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七章 羡慕的人

    夏明月听了他的话,呢喃道:“她离开揽月殿时,才三个月大,回到长安后,我们便没再来过太初宫,她自然是不知道的!”

    齐浩轩听了她的话,微微一愣,没想到曾经对谢天遥毫不关心的夏明月,会将这些事记得这么清楚,其实,过去的她,也不是真的对谢天遥一点感情都没有吧,否则也不会把她的事记得这么清楚,可惜,在那时的她眼里,那丁点的感情,终究比不过谢天遥带给她的耻辱吧!

    “夫人安心在揽月殿住下吧,夫人与殿下血浓于水,这是任何人都不能改变的事实,殿下虽然还不能接受夫人,但她无论如何,也不会害夫人的!”齐浩轩低声开口道!

    “我知道,多谢你告诉我这些!”夏明月苦涩一笑,转身缓缓走回了揽月殿中!

    苏晴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低声道:“其实,她也是个可怜人,身不由己,命不由己!”

    “我要是她,就不会来洛阳!”齐浩轩低声道!

    苏晴闻言,吃惊地看着他,道:“为什么这么说?”

    “既然一开始她选择好了一条路,那便该一直顺着那条路走下去,不要让自己再有第二个选择,她这样犹疑不定,到头来,吃苦的只能是她自己,她身边的人也不会好受!”齐浩轩低声呢喃道!

    他的话很有道理,可是,当手心手背都是肉的时候,哪里有那么好选择!

    苏晴低叹一声,对齐浩轩道:“齐先生,我不放心殿下,我去看看她!”

    齐浩轩了然地点头,道:“明日你就要去驻守古崤关,今天多陪她说说话吧!”

    苏晴点点头,往紫薇宫的方向而去,齐浩轩望着揽月殿的方向,目光微眯,思虑片刻,往揽月殿而去!

    苏晴到紫薇宫的时候,总管太监迎了上来,笑道:“殿下有令,若是苏将军来了,不必通传,将军直接进去见殿下就好!”

    苏晴点点头,上前推开了殿门,紫微宫的大殿极大,是谢天遥平日议事和私下接见朝臣的地方,光滑如镜的大理石上,苏晴的影子清晰可见,八根红漆圆柱牢牢地撑起了巨大的房梁,高台之上放置着代表至尊之位的龙椅,谢天遥却并没有坐在那里!

    苏晴四下张望片刻,往龙椅左侧的门洞走去,这里通向的是紫微宫的寝宫!

    “天遥,你在吗?”苏晴低声问道,谢天遥一直不喜欢有人在身边伺候着,哪怕是现在,那些宫女太监也基本是守在紫微宫外,有需要时,谢天遥才会唤他们的!

    “进来吧!”寝殿内传来谢天遥淡淡地声音!

    苏晴推门而入,却见谢天遥不像往日般坐在案桌前处理文书,她靠坐在敞开的窗边,夹了生肉抛向空中,小七飞跃起来张嘴接住,一人一鹰默契地配合着,小七吃得不亦乐乎!

    苏晴走到她身边,小七见了她,欢快地叫了一声,赶紧俯身接过差点掉在地上的肉,一口气咽了进去!

    苏晴在一边静静地看着谢天遥喂鹰,一直到她碗中生肉都喂光了,她才将准备好的信件放入信筒中,将信筒绑在了小七的脚上!

    她拍拍小七的翅膀,低声道:“吃饱了就去干活吧!”

    小七扑闪着翅膀,长啸一声便展翅高飞而去,苏晴看着它越来越渺小的影子,低声问谢天遥道:“它这是送信去哪里?”

    “去天山,送家书给皇叔!”谢天遥轻声回道!

    苏晴听了她的话,轻嗯一声,欲言又止道:“天遥,我安排夫,夏明月进揽月殿的时候,并不知道她曾经住在那里,还,还在那里生下了你!”

    苏晴的声音越来越小,也不敢看谢天遥的脸!

    谢天遥轻笑一声,道:“我知道,我也是今日听王太傅提起来,才知道我是在那里出生的,夏明月既然在那里住过一年,想必住起来会很适应,这样更好,也避免了你替她操心!”

    “天遥……”苏晴小心翼翼地抬头看她,低声道:“其实,你对夏明月,也并不是完全不在乎的,对吗?”

    谢天遥脸上的笑意一点一点褪尽,她转身看向窗外,声音微不可闻道:“苏晴,你知道,我这辈子最羡慕的人是谁吗?”

    苏晴想了许久,低声道:“是魏文帝吗?”

    魏文帝谢容华,雄才大略,南征北战打下魏国大半壁江山,即位后励精图治,四夷宾服,被推为天下共主,将魏国推向鼎盛,天下人都说,没有他,便不会有魏国两百年的江山,她还记得,在泰陵时,谢天遥供奉魏文帝和敬敏皇后的庄重肃穆,还有她时常弹奏的秦王破阵曲!

    谢天遥听了她的话,轻笑着摇头,道:“文帝是我的榜样,也是我想效仿的人,却不是我最羡慕的人!”

    苏晴闻言,不解道:“那你羡慕谁呢?”

    天下间的男子大多都想做魏文帝,女子大多都想做敬敏皇后,可苏晴知道,谢天遥不是那样的女子,她的心太大,装不下儿女私情!

    谢天遥看向碧蓝如洗的天空,声音飘忽不定地答道:“我最羡慕的人,是静怡公主!”

    静怡公主?

    苏晴惊讶地望着她,很快便明白过来,为什么会是静怡公主,静怡公主谢希悦,是文帝和敬敏皇后唯一的女儿,从小备受父母兄长疼爱,一生并没有做出过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在史书中记载地也大多是她的任性妄为之举,比如女扮男装跟着弟弟安王行走江湖,比如在寿宴上放出做皇太女的豪言壮语,比如驸马要由自己决定,不让父母兄长插手……

    她大多时候做得事,在史官和言官眼中,都是有失体统,丢尽皇家脸面的,可她的父母兄长在这些事上都依着她,也便没有人敢对她说三道四,她的一生,不顺心的事情很少,不管是在皇子中,还是在公主中,她可以说是活得最潇洒自在的一个了,这样的人生,确实很令人羡慕!

    可苏晴却知道,谢天遥羡慕的,并不是她的潇洒自在,而是她背后拥有的那些,能令她潇洒自在的人,那些,谢天遥永远不可能拥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