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难缠的独行礼者

    “这里是独行空间,现实独行诗者,再是独行书者,按说研究方向不同,却都是对自己一行研究的很透的生灵,何况诗和书本来就是分不开的。他们应该彼此尊重才是,怎么感觉他们有点相轻呢?”石峰自言自语的嘀咕道。

    “主人,文人自古相轻,他们是诗和书,都属同一类别,自然是相互轻视的!看看下一个是谁再说吧!”

    又是一个多时辰的路程后,他们面前再度出现一个建筑。

    这个建筑比起刚才独行诗者和独行书者的居所要大上十倍,看上去像是一座小型的宫殿,一点不像前面的两个居所。

    “过门不入非礼也!”石峰他们刚想绕过这栋建筑,建筑里传来了一个洪亮的声音。

    一个满头白发,胡子乱糟糟的老头子出现在石峰他们面前,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我们只是从此经过,不小心打扰老丈,还请见谅!”石峰抱拳施礼。

    按照前面的独行书者的做法,只要不得罪这些所谓的独行者,他们应该都不会阻止自己的。

    更何况,独行书者曾提醒自己,这个家伙很难缠,既然难缠,还是少惹为妙。

    可是这个家伙居然挡住自己的去路,想不理他不行了。

    “过门不入非礼也,既然相遇,就是缘分,何不到寒舍中一座,杯酒盏茶一叙?”老家伙挡在那里不动,好像你不到我家,我就不让你走。

    嗯,有这个意思!

    “敢问老丈怎么称呼?”石峰仍然很客气。

    “独行礼者也!”

    “我们有急事要办,就不叨扰老丈了!等回来时,我们再杯酒盏茶一叙,如何?”

    “有请不入,非礼也!请进寒舍一叙!”

    寒舍,你这也好意思称是寒舍!石峰暗自骂了一句!

    但是一想,这么折腾,谁知道这个独行礼者会折腾到什么时候?

    一叙就一叙,说两句就走,反正也浪费不了多少时间!

    “老丈先请!”石峰弯腰做了个请的姿势!

    “请!”独行礼者做了个请的姿势以后,直接领头走向房间。

    这个房间说是小型宫殿,一点也不为过。

    宽敞的客厅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几十把椅子,椅子的材质看不出来,非金非银,非木非石,但是看得出,绝对价值不菲!

    墙壁上挂满了各种解释礼仪的东西,什么孔融让梨,什么三纲五常,数不胜数。

    客厅高大三米以上,可算是宏伟。

    石峰他们还没有来的及坐下,独行礼者就发话了。

    “访客无礼物,非礼也!”

    石峰和虬龙直接呆立当场!

    十八条大腿也有点颤颤巍巍了。

    这叫什么事情?

    我们不要来的,你非得要让我们来。

    一进门,你就所要礼物。

    干什么,是拦路抢劫的强盗?

    要从此处过,留下买路财?

    果然如独行书者所说,这个独行礼者真个很难缠。

    石峰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虬龙发飙了。

    “你丫的,我们不要来,你非得让来!我们又不是单独来拜访你的,哪来的什么礼物?你丫的这个建筑,就是你拦路抢劫建成的吧!”

    “虬龙,不得无礼!”石峰可不想和这个什么独行礼者纠缠,客客气气的说两句就走,不是很好吗,“对不起老丈,我这个兄弟脾气不好,还请见谅!”

    “粗鲁,出口成脏,这种生灵为什么还会存在世上?”独行礼者一脸蔑视,“我不会和这种没有素质的生灵生气的!”

    “你还好意思说我没有素质,你不是独行礼者吗?衣冠不整见客,是不是非礼也?鬓发不理会客,是不是非礼也?你就是伪礼者!”虬龙继续指着独行礼者的鼻子骂道。

    其实虬龙心中有数,刚才和那个独行诗者交手,九大原始之神很轻易的就把他给撂倒了,再加上自己的主人可以克制所谓的独行者。

    虽说这个独行礼者的修为看起来比独行诗者要厉害一点,但是也厉害不到哪里去。

    与其在这里跟他在这里毫无意义的穷蘑菇,不如早点翻脸。

    “没素质,即使你送我礼物,我也不要!你出去,我这里不欢迎你!”

    石峰满头的黑线,这样也可以?

    那是不是自己也骂他一顿,就免了纠缠了?

    石峰冲虬龙使了个眼色,让他先出去,自己也来骂骂这个独行礼者。

    相信自己很快也就能出去了!

    虬龙一摇三晃的走出了独行礼者的小型宫殿。

    “各位请坐,我这就略备薄酒,聊表心意!确实是我邀请你们前来的,没有礼物,不是你们失礼,而是我失礼了!”

    说完,独行礼者转身进入了房屋的里间。

    石峰呆呆的看着独行礼者消失的背影,完了,自己还没有来得及骂,这个独行礼者忙活着去拾掇酒菜去了!

    他后悔呀,为什么没有直接开口就骂呢!

    现在倒好,独行礼者去拾掇酒菜了,自己怎么能再找到机会骂他呢?

    这个独行礼者好像是迂腐,但是又好像很贪。

    要说这独行礼者还真是有收藏,速度也奇快无比。

    只是很短的时间,他就端着酒菜出来了。

    不只是为了展示实力,还是他本来就忙不过来。

    十几个盘子装满各色石峰没有见过的菜肴,十几个盘子在独行礼者面前垂直排成一线,相互间隔恰到好处,正好碰不到下面盘子里面的菜。

    独行礼者一手托着一大坛酒,坛子上放着一摞酒杯,极其精致。右手拿着一个精致的酒壶,那些盘子就这么悬浮在他的面前。

    轻轻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十几个盘子顺序落到了摆在中间的一个桌子上。

    就这么一手,石峰看着都有点眼热,这个独行礼者的修为绝对不低。

    “略备薄酒,以礼见客,还请入座!”

    石峰也不好张口再骂他了,只得施施然的走到桌子前面,做了下来。

    “各位请!”独行礼者又冲着十八条大腿打招呼。

    十八条大腿没有动。

    “礼数不周,各位见谅,还请入座,一品本独行者自酿美酒!”

    “嘭!”女娲的美腿飞起一脚踹到了独行礼者身上!

    “笑话我们是不是?我们身体不全,怎么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