也受不了,很可能让他在阴沟里面翻船。

    而现在既然楚休都打了头阵了,他也不介意跟着一起上,两个人当然要比一个人有把握,而且楚休还是位列风云榜的高手。

    所以在楚休动手的一瞬间,司徒擎也是一步踏出,宽大的袖袍一挥,顿时一片密密麻麻的血色飞虫从他衣袖当中飞出,声音振得人耳膜生疼,乌央一片的向着董家极速飞去。

    而一旁汪血凝看到楚休跟司徒擎都出手了,他的眼中也是露出了一丝挣扎之色,但却并没有立刻就动手。

    他虽然性格嚣张乖戾,但他以前怎么说也是董齐坤的好友,现在让他直接动手杀人夺宝,他还是有一些过意不去的。

    此时董齐坤和董家老祖眼看楚休竟然丝毫都不讲道理的就这么出手,他们都是在心中暗骂不已。

    若是他们董家真的得到了好处也就罢了,但为了一个子虚乌有的东西被人打上门,这让他们简直感觉冤枉到了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