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什么?!”皇后差点就把手中的茶杯给丢了出去,她近来老是睡不好,就想着是受上官净植那件事情的影响,今早就派人去刁难一番。万万没想到啊,这上官净植倒是仗着有人撑腰,竟敢跟她作妖,也不看看是谁的地盘!还真想反了天不成,不过是一个弃子,猖狂什么。“洛柯还在她府上?”

    “嗯!”回来的那个婢子也是连连点头,“只是那上官净植一出门,洛姐姐说了两句,她就说洛姐姐挑拨她与娘娘之间的关系,洛姐姐吓坏了倒是说不出话来,那上官净植就想处置洛姐姐,奴婢一想这上官净植这不就是想给娘娘难堪么,于是奴婢就请命回来告知娘娘。”

    皇后这才正眼看了看眼前的这个婢子,这洛柯她暂时还没有想过要处置,这个婢子竟然就想着上位,果然深宫里,处处都得防着点。“行了,你先退下吧。”那婢子愣住了,洛柯不是皇后身边的红人么?怎么现在她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自己猜错了?不应该啊,皇后不是什么事情都把洛柯叫到房里么。在她走神之际,皇后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了i,“怎么还不走,是想本宫也请你?”

    “娘娘恕罪,奴婢告退。”那婢子带着满腔的困惑离开,顺道为皇后关上了门。关门的那一刹那,皇后心累的闭上了眼,冉冉升起的香烟却宁不了她的神,心情越发的烦躁。真是可笑啊,她竟然猜不透一个小女孩的心思,是她心机太重了,还是自己已经老了呢。罢了罢了,那倒不如去看看。看这小妮子能玩出什么花样。不过现在去未免显得有些太过于着急了,那倒不如……

    “来人备膳。”皇后从容不迫的点了个餐,准备吃个早午饭,顺道再睡个午觉。上官净植什么的,晾着吧。

    上官净植无聊的敲打着桌面,为什么皇后还不来,应该是不会来了吧。上官净植站起身来,准备离开,一个声音在脑海中出现,“别急,留下。”上官净植知道是谁,也就乖乖的坐下了。婢子以为上官净植站起身还以为上官净植是要回去了,结果没想到又坐了回去。

    “公主,可是要再点一些糕点。”上官净植一想,倒是也饿了,都快正午时分了,上官净植等的有些焦躁,在狭小的空间里好像比较容易爆发。

    一个熟悉的声音再次在上官净植耳边响起,“叫你的婢子出去点些菜。”上官净植不知道那人到底想要干嘛,依旧照做了。那婢子刚刚出门,一抹红衣就映入了上官净植的眼帘,是他。

    “你不是走了么。”上官净植想着眼前这人一直都在她不知道的地方看着她,想想也是很惊悚了。“还是说你一直在暗处看着我。”

    莫语流摊了摊手,其实她也是不想的,可是想了想上官净植的智商好像是不太能够跟皇后浪的,逼不得已又折了回来。“我说担心九公主,九公主你信么?”莫语流自顾自的为自己倒了一杯水,小酌起来。

    上官净植沉默了一会儿,还是问出了自己心中的问题。“你说她还会来吗?”其实说实话上官净植已经有点崩了,她现在看不透,所以在处在被动之中,只能焦灼的等待。

    莫语流轻轻的摇了摇头,上官净植整个人完全垮掉,他也不知道。“九公主莫要紧张,我摇头并不是她不会来了,而是觉得九公主未免太沉不住气了。”莫语流不自觉的抚上肚子,“我们现在还有退路么,不过要是都想九公主那样,不用猜结局都会是全盘皆输。”

    “可是……你不是说她收到消息,她就会来么?”上官净植那么傲气的人,怎么可能轻易的承认自己的缺点,自然是要回嘴的。“可是都过了几个时辰了,也不见踪迹,可是你出错了。”

    莫语流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小酌了一杯水,淡笑着说道,“你说奇怪不奇怪,这些天想杀你的人除了南宫御派出来的人,还有另外一波人。”莫语流抬眼看了看上官净植,缓缓的继续说道,“九公主心中可有人选了。”莫语流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上官净植只是觉得背后一凉,看着莫语流的表情,心咯噔一声落了,她或许知道是谁了。刚要开口确认,婢子就推门进来了,看到莫语流,也是曲身行礼。“公主菜定好了,稍后就可以上菜了。”

    上官净植点了点头,完全没有心思搭理她。转头想要将刚刚自己还没有开口的话说出口,却突然住了口,她看着莫语流漫不经心的样子,大概是知道了什么。“你先出去吧。”那婢子临走了还在打量着莫语流,莫语流轻笑一声,那婢子就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

    上官净植刚想开口,莫语流却先说了话,“就是你想的那个人。”然后又像是在嘲讽似的,看着手中的杯子,把玩起来,“倒是个老狐狸呢,聪明至极,一箭双雕,这样杀了你之后,她其实并不会有什么后患呢,厉害着呢。”

    上官净植听得一愣一愣的,却也只是一知半解的,良心话,上官净植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眼前的人会说出这句话。在她心里,她伤了莫语流,来找她的应该只会是南宫御,怎么会扯上皇后呢。更何况皇后就不怕自己将所有事情都出来么?莫语流看着上官净植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怪不得很多人都喜欢将她当做棋子了,毕竟看脸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哎,不过啊,双面刃啊。“正是因为怕哪一天出了事,你会成为她的绊脚石而已。所谓的夜长梦多,就是现在的你与之她。”莫语流点穿了上官净植内心的困惑,可是上官净植却笑不出来,原来弃子连活着的机会都没有。布好菜,却没了胃口,味同嚼蜡。莫语流笑笑不说话,她可吃的下。

    皇宫中一人睁开了眼,想来上官净植已经开始焦灼了吧。没错这是一场心理战,谁先等不了,谁的漏洞就越多。现在的她可是养精蓄锐了,想想上官净植一定现在是坐立难安,而她现在就是去给她一个致命的打击。“跟本宫准备一下,本宫要去看看九公主”得意的笑容在她的嘴角,她想,这一场战役她是赢定了的。

    “是,太后。”那婢子看着皇后得意的样子,自己心里已经落地了。看来自己对于皇后对洛柯的态度是没有猜错的。不过她不知道的是,只是洛柯知道的事情太多了,就算处置也是在内部悄悄的消失。

    “参见太后。”不多时,皇后一行人就到了上官净植的府邸。迎接她的礼节自然是不会少的。只不过皇后扫了好几眼,才确定这里面是没有上官净植的。“净植呢?”心里虽说不爽,但是皇后还是装出一派和蔼可亲的样子。

    管家匆忙出列,“启禀太后,九公主她一大早就出门了,现在不在府中。”皇后的脸色彻底僵了,上官净植这是什么意思?!叫她来处理洛柯的事情,自己却又出门,是在跟她耍威风么。皇后的眼神暗了几分,管家一看气氛不对,“太后消消气,奴才这就去通知九公主,还请太后进府休息。”管家连忙打眼神,一群人领会,“恭请太后。”皇后的脸色才稍稍好看了一些,边进了府。管家连忙派人去通知。

    “公主,公主,府上来消息了。”上官净植听到这话,下意识的看了看一旁的人,莫语流点了点头。

    “进门说!”上官净植开口,莫语流瞬间就闪身出去,末了对上官净植嘱咐了几件事。

    那婢子进门,却没有看到红衣女子。她一直在门外,却没有见过有人出来,那那个人是怎样出去的,于是乎,莫语流就一不小心给这个丫鬟留下了心里阴影。“回公主,太后来了。”

    “嗯。”上官净植说了这句话之后,就再无后话。那婢子看着她,想着,今天上官净植是怎么了,之前要是太后想见她的话,她可是开心的不得了,可是现在看起来却兴致缺缺。

    “公主,太后来了。”她想或许是刚刚那个女子给上官净植带来的影响,上官净植应该是没有听清吧。于是她又好心的重复了一遍。“难道公主你不回去?”

    “嗯!本宫知道了。不过本宫现在在吃饭你没看到么?”上官净植坐直了身子,冷漠的看着那个婢子。婢子有些尴尬的笑了笑,emmm……这盘子都空了,你现在是在吃空气么。而且上官净植现在是明面上对抗皇后了,现在她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

    “怎么?还站着干什么!回去通报啊。”上官净植丝毫没有太在乎,皇后听到之后会是什么表情,亦或是会对她做什么。那个婢子快要跨出门的瞬间,却被上官净植叫了停,“等一下。”于是乎她又折了回来,“就说本宫最近身子不太舒服,能下咽的就只有这家的餐食,没成想太后在这种时候到来。不过想来太后那样仁慈也不会跟净植计较什么,净植诚心要求太后前来品尝。”

    语毕,那婢子也是听的一愣一愣的,他们家公主什么时候说得出口这样的漂亮话啊,一天到晚恃宠而骄的那个九公主呢,眼前的这个真的不会是假的吧。那个婢子不断打量眼前的上官净植,不过上官净植的下一句话,就让她打消了顾虑,“还不快去,还想让本宫亲自去?!”果然还是那个恃宠而骄的上官净植。

    皇后听完了上官净植让她们转达的话语,气的头上都快要冒烟了,脸色变了又变,都快黑了。但是她强行让自己镇定,上官净植这小丫头片子是想做什么,竟然还说什么诚信邀请她去品尝,这是她不去,她上官净植就不回来了么。“净植身子不舒服,你们这些下人是怎么照料的,真是让本宫为难啊,那可是北夏的九公主,你们可真是糊涂。”皇后佯装生气的样子,将上官净植府上的丫鬟侍卫什么的通通骂了一遍,而后作痛心疾首状说道,“九公主现在在何处,本宫需要去好好赔罪。”哎哟,那演技是洛柯不能比的,不过也算是学到了一些精髓。这些话说出来,就是为自己铺了一个无形的台阶下,还为自己树立了一个慈爱的形象,要是莫语流在的话,一定给她99分。

    管家意会,很快的备好了马车。皇后心不甘情不愿的上了车,她本来是想着来个上官净植下马威的,但是现在却让她牵着鼻子走,这让她十分不爽,等着吧,她待会儿会让上官净植见识多活几年对于她们这类人而言也是极为重要的。

    皇后刚下了马车,其实就有些后悔了,因为这个酒楼所处的位置太过繁华,人多口杂是她最为忌讳的,现在是没了回头路,只能硬着头皮上进了门。进了门,她看了看四周,如上官净植进门时那样,众人皆是一惊,而后又是淡定的坐着自己的事情。皇后只觉得身后一层冷汗,这里不仅繁华,三教九流之人皆有,那么今天她的言行可得谨慎。店小二也是个眼尖的人儿,连忙上前指引。

    莫语流在高楼之上一览无余……

    (ps:这里的皇后就是指原来的皇后也就是现在的太厚,南宫长风在之前的章节之中传位给南宫昊,所以她就是太后,但由于我是取名废,所以皇后就代指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