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 解围

    雷婷婷离开以后,钱夫人吩咐机车男和长发青年:“跟上她,看她去哪。”

    雷家别墅里,雷啸虎坐在沙发里,双手抱拳抵住下巴,神色闪烁。他对面的豹叔因为刚受过重伤,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地半倚在对面的扶手上,两个人时而低声交谈一会,时而陷入短暂的沉默。他俩这次会谈的主题仍是怎样回击十三香。

    黑豹帮自从上次被十三香闪击以后,社团内部显得有些低迷,不过实力犹存。雷啸虎当然不会就这么算了,他和豹叔经过重新排兵布阵,决定就在今天行动对十三香还以颜色。

    两人把一切安排妥当,鬼使神差地一起看了看窗外

    “怎么了?”雷啸虎问豹叔。

    豹叔嗫嚅道:“每次这个时候就感觉张念祖要出现了”

    雷啸虎皱了皱眉道:“让十二棍花紧急待命,除非目标出现,否则什么事都不要动他们。”他在贾霸手上吃了亏,这是为了确保不重蹈覆辙。

    这时一个小弟走进来道:“老大,门口有人要见你,说是代表十三香来和你谈判的。”

    “来了几个人?”豹叔警惕道。

    “一个。”

    豹叔看了雷啸虎一眼,雷啸虎冷笑道:“我还没动手,他们倒先找上门来了!”

    小弟道:“那大哥的意思?”

    雷啸虎道:“让他进来。”

    小弟道:“用不用做些措施?”

    雷啸虎摆手道:“做什么措施,让他们真以为我雷啸虎怕了他们?”

    不多时小弟领着一个人从庭院走进来,豹叔撑着站起,立在了雷啸虎身后。

    来人进门就大刺刺地坐了下来,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他打量了一下屋里的摆设,没遮没掩地大声道:“都是老大,没想到见你比见小日本顺溜多了。”

    雷啸虎道:“石静唐有什么要说的?”

    边世杰道:“什么石静唐,你老兄还没搞清楚状况吧,现在十三香是小野太郎说了算。”

    雷啸虎纳闷道:“日本人?”

    边世杰摇头道:“你能活到现在真是难得,也说明一个问题——你干不过日本人。”

    雷啸虎沉着脸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姓边,从云南来。”

    豹叔道:“云南边家?”

    雷啸虎脸色愈发难看道:“你来我这里干什么?”

    边世杰道:“跟你谈生意。”

    雷啸虎道:“我不碰毒!”

    边世杰摊手道:“为什么呀?这不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吗?”

    豹叔道:“我们不碰毒照样可以过得很体面。道不同不相为谋,这里不欢迎你。”

    边世杰道:“我就是因为知道你们很体面才来和你们谈生意的,看起来日本人没来以前你们才是这里的地头蛇,说明渠道都是现成的。我来和你见面你应该觉得荣幸,怎么说我们边家做毒品也是亚洲数一数二的,你一个小小的县城手机店,乔布斯都亲自上门推销苹果了,你不给点面子吗?”

    雷啸虎不耐烦道:“我给你半个小时跑路的时间,然后我就报警,这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没想到边世杰像个孩子一样撒泼道:“不行!你必须给我一个理由!”

    雷啸虎怒道:“老子不愿意,这个理由行吗?”

    边世杰瘪了瘪嘴,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了那把巨大的左轮手枪,把枪口对准了雷啸虎。

    豹叔见状往前一冲,边世杰喝道:“别动!”

    雷啸虎把豹叔拦在一边,冷冷道:“你就这么和人谈生意?”

    边世杰非常自然道:“你以为毒贩子怎么跟人谈生意?”他继续道,“我从小野太郎那过来的时候他让我杀了你,本来我是想让你成为我的合作伙伴的,既然没谈拢,我只能干掉你了。”他摇晃着枪口道,“现在你能说说不想和我合作的理由了吗?”

    雷啸虎也没想到身为一个黑老大他有一天居然要在自己家里和人畅聊拒绝毒品的感想,现在怎么办,难道给他唱一首“拒绝黄赌毒”?

    豹叔道:“事到如今,不管我们说什么都没用了吧?”

    边世杰笑眯眯道:“对,你们非死不可,不过我还是想听听你老大的说法。”

    雷啸虎巍然不动道:“你开枪吧。”

    边世杰把手枪的击锤扳到了击发状态。就在这时门口有脚步声传来,雷婷婷肋下夹着几本书走了进来,边世杰下意识地把枪藏在了茶几下面,枪口仍对着雷啸虎。

    雷婷婷站在客厅看了看沙发两边的三个男人,随口问雷啸虎:“爸,你的客人?”

    雷啸虎再也不能保持淡定,他眉梢眼角微微抽搐,用一种很别扭的声调道:“谁让你回来的?”

    边世杰假笑道:“原来是令爱,好漂亮的姑娘啊,来,坐下,我送你们一起走。”

    雷婷婷对他毫不理会,嘴角厌恶地冲大门的方向努了努道:“外面的警察是谁招来的?”

    边世杰脸色变了,但多年来养成的狡黠习性让他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他淡然道:“雷老大的门口出现条子不是很正常吗?”他扭头向门口张望,隔着铁门果然看见有两个身影躲在暗处鬼鬼祟祟的。

    雷婷婷却忽然冲雷啸虎嚷嚷道:“不是不让你把乱七八糟的朋友带到家里来吗?”

    雷啸虎摊了摊手,他对边世杰道:“看来是你没藏好尾巴,我做事很干净,警察从来不会上门自讨没趣。”

    边世杰霍然起身,再也顾不得暴露手里的枪了。

    雷啸虎冷冷地盯着他,犹豫了下挥手道:“从后门滚!”

    边世杰眼珠转动,道:“我滚,但我需要一个人质。”说着他的眼神落在了雷婷婷身上。

    雷啸虎决然摇头道:“你要么信我,要么大家鱼死网破!”他看着边世杰的眼睛道,“我劝你信我,我和你不同,我是有底线的。”

    边世杰在原地停了几秒道:“好,我信你。”

    豹叔一言不发地在前面带路,领着他出去了。雷啸虎支棱着耳朵,枪一直没有响,一会的工夫豹叔又顺原路回来了。饶是雷啸虎也暗暗松了口气,这时他才想起雷婷婷,他,以及豹叔看向她的眼神全是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