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残忍是本性

    刹那间,石峰他们面前飞沙走石。

    六殿主面前的空间莫名其妙的出现一道裂缝,直奔李聃分身而去。

    李聃面前出现了一个正常的威严魂体,左手是龙头,右手是虎首,脑袋上的帽子是一只飞鸟,脚踏一只大龟。

    龙吟虎啸凤啼,震慑魂魄的声音响遍了每个魂体的心头。

    刺啦,刺啦,刺啦,刺啦!

    接连三声短促的刺啦之后,又有一声长长的刺啦声!

    飞沙走石眨眼间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出现在所有魂体面前的如同伸手不见五指黑夜一般的一片空间,漆黑一片。

    六殿主和李聃分身都消失在石峰他们面前的黑暗中。

    寂静,无声可怕的寂静。

    谁赢了?

    谁输了?

    抑或同归于尽了?!

    所有的魂体都盯着眼前的那片黑暗,静静的等待着。

    一刻,两刻,三刻!

    面前的黑暗如同亘古存在,不扩散,也不缩小!

    突然!

    “哈哈哈哈!不过是分身而已!”

    轰!

    那片黑暗化作无数碎片,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六殿主转头看向大胖子,用手一指!

    “你!或许会比李老头厉害吧!”

    “差,差一点!我还是走吧!”血色巨棺化成的大胖子好像真的害怕了!

    “走吧!念你修为不易,走吧!”

    不只是六殿主发了善心,还是其他原因!

    “我现在就走,不过我要带走一个魂体!呵呵!”

    大胖子眨眼间将石峰提到自己身边。

    “这是给予我重新活动能力的魂体,我必须带走!”

    大胖子提着石峰,飞步急退!

    “除了你,一个也不能走!”六殿主和其它四个魂体如同心有灵犀,同时截住了大胖子!

    “我出来就是为了寻找混乱根源,既然混乱根源已知,我不会再参与幽冥之事。但是这个魂体对我有恩,我必须带走!”大胖子一脸的镇定。

    其实他知道,自己和李聃分身的修为是半斤八两之间。

    这个六殿主既然可以击败李聃分身,那自己可能也不是他的对手。

    虽然自己的修为比六殿主强一点。

    除非再把自己本来存在的东西融合一部分到自己的身体里,才会有必胜的把握。

    但是他也分析得出,目前的六殿主,经过和李聃分身的鏖战,已经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

    只是,他身边还有四个与他修为相仿的魂体。

    他们的攻击方法必定相类似。

    五个都可以击败李聃分身的魂体一起攻击自己。

    自己必败无疑。

    可是不论如何,这个小家伙给了自己行动的能力,是自己的恩人,自己必须尽力保证他的安全。

    石峰心中暗自嘀咕,难道真的因为自己进过血色巨棺,血色巨棺才产生了行动能力?

    “我的话,只说一遍!你走现在还来得及!在场的魂体除了你和虬龙,全部必须死光!当然,如果你愿意留下,也是必死无疑!”

    其实,六殿主也不愿意得罪大胖子。

    毕竟他觉得这个大胖子的修为比自己高。

    真正动起手来,谁赢谁输很难预料。

    但是此次过来的目的是消灭这个圈层所有的幽皇。

    大胖子想带走的这个魂体是幽皇,那是必死系列的魂体。

    何况自己还有四个和自己修为相当的魂体?

    即使不能完胜,也应该可以让这个魂体遭受重创!

    “你又何必要赶尽杀绝呢?你不认为这样很残忍吗?何况,你认为你就杀得了我?”大胖子脸上居然露出了笑容。

    “残忍吗?呵呵!”六殿主心里还是有点没底。

    但是他想,趁大胖子不小心的时候,自己可以灭了这个幽皇。

    大胖子不一定会和自己拼命。

    所以尽量拖延时间,找机会击杀石峰。

    他和其它四个魂体暗中沟通,只要一有机会就击杀石峰。

    “这些魂体并没有得罪你们,你们却要将他们赶尽杀绝,不是残忍是什么?”

    大胖子不知道六殿主的诡计,在那里和六殿主理论起来。

    “呵呵!残忍是魂的本性,也是人的本性!谁不想争权夺利?谁不想功成名就?在这个过程中,就必须不断击杀阻碍自己前行脚步的魂体,否则就不会达到自己的目标。”

    六殿主边说话,边悄悄的变换位置,企图找到对石峰一击必杀的最佳位置。

    “你这有点强词夺理。并不是每个魂体都和你一样,想要功成名就,争权夺利。何况,踏着别的魂体的尸体走上你的目标,你不觉得那些魂体是无辜的吗?”

    “呵呵!凡是不想的魂体,都是自身没有能力的。你没有恨过别的魂体吗?如果你有能力击杀这个魂体,而又不会有任何不利后果,你敢说你不会击杀这个魂体?这是本性,残忍的本性!独霸的本性!”

    “可是,你恨面前的所有魂体吗?”

    “我这种能力,他们怎么可能让我恨他们?他们哪来的这个能力?如果谁惹着我了,我直接就让他们烟消云散!”

    “那你为什么要杀他们?”

    “阻碍我了呗!”

    “他们的能力,怎么可能阻碍你?你只不过是随意而为吧!你难道不怕你手上沾染无辜魂体的生命遭到报应?”

    “报应?!哈哈哈哈!我这双手!”六殿主伸出了自己的双手,“能力决定一切。能走到今天,我的这双手上都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魂体了!你可以看看你那双手,上面也沾染了无数魂体的鲜血!你敢说你没有杀灭过魂体?你敢说你杀灭的魂体都是该杀的?只能说,你杀灭的魂体是你看着不顺眼的,或者你认为他做事是错的。其实他的对与错又岂是你一个魂体能判断的?你说错,被你杀的魂体就错了吗?”

    “我这双手,杀灭的魂体都是该杀的!绝对没有不该杀的!”大胖子伸出双手比划了一下。

    “你认为该杀的就是该杀的?你认为你杀的就没有冤枉的?我这双手上有无辜的,但也有该杀的!你那双手,同样!你仔细看看你那双手,想想吧!”

    六殿主一看机会来了,继续跟大胖子蘑菇。

    “我,”大胖子将双手伸平,刚想说话,六殿主动手了。

    “你就给我过来吧!”六殿主一把抓住了石峰,拉到自己面前!

    “消散吧!”六殿主伸手对着石峰脑袋一掌拍下!

    “阴险的王八蛋!”

    大胖子愤怒的看着六殿主,自己想救石峰已经来不及了!

    一股石峰从未感受过的强力冲进他的身体。

    体内魂丝被强力不停的搅动,慢慢的有了被剥离凝聚出来的肉身的感觉!

    完了,在这种大能的手心,自己绝对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