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 报仇的人来了

    可是令徐辰没有想到的是,这两件东西在手中拼命挣扎,竟让他无法捏住它们,反让两件东西的边角划伤了自己的手,鲜血汩汩流出,徐辰再也无法忍受了,失手将它们掉落在地。

    说来也是奇怪,碎片和玉佩一落到地面后就不闹腾了,沾着血迹静静地躺在地上,再也不发出任何光芒。

    徐辰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不过心里也略微松了口气,就在他准备找纱布包扎伤口的时候,这两件东西又动了起来,它们相互靠拢在了一起,随着一道耀眼的白光闪起,刺激着徐辰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等到他的视力恢复正常时,竟惊讶地发现碎片和玉佩合成了一件新东西。拾到手中一看,它不仅颜色形状都变了,就连材质也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它像是从某件更大的物体上脱落的部件,黑里透红,正面还雕着图案,只可惜图案残缺不全,根本无法辨认出那是什么东西。

    这下子徐辰面如死灰,他一边麻木地包扎伤口,一边叹道:“坏了,恩师给我的信物莫名其妙地没了,以后要是找到太师叔怎么向他交待啊,说不定他都不会信任我,更别提请他回崇吾山主持公道,为神王迦罗摩报仇了。”

    经历了这倒霉事,徐辰心神不宁,一晚上都没有睡好,好不容易眯上眼睛,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跟着就是有人把门捶得咚咚响,徐辰睁眼一看天已经大亮,他刚开门就发现外面站满了人,不禁愣住了。

    原来是清平县的乡绅大户们听说了徐辰在敖岸山的英雄事迹后都一窝蜂的跑来庆贺,还没等徐辰反应过来,已被人家推搡着请到自家喝酒,就这样一连几天,徐辰被别人拉着轮流请客,每天都是喝得酩酊大醉而归。

    黄中杰看在眼里也是有些心疼却又不便相劝,只好安排个伶俐的家丁每天服侍徐辰,提亲的事情就这样耽搁了下来。

    又是一天夜深时分,徐辰在张员外家喝完酒后回来时已是头重脚轻,那守候多时的家丁赶紧上前扶他进房歇息。

    刹那间,徐辰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突然间发现家丁扶他的那只手,即使是透过衣裳也能感觉到他手中的刺骨寒意,竟像是冰雪一样冷,徐辰不由浑身一抖,人也跟着后退了几步,有点奇怪地问道:“你的手怎么会这么冷?”

    “没有啊,公子你酒喝多了产生错觉了吧?”

    “哦,是吗……”话声未落,徐辰就看到对方的脸色变了,“唰”的一声,一把金色短刀直朝自己刺了过来。

    一股强烈的恐惧感猛然袭上心头,徐辰本能地飞身直退,但两人间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他的衣襟顿时被杀手的刀尖划开,鲜血随即从胸膛上渗出。

    幸好这一刀只是伤到了肌肤,徐辰大惊之下酒也醒了大半,立即喝道:“你是什么人?”

    这杀手见一击不中,身体腾地跃起落到了屋檐上,紧接着就向庄外鼠窜而去。

    徐辰也是艺高胆大,眼见凶手想逃,也是把身一纵紧追不放,他这鲁莽的举动完全是一时冲动,竟忘记大声喊叫庄内的人过来帮忙一起擒拿凶手。

    那人速度奇快,徐辰竟追之不上,待到他越过城墙,将身一纵落到了荒野中,回头瞧见徐辰仍在后面气喘如牛的紧跟过来,不禁冷冷一笑,停在了原处等他过来。

    徐辰见他不跑了,顿时大喝一声:“好大的狗胆,竟敢暗算小爷!”

    “嘿嘿,老子本来想暂时放你一马,你却自己过来主动送死!”

    月光下,这人身形突然暴长,手中那泛着幽暗光芒的鬼头大刀化作一道耀眼的金虹,猛斩徐辰的胸膛!

    徐辰见来势凶猛,赶紧右手一翻,寒冰剑迎风而出,直接是快如闪电的施展出了自己的凌厉反击。

    一剑斩去,眼前的空间轰然崩开,徐辰瞬间将来袭的金芒劈散,紧接着身形不停直朝对方袭去。

    对方丝毫不惧,持刀迎了上来。

    “不好!”徐辰顿觉形势不妙,但他已来不及中途变招了。

    强横霸道的气势笼罩过来,真气疯狂的爆涌,敌人的攻击几乎是眨眼间到达了巅峰状态,这一刀劈斩下来,恐怖的能量便肆无忌惮地爆发开来。

    来不及多想了,徐辰手中的寒冰剑奋力朝着这柄鬼头大刀轰杀了过去。

    “轰!” 这一刻如天翻地覆,双方能量激荡出来的冲击波狠狠地碰撞在了一起,整个天地似乎也随着两者的轰杀被生硬地撕裂成了两半。

    强大的压制性力量顿时让徐辰的身躯猛地一震,瞬间就被对方攻击所产生的破坏性力量狠狠地击飞了出去。

    “蹬蹬蹬……” 身体倒飞之中,徐辰以剑撑地止住了劣势,待到他勉强站稳了脚跟,脸上已露出了凝重的表情。

    仅仅是一招,徐辰便察觉出对方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他顿知自己不该追赶这名杀手来到这里。

    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现在唯一希望的是敌人的修为没有达到玄天界,不然自己必败无疑。

    但逃避从来不是他的第一选择,定下神来的徐辰大吼一声:“我与你无怨无仇,为何要来杀我?”

    “无怨无仇?我们之间的仇大着了!”这近乎高徐辰两个头的男子阴冷说道:“林月儿你总该认识吧,她是我师妹。”

    “呸,原来你是那个什么狗屁的左护法!”徐辰幡然醒悟,意识到敌人也和林月儿一样是个妖怪,只是不知道他是何物修炼成精。

    “哼,得罪九曜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一朵乌云突然出现,将高挂在空中的那轮弯月吞噬了进去,这男子在冷笑声中又是一道凌厉的青芒攻来。

    在这夜色之中,他飞斩过来的刀影,煞气如魔,散发着一种恶心又恐怖的寒光,看得让人心惊。

    “嘭!”乱石穿空,惊涛骇浪。令人心悸的寒芒随着刀势翻滚,那诡异的气息已无法用言语形容。

    一瞬间,徐辰避过了这道寒芒,他的速度快到了自身极致,直接窜入了左边的林子中,感觉到背后那恐怖的杀伐气息,他选择了以有利地形来抵抗对方的冲杀。

    但是飞奔中,刀芒划破空间的恐怖撕裂声也在耳边炸响,那一道锐利的刀影在背后如影随行,摩擦着周围的空气,劈斩出一道道清晰可见的黑色裂纹。

    “想跑?没那么容易!”这人看出了徐辰的用意,鬼头大刀跟着一摆,“轰隆隆……”一声巨响骤然爆起!

    强大的气流呼啸而来,在他眼中的一切阻碍,无不随着这恐怖的能量崩坏开来,刚躲进林子里的徐辰顿觉危险将临,毫不犹豫地飞身而上,跃入了高空中。

    身体刚离开树林到达上方,整片林子便在敌人的一击之下爆炸开来,无数残枝碎叶席卷而上,刺的徐辰皮肤隐隐作痛。

    “真恶心的妖魅煞气!”徐辰终于意识到对方的修炼境界抵达了玄天界,是个比林月儿更可怕的妖怪,现在他开始为自己的鲁莽行为感到后悔了,即使是追出来,起码也要拉上几个帮手。

    徐辰虽然心生寒意,但也没有失去理智,他望着下方傲然站立的高大男子,全神贯注的锁定了对方,瞬间飞身直下使出了自己的凌空一斩。

    体内的真气运转到了极致,已迸发出自己的最强状态,他想趁着对方还没来得及防备的时刻,务必要一击命中!

    随着他这一剑斩下,气流顿时逆转,形成一道可怖的漩涡,激荡起无穷的破坏力,将这男子全身都笼罩了进去。

    “轰!”就在攻击即将近到敌人身体的那一瞬,他诡异的在徐辰眼中消失了,一个巨大的深坑在他刚才站立之处呈现出来,仿佛是嘲笑徐辰的偷袭扑了个空。

    “妈的,这混蛋跑哪去了?”徐辰刚嘀咕了一声,身后就传来对方的冷笑声:“老子在这里。”

    阴森而恐怖的死亡气息铺天盖地而来,四周的空间也在这刹那间骤冷了起来,仿佛让人身处在寒冰地狱之中。

    还没等到徐辰闪躲,这男子便大刀一挥,一股死亡之力呼啸而出。

    刺耳的破空声在徐辰耳边不断炸响,他痛呼一声,被对方强大的力量震飞出十丈之外,鲜血从后背狂喷而出,幸好不是致命伤,不然徐辰就当场毙命。

    “好强啊,简直是打的我无还手之力。”徐辰哀叹了一句,玄天界的实力他是见识过的,司徒空在敖岸山都能把他打的死去活来,更何况现在的敌人还是个妖怪,他只会比司徒空更加恐怖和难以对付。

    “死吧,小子!”

    这男子瞬移般来到了徐辰跟前,周围的空间顿时扭曲了起来,那阴森的死亡之力,再一次无穷无尽的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那把鬼头大刀在他手中已变得如血一样赤红,当头劈斩,狂乱的飓风如同锋利的刀刃一般席卷而出,让徐辰退无可避。

    眼看徐辰要命丧他手,忽然间香风滚滚而来,徐辰只觉眼前白影幢幢,那威慑心神的死亡气息瞬间消失不见,男子在怪叫声中身形直退。

    乌云骤然散去,轻柔的月光中,一名白衣女子仿若踏着月色而来,降落在徐辰身边。

    “千姑娘!”徐辰大喜,没想到危急时刻千霜雪突然出现救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