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淡淡的喜欢

    “你是说,你要那个,跟随雅然前往独孤家族的葬?”谈及到这个少年,夏慑那浑浊的眸光,刹那变得清晰起来,闪烁过一丝难以察觉的精芒,犹如闪电般稍纵即逝。

    “怎么,父皇不愿么?”夏清染淡淡一笑,道。

    “不愿?唔,此子毕竟是雅然的护卫,她那个脾气,抽调与你,怕是要责怪父皇咯,再者么,那个少年,唔,那个少年,身份特殊,父皇答应你,若是你能从雅然那里抢来那小子,那小子便是你的,当然,这里说的抢,是要在正常的手段之下。”夏慑开口,道。

    他站起身来,背负着双手,继续开口。

    “你也应该知晓,近些年来,在同级开战之下,你尽输给雅然,莫说父皇无情,按照我大夏的皇宫规矩,作为次公主,是要与其他大国联姻的,而你,若是能驾驭那名为葬的小子,父皇便许你从此之后,无需嫁与大周。”夏慑微微沉吟,开口道。

    或许是觉得,这个条件开的有些大,旋即补了一句。

    “这里所说的驾驭,是成为他身边重要的人,包括,与他结为道侣。”夏慑淡淡的开口,道。

    这句话,在夏染安的心里,惊起了波涛巨浪。

    那个小子到底是谁,居然让父皇如此重视?甚至给了自己权利,都不需要与大周联姻?

    “父皇,容女儿多嘴一句,那葬,身份极为特殊么?”夏染安开口,带着十分的好奇。

    她想过父皇会给无数种可能,无数种的条件,但是从未想过,夏慑要的,居然仅仅只是自己成为那个少年最重要的人之一,或者是,和他结为道侣。

    这种条件开的,让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个小子,就算再优秀,不也只是一个天赋较为强大的少年么?

    “他啊,身份很特殊,与朕之间,有着诸多的关联呢。”夏慑眸光投向了那无垠的苍穹之上。

    他依稀记得,当年他只不过是一个外姓女子所生的皇子,母亲只是一个仆人,按理来说,无论怎么样,接任皇位的都不应该是他。

    懦弱了不知道多少年,直到有一天,一道厉喝,传荡在了整个大夏皇朝。

    “我独孤愁有一剑,问大夏帝国,谁敢接之?”

    问剑大夏帝国太子,一剑杀了。

    原本懦弱的夏慑,在那一天,站了起来,从那一刻开始,披荆斩棘,无所不灭,一路横推,从未一败。

    直到坐稳了现在这个位置数千年,夏慑在整个大夏皇朝当中的威望,依旧是没有削减半分。

    “朕先且谈好,此事是一个局,你不能说与雅然听,天地之间,唯有我们二人知晓。”夏慑开口,道。

    “当然,你也可以不参与这一场与朕之间的赌局,至于你如何选择,全在你身上。”夏慑开口,再度补充了一句。

    这句话,狠狠的刺在了夏清染的心脏上。

    选择?身为大夏皇朝的次公主,生来有选择么?

    修为战力被血脉天赋更加强大的夏雅然镇压了一手,这么多年来她都不曾翻身过。

    虽然大夏皇朝的规矩,是战力更强大的公主封为主公主,拥有百万里疆土,坐镇天下,可是,没有强大的血统来源,又怎么可能会更强大呢?

    夏清染微微捏了捏拳头,那张极美的脸上,浮现出了几分的不甘之色。

    “父皇,这场赌局,清染赌了!”夏清染开口,旋即踏步离开。

    在她离去半响之后,看着夏清染渐行渐远的身影,夏慑的嘴角浮现出来了一抹淡淡的弧度。

    “那些原本就属于我的棋局之内,又有谁,不是我的棋子呢?”夏慑淡淡的笑道,端坐在那围棋面前,下了一颗子。

    黑旗落下,白棋一条大龙,被斩下。

    黑旗,胜。

    而此刻,对于这一切还尚且不知的洛天,已经来到了大禹帝都,因为身份不一样了,所以这一次洛天直接就奔进了皇宫当中。

    “清清,慕容雪,你们二人是打算暂且住在大禹帝都呢,还是自有打算?”下了飞梭之后,在前往皇宫之前,洛天询问两位。

    面前的林清清,涂抹着血红的唇色,她极度诱人,她是那种,乍一看,并没有多美,但是不管在怎样的人群当中,总能第一眼认出来的那种。

    修长的长腿走动了数步,其实林清清二人也在思索。

    “我需要历练,我可不愿意呆在大禹帝都,总有一天,我慕容雪会把你锤在地上,你站都站不起来。”慕容雪比划着自己的小拳头,一袭黑裙,带着几分痴痴的可爱。

    这位武痴的眼中,唯有让自己更加强大,才是关键,至于其他的,她倒是不在乎。

    唔,当然,除了练武之外,还在乎一点点,嗯,就在乎一点点洛天。

    “那好,喏,这些东西给你,是我一些积蓄,其中有一些强大的飞剑,以及一些保命的法宝,其中有数件神纹卷轴,都是可以困住上位皇者的,看,这个,这是传音符箓,不管你我之间隔着多远,只要捏碎此物,就能传音给我,并且还会带来你的坐标。”洛天递出一个贮存戒指给慕容雪,讲解了关于传音符箓的事,神纹卷轴还很新,能看出来是洛天近段时间炼制的。

    “日后要是有事,随时来大禹帝都找我。”洛天开口,告诉面前的慕容雪,道。

    “嗯嗯。”慕容雪点点头,看着贮存戒指里的诸多宝物,武痴的脸上都是难得的露出了笑容。

    旋即,洛天看了眼面前的林清清,开口问道;“清清你呢,你打算留在这里,还是出去历练?”

    “我,我还是出去历练吧,我的炼药之术进步神速,在外求学,应该能得到更好的机会。”林清清微微踌躇了一下,道。

    她想留在大禹帝都,因为这里有洛天。

    她不想留在大禹帝都,因为这里有洛天。

    最终,她选择了后者。

    洛天同样是递过去了一枚贮存戒指,其中藏着不少洛天收集的药道经书之类的。

    对于林清清,洛天感慨更多,和慕容雪之间,只是很简单,很简单的那种好朋友,在洛天的心里是没有跨越男女之情的。

    但是林清清,这个曾经自己为了她,拼死解救的少女。

    洛天心底还是有些淡淡的喜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