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神加仙是神仙

    “呵呵,这个更要复杂!”另外一个白发老者接上秦玲珑的问题。

    “以道心为基础,这个生灵过去为借鉴,现在的状态为标准,就可以判断以后,这个生灵会如何影响这个世界的空间微粒。就像是风吹水面,过去的浪,说明了风的大小和方向,能够掀起的浪,即使能够变大,但是大到什么程度,却已经定型。因为这股风也就是这么大。生灵影响空间微粒的能力,也可以由此判断。但是有一件事,不得不说明一下。同样的生灵,即使个头,胖瘦修为完全相同,他们对空间微粒的影响也是不同的。因为空间微粒是一种极为特殊的存在,他不只是受这个生灵的大小影响,还会受这个生灵的意识和意志力影响。也因为这个,所有生灵影响空间微粒造成的结果,是截然不同的。”

    “我的天哪,这不是上政治课吗?咱换个问题好不好?”虬龙揉了揉有点发胀的脑袋。

    这么麻烦的事情,管他干什么?

    “张大神,您这一山,跟李聃有什么关系?”石峰见虬龙有点兴趣索然,就换了一个自己最深的疑问。

    “有联系,也没有联系!”张三丰又说了一句让虬龙很头疼的话。

    “有联系,是因为,你们所修习的一切,都是老子李聃所遗留。没有联系,是因为,那都是过去,现在李聃并不在这里,对你们也没有什么影响,是不是?”石峰解释了张三丰的话,“就和那个带我们上山的张三丰一样,和你也是既有关系也没有关系,是不是?”

    “这个你都看透了?他只是我的一个分身,他的最后归路是和我合二为一,我占主导,他几乎不存在!石峰,如果你不嫌弃,就叫我张大哥吧!”张三丰一脸疑惑的看着石峰。

    秦玲珑和虬龙一怔,石峰怎么看出来的,我们为什么看不出来?

    “既然如此,我就厚颜称你一声张大哥了。我之所以能够判断那个张三丰就是你的分身,是因为,那个张三丰的气息和你完全相同,只不过比你弱上极多而已!”石峰见张三丰一脸的疑惑,立刻解释道。

    “你能感觉到那个张三丰和我的气息相同?”张三?

    ??一脸的惊讶。

    其它八个白胡子老头也都瞪大了双眼,好像发现了什么怪物一般。

    “是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石峰确实不知道为什么。

    但是,他成了幽尊以后,就感觉自己能感觉到不同生灵的气息完全不同。甚至是幽尊以前见过的生灵,他也可以清晰的记得他们的气息。

    “这是我们想要达到的境界,可是我们无数年努力却不能达到的!”九个老头包括张三丰都是极其羡慕。

    “可是我并不能掐算一个生灵的过去和未来,我还羡慕你们呢?”石峰一脸的坦诚。

    几个老头仿佛商量好了一般,瞬间凑到一起,嘀嘀咕咕一会之后,张三丰开口了。

    “石老弟,我们妄称一声老哥,想要和你谈论一下世界存在的道理,你看可好?”

    “我正要跟你们学习一下,可是我心中还有一点疑问,待疑问处理完了以后,我们再论道怎样?否则心中有挂碍,则不能真正全身心的投入论道,会影响论道的结果的!”石峰学的和虬龙差不多了。

    明明自己想解决自己心中的疑问,偏偏还要找一个很合适的理由!

    “那是自然,石老弟请问。”张三丰没有等石峰声音落下,就答复了。

    “那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和王灵官,还有老子李聃,是算神还是算仙?现在在哪里?”

    “这个,”张三丰略一沉吟,“他们不算是神,也不算是仙,而是神仙!他们现在在哪里我也不知道!”

    “什么?不是神,也不是仙,是神仙?”

    石峰、秦玲珑和虬龙同时呆住了。

    包括秦广王蒋,都说神是神,仙是仙,怎么会有神仙合一的存在?

    “神是由生灵的愿望之力凝聚的,其实魔也是愿望之力凝聚的,而仙却是生灵修炼而成的,这是所有低级生灵普遍的认识。但是有一种生灵,他们通过自己的修炼成亼成了仙,却同时在生灵之中影响极大,有很大一部分生灵对他们的信仰更胜对神的信仰,于是他们也会凝聚愿望之力,就形成了真正的神仙。”张三丰简单解释了神仙的存在。

    “可是,我有一点不明白。绝大部分的信徒都在几大宗教里面,为什么还会产生其他的神呢?”

    “要知道,所有有思维的生灵,他们的思想都不是单一的,情绪都不是一沉不变的。他们可能在信仰佛教的同时,还信仰伊斯兰教,当然这不是真正的信徒,真正的信徒只会信仰一个存在。可是这种生灵却是在生灵中占得比例相当大的。比如一个人,很信仰土地公公,可是在他濒死的时候,土地公公也没有出现,倒是一个过路的人救了他,于是他的信仰就会有所改变。土地公公不灵,为什么还信他呢?那么这种生灵的愿望之力就是不定向的。而,正是因为这类生灵的存在,才衍生了许多本来不存在的神。”

    “也就是说,真正笃信一个存在的生灵是极少的!”石峰总结了一下。

    “这是必然的!因为,并不是每个神都可以照顾到每一个信仰他的信徒的。但是,作为一个生灵,没有信仰,可以。有信仰,最好就信仰一个存在,否则他进入轮回的时候会很惨的。比如刚才的例子。那个信土地公公的人,应该继续信仰土地公公。他应该想,这个路过的人,或许是因为土地公公没空,安排他过来救自己的。如果他没有信仰土地公公,就不会有人在他濒死的时候来救他。”

    “为什么信仰最好一个?”

    “如果你真的是完全信仰一个存在,在你死后,即使没有子孙供养,也不会进入孤魂野鬼圈。因为你衷心信仰的那个神,会尽量安排你不进入那混乱的孤魂野鬼圈,毕竟这个神还需要愿望之力继续支撑的。如果你信仰两个存在,那只有一个结果,结果是,两个神将你的魂丝平分,重新组成一个信仰他的魂体。”

    “也就是说,没有信仰的,还可以进入孤魂野鬼圈,还有轮回的机会。信仰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连再次进入轮回的机会都没有,是不是?”

    “所以说,要么无信仰,要么信仰一个存在。”张三丰极其肯定的答道。

    石峰脑子一转,自己的问题问完了,接下来他们说要论道,自己哪里知道什么道?先发制人比较好!

    “张大哥,你这山为什么叫一山?山门上为什么又只有一个道字?那副对联,简直是太霸气了,为什么敢这么霸气?”

    石峰一连串抛出了三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