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二十七章 藏私

    冯君听到这话,身体顿时就僵住了。

    过了一阵,他才冷冷地看向乐叶,“你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也许下一次,我就死在跟阴物的战斗中了,哪里能得到阴冥珠?”

    “你身为阴煞弟子,应该知道这玩意儿不是每次都爆的,要看机缘。”

    乐叶被他的眼光看得哆嗦了一下,但是最终还是壮起胆子发话,“我知道,你现在就有。”

    “嗯?”冯君的眼睛一眯,呲牙一笑,露出了雪白的牙齿。

    他阴森森地发话,“那请问你,我现在有多少颗呢?”

    “你……起码有一颗,”乐叶壮起胆子,战战兢兢地发话,“不是我说的,是皇甫无瑕说的。”

    “这尼玛……”冯君摸一下下巴,腾空而起,直接飞向了天通商盟的院子,“我去找她。”

    在院子里降下之后,他大声发话,“皇甫无瑕,你给我出来!”

    下一刻,一个声音响起,“喂喂,我这院子虽然没啥防护,你这么闯进来,也不合适吧?”

    冯君的气儿不顺着呢,也想整出一点大的动静,少不得冷笑一声,“你的院子里没防护……这是瞒谁呢?”

    天通商盟的院子里,阵法可是不少,这话想瞒谁,也瞒不过他。

    只不过眼下是大白天,估计又有赤凤派借住的缘故,皇甫无瑕把阵法全部都关闭了。

    此刻皇甫会长已经走了出来,听他说得直接,只能脸一沉,“那这里也是我的地方,我去你那里,从未做过恶客,你这么侵犯我的隐私……合适吗?”

    她跟冯君接触得久了,也学会了一些时髦的词。

    冯君却是黑着脸看她,“合着你还知道有隐私两字,那你为何背后嚼谷我?”

    皇甫无瑕先是一怔,然后就笑了起来,“原来是因为那事……你确定要跟我在这里说?”

    冯君轻哼一声,满不在乎地回答,“你想在哪里说,我都无所谓,我只想问你用意何在?”

    皇甫会长笑得越发地开心了,“那咱们……进屋说?”

    两人进了屋之后,她一抬手,空间传来一阵微弱的波动,然后笑嘻嘻地发话,“好了,我已经屏蔽了声音,白鸾也不可能不惊动我,而偷听咱们说话。”

    冯君一看这阵仗,知道对方是用心了,自己若是再一味地否认,就有点没担当了,于是沉声发问,“你到底知道了些什么?”

    “你不是故意的吗?”皇甫无瑕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前后拿出了两颗不同的阴冥珠,岂不是暗示我……还可以继续交易?”

    “啥?”冯君听得目瞪口呆:合着是我的问题?

    其实皇甫无瑕说得没错,他手上有两颗阴冥珠,一颗是杀阴冥狼得到的,另一颗则是第二次进入丹霞天秘地之后,又遇到了一条出尘期的冥蛇。

    他对付冥蛇,比对付阴冥狼要轻松一些,毕竟这一次身上是有烈阳石了。

    杀了冥蛇之后,他又得了一颗阴冥珠,所以他在丹霞天的秘地里,前前后后加起来,其实是遭遇了四个出尘期。

    这件事,就连徐雷刚都不知道,他也不是铁下心思要昧掉这颗阴冥珠,实在是他不能向关山月证明:自己第二次进入石门,只得了一颗阴冥珠。

    万一人家关山月觉得,他可能得了四五颗甚至更多呢?

    有些事情说出来,真的是徒乱人意,所以他就索性不说了。

    后来在私下里,他比较过两颗阴冥珠,几乎是没有什么差别,连年份都一样。

    事实上他怀疑,阴冥狼和冥蛇,是门上兽头里那俩阴物搞出来的,要不然没道理秘地关闭了起码八百年,却是出现了两个只有七百多年的阴物。

    当然,如果这个石门一关就不走字儿的话,他的猜测就是错的,不过他认为,这个可能性极低。

    这些都是题外话,他是真没想到,自己前后两次拿出的阴冥珠,居然不一样,这么低级的错误也能犯?“你是忽悠我吧?”

    “阴气纯度是不一样的,”皇甫无瑕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还记得白鸾的点评吗?她看到的阴冥珠,是五个九的纯度。”

    冯君一抬手,狠狠地一拍自己的额头,“这才是的。”

    皇甫无瑕看到他这个动作,就笑了起来,笑得前仰后合,“哈哈,原来真是失误,我还当你暗示我,要继续卖阴冥珠呢。”

    得,她这么一说,冯君连抱怨的心思都没了,还得认真地道歉,谁让他自己失误了呢?“真是抱歉了,是我的错,刚才的冒犯,还请皇甫会长海涵。”

    皇甫无瑕眨巴一下眼睛,若有所思地发问,“那你的意思是……这颗阴冥珠不卖?”

    “没打算卖,”冯君一摊双手,很无奈地发话,“我只有两颗阴冥珠,卖一颗无所谓,总得留下一颗阴冥珠做研究呀。”

    “上一颗阴冥珠,你可就说不卖了,”皇甫无瑕的眼珠转动着,狐疑地看着他,“这次又说不卖……我说,能换个新鲜点的套路吗?”

    冯君这次,是彻底地欲哭无泪了,“得了,我卖了,两万灵……这是最后一颗啊。”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拿了阴冥珠能有什么用,只是想着既然有两颗,卖掉一颗也无妨。

    但是他自己做得出了纰漏,被别人发现了……而且还误会了,那就不要说什么留下一颗研究了,卖了弥补过失吧。

    当然,这主要还是阴冥珠对他用处不大,若是换成阴魂石,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卖。

    “冯道友你这么做就过分了,”皇甫无瑕的眉头一皱,不满意地发话,“纯度五个九的才两万灵,四个九的也是两万灵……你说合适吗?”

    “行,我给你个面子,”冯君心里,真的是要多腻歪有多腻歪了,一朝失误,是处处被动啊,“九五折,你要就是这个价格,不要就算了。”

    别看只让了百分之五,两万灵石就变成了一万九千灵,差了整整一千灵石呢。

    皇甫无瑕不着急搞价,而是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会不会出现第三颗阴冥珠呢?”

    “我是你说的那种人吗?”冯君的眼睛一瞪,老大不满意地发话了。

    不过下一刻,他的眉头又是一扬,“嗯,等我去杀阴物的时候,看能不能再弄到一两颗,但是这个就不敢保证了。”

    皇甫无瑕闻言,美目睁大了不少,“你什么时候去杀阴物?”

    冯君摇摇头,略带一点茫然地发话,“这我哪里知道?等消息呗。”

    皇甫会长紧跟着发话,“那你弄到阴冥珠,可记得提醒我。”

    冯君迟疑一下,还是摇摇头,“我想留下自己琢磨。”

    他的势力越发展越大,很多东西就要注意积累了,现在阴冥珠对他没用,不代表以后也没用,那些大势力的底蕴,也是一点一点积攒起来的。

    皇甫会长不满意地一皱眉,“这种东西……量大才能卖得贵呀。”

    罕见的宝物,可是很少有量大从优的说法,正经是量大了,省得买家到处收购了,还可以卖得贵一点——量少的话,买家未必有耐心跟你多谈。

    不过下一刻,她又嫣然一笑,“算了,看在这次你没有玩心眼的份儿上,我就只收你这一颗好了。”

    冯君冲着门外努一努嘴,“等白鸾离开再说吧,我可不想让她知道此事。”

    两天之后,白鸾上人带着人离开了,皇甫无瑕花一万九千灵,收购了剩下的那颗阴冥珠。

    冯君也没问她,打算怎么处理这颗阴冥珠,只是告诉她,不想再被乐叶骚扰了。

    到了这时候,他也了解到了,乐叶跟游龙子,还真不是很亲近。

    乐叶的一个师姑,是阴煞派一名金丹真人的伴侣,只是那名金丹真人在八年前陨落了,他的师父和师姑,势力大不如前,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还是要比游龙子强不少。

    这一次他向师父求助,师父托了游龙子过来,未尝没有让游龙子分一杯羹的意思,也算是拉拢派里的后起之秀。

    结果游龙上人铩羽而归,乐叶却还是不肯放弃。

    冯君也认为,这货是属于被师叔坑了的类型,他对游龙上人三人有看法,但是对乐叶还真无所谓,所以他也不想知道,这颗阴冥珠最后是去了哪儿。

    正经是卖掉这颗珠子之后,他手上的灵石又多了不少,心里也能踏实一点了。

    卖掉珠子的另一个好处就是:皇甫无瑕答应把挪移阵借给他解析了。

    一对挪移阵不过是四万灵石,冯君卖出去两颗阴冥珠,也差不多是四万灵石,皇甫会长觉得他的身家符合标准了,就能借出去挪移阵了。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挪移阵盘实在太难解析了,手机上都无法显示出完全的图形。

    接下来的两个多月,冯君都是在止戈山度过的。

    因为大雪封路,人们的活动都少了,第一场雪还没化,第二场雪就来了,这种情况下,连米家的商行和虞家的车马行都来得少了,以至于锅驼机都卖得少了。

    冯君无须回地球补货,所以有更充足的时间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