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独行乐者

    白衣老人说完,也不管石峰三人什么反应,自己打着节拍,用笛子吹了个前奏,然后自顾自的唱了起来!

    什么是生,什么是死

    怎么过这一辈子

    冲天豪气,义薄云天

    怎能抵过时间的消失

    温柔缠绵,互许生死

    能不能敌过一个浪漫故事

    月上眉梢,红尘滚滚

    一切都将如烟而逝

    生就是生,死就是死

    潇潇洒洒一辈子

    冲天豪气,义薄云天

    留名可抵时间消失

    温柔缠绵,互许生死

    可留可去随缘随事

    但看纷乱群雄起

    我尽我力笑看世事变成字

    是非对错本无好次

    何必强判好坏之词

    既已晓生死,不计人和事,

    何不畅意笑看世间事!

    何不轰轰烈烈做自己想做的事?!

    白衣老人唱完这首歌,看着石峰沉默了半晌。石峰三个也老老实实的站着,等着白衣老人的判决!

    “石峰,是吧!”白衣老人突然看着石峰问道。

    “我是石峰!”

    “我是独行乐者,和我一起的还有独行诗者、独行书者和独行礼者!我们是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人,或者称为仙也可!我们只负责延续我们擅长的东西,从不参与任何争斗!也不分辨什么好人坏人,好魂坏魂!”

    “参见独行乐者!”石峰三人给独行乐者行礼!

    “幽冥洞是属于我们这种存在的秘密,只限于我们这种存在知晓。亘古有一个传言,只要有魂体发现并跨过幽冥洞,那么离幽冥洞崩溃就不远了!到时三个区域互相混合,互相争斗!整个幽冥界与神魔仙界规则将会重新订立,至于订立的人是谁,谁也无从知晓!”

    石峰三人静静的听独行乐者叙述!

    “我此次来这里,一是告诉你们,整个幽冥界将会因你们变得更混乱,二是是受一个朋友所托,将秦玲珑带走的!本不应该来,但是这个朋友却让我们不得不做这个事情,还请石峰你原谅!”

    “谁让你来带玲珑姐?”石峰在脑袋中翻了一遍所有知道的人和事,“难道是魑魅?!”

    “是谁你就不要管了!反正秦玲珑我要带走!记得你们要赶紧提升修为,否则你们将在幽冥洞崩溃时死无葬身之地!”

    “我才不要跟你走呢!你是谁?说让我跟你走,我就要跟你走?”秦玲珑急切的叫了起来!

    石峰一把将秦玲珑拉到身后,虬龙也和石峰并排站立,挡在秦玲珑前面。“呔,你个白衣老头,看你仙风道骨的我们尊敬你,你不要得寸进尺!主人夫人是你说带就带的吗?”

    “独行乐者,除非你从我石峰身上踏过去,否则我不可能让玲珑姐离开我!”说完,石峰迅速构造了一个隐匿空间,将秦玲珑和虬龙藏入其中!因为知道白衣老头的厉害,石峰赶紧把所能布的最强的皇惊空间布出,笼罩于隐匿空间之上!同时对虬龙道“虬龙,赶紧让蛟玫带灵魂兽过来,否则我们敌不过这个老头!”

    “咦?”独行乐者惊咦了一声,“隐匿空间控制能力很强,只不过yinxing隐匿空间运用的不好,否则我还真不能那么容易带走秦玲珑!”

    只见独行乐者将手一挥,石峰三个所在的隐匿空间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皇惊空间一消散,虬龙手中就抛出一条魅影兽。

    经过这段时间的不断熟悉,虬龙感觉自己凝聚的魅影兽厉害程度已经远远超过刘氏二兄弟的魅影兽!何况自己现在已经是幽皇修为,魅影兽的攻击力肯定强了不知道要多少倍。

    所以在石峰构造的空间中,虬龙通知蛟玫的同时,凝聚了一条魅影兽在手上,以备不时之需!现在果然用上了!

    独行乐者看到虬龙抛出的魅影兽,眉头微微一皱,“居然已经可以凝练道这种程度,不错!”嘴里说着话,手上却小心翼翼对待那只直飞而来的魅影兽!独行乐者身形一闪,巧妙的避过魅影兽,可是魅影兽确实如蛆附骨般身形一变直追独行乐者!独行乐者左躲右闪,就是躲不掉魅影兽的攻击,无奈之下拿起那根碧绿的笛子对着魅影兽就吹奏起来!

    虬龙见魅影兽对这老头有效,也不管什么和什么了!又连续制造两只魅影兽抛向独行乐者!自己却弯着腰喘着粗气,“制造魅影兽还真是一个体力活!”

    独行乐者将那只魅影兽用笛子的声音刚刚攻击消散,又见两只魅影兽直飞而来,无奈说道“没想到你们的修为已经至此,我再不尽全力,估计你们就要小看我们独行者了!”

    只见独行乐者将手中的碧绿笛子一拉,笛子瞬间变作原来的两到三倍长!独行乐者将笛子放到嘴边吹奏乐曲。

    顿时刺耳而又震动心扉的声音传来,石峰三人只觉得自己的耳膜快要爆了!虬龙制造的那两只魅影兽瞬间消失无踪!

    “你们不要妄图反抗,你们的力量还不至于抵挡我!”独行乐者微笑着把手伸向秦玲珑,根本就无视石峰和虬龙的存在!

    石峰一见秦玲珑要被抓走,急叫一声,“拼了!玲珑不在我还活什么劲!”石峰气沉丹田,丝丝意念直入下丹田的刚出现的小球!瞬间将其中的阵法激发而出!愿力小球中一个完整的困阵被石峰激发出来!直接罩住独行乐者!

    这是石峰一次无意当中发现的,只要强行将自己的意念融入自己的下丹田到一定数量,下丹田的那些阵法会直接激发,出现在体外。

    但是到底能有什么用,石峰心中并没有一点的底。

    不过他认为,这个阵法肯定会有不一般的作用。

    “还真的是小看你们了!这个阵法,我可要尽全力了!否则我还真有可能要殒身于此了!”独行乐者将手中的笛子再度拉长,此时笛子的长度已经接近一丈!独行乐者盘膝坐下,用心的吹起笛子来!

    只见独行乐者的笛子中形同实质的飞出各种音符,音符纷纷直接撞向困阵的各个亮点,一个个音符的一次次撞击使得形成阵法的亮点慢慢变暗!

    此时的石峰因为全力激发困阵,已经站立不稳,秦玲珑扶着石峰,焦急的看着一个个变得越来越暗的亮点!

    “主人,”虬龙还没有喘完粗气,“看来这个阵法快撑不住了,我们赶快往山下逃吧,蛟玫肯定带着魂兽往山上赶了,碰到她,我们就有救了!”

    秦玲珑赶快被起石峰,“虬龙,你自己还能走吧?”

    “能,你先背着主人跑,我会追上来的!”

    “你们还能往哪里跑,我不伤害你们,但是秦玲珑我必须带走!”独行乐者已经破了石峰激发的大阵,气喘吁吁的说道!

    石峰此时勉强的站住,两眼冷冷的盯着独行乐者。

    “你逼我的!玲珑,虬龙你们靠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