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高阶别战斗

    石峰盯着眼前的血se巨棺,心中暗想,难道幽体生活区不止一个血se巨棺,而且大小完全相同?面前的这个血se巨棺和石峰在九幽河中碰到的一样。

    石峰再往巨棺前面看时,发现又一个魂体站在那里,正在和巨棺对峙。

    这个魂体一看就知道比刚才石峰聊天的魂体的修为要高不少,手中持着一把巨斧正在紧张的看着巨棺。

    “你一个阵法形成的小小幽皇,持着一把阵法形成的破斧,就想阻挡我?我跟你说了,我只是逛逛。难得你产生灵智,我很欣赏能把你造出来的魂体,所以想留你一命。你再挡我就别怨我将你毁了!”

    这是一个阵法形成的幽皇?石峰瞪大眼睛看着巨棺那边的那个魂体。不要说那个魂体,就是魂体手中所持的巨斧石峰也看不出是法器阵法形成的。在现在石峰的眼中,那把斧头只不过是比正常的斧头大的斧头而已。

    “前方是我丹器宗的禁地,除非你将我毁了,否则休想前进一步。护丹器宗禁地就是我存在的使命,不能保护禁地,我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石峰心中暗叹,丹器宗的宗主真是一个大能,居然可以造出这样的存在!

    “小伙子,我们两个还真是有缘,这才几天,我们居然碰到两次。你是不是也想到里面看看?我来帮你开路,以后如果你有成就不要忘了我哟!”声音从巨棺中传出。

    石峰知道这是对自己说的话,但是还是惊讶的问道:“你就是九幽河中的巨棺?你怎么到这里了?”

    “等你的修为比我高的时候,我再向你汇报工作,现在好像我没必要告诉你我来这里干什么吧。”巨棺幽默了一把,“我来去除阻碍,你只管跟着前行。”

    石峰深入通道本来是想继续看看高深的阵法,可是面前的魂体和他那手中的巨斧,石峰已经看不出什么道道来了。也就失去了再往前探究下去的yu望,而是想直接回到第七关的魂体那里出法器阵。

    “你好像也不是我的领导,我为什么跟着你?我要回去了!”石峰对巨棺也不客气,反正石峰感觉得到,巨棺对自己没有任何恶意。

    “小伙子有个xing,我喜欢!难道你就不想看看高阶别的战斗?你想走就走吧!”巨棺对石峰的声音完毕后,不再废话,而是直接从巨棺中飞出一道血剑。

    血剑直奔那个幽皇魂体肚脐处刺去。

    石峰心想,看看就看看,你能打到下一关,那才有看头。这一关都是幽皇了,下一关是不是就是幽皇以上了?那可是听说过没见过的主。

    那幽皇直接将手中的巨斧往血剑头上一挡,血剑立刻偏离了方向。幽皇顺势将手中的巨斧往巨棺的下部劈去。

    “哟,看不出来你好像很有战斗经验?不过和你浪费时间,简直就是我的耻辱。既然你已经决定消失,我就让你早点消失吧!”巨棺声音洪亮。

    巨棺声音完毕,石峰只见巨棺和那个幽皇之间的空间突然凝固起来,幽皇手中的巨斧居然按照原来的轨迹缓缓倒退回去。

    巨斧慢慢的倒退到护住肚脐的的位置,又慢慢的往一开始石峰看到的斧头的位置移去。而巨棺发出的血剑,也慢慢的回复到she向幽皇肚脐的位置,继续形成一把血剑,向幽皇的肚脐处缓缓刺去。

    石峰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变化,这血se巨棺也太厉害了吧!那空间凝固,石峰倒是可以理解,幽皇的禁锢空间有类似的作用。可是所有的一切慢慢还原就不可以理解了。

    石峰正在纳闷见,一个声音传来:“何方高手来我丹器宗捣乱!欺我丹器宗无人吗?”接着已经快要刺到幽皇的血剑,居然莫名其妙的停滞不前。在幽皇的肚脐处,有一个金属se的圆盘慢慢出现了。

    “你就是丹器宗那老不死的?没想到你也已经达到幽尊修为。不过不知道我们谁更厉害一点呢?”

    “我并无兴趣和你一比什么高低,只要你离开我丹器宗的护宗大阵,我可以权当这件事情没发生!毕竟碰到你这种级别的太少,有空我们可以互解寂寞不是更好?”石峰听到了两句话了,但是始终没有看到说话的魂体。

    石峰暗叹,幽尊,幽皇以上级别,大能之魂啊。能力,我一定要提高能力!如果自己有这等能力,魑魅还敢嚣张?张八里还敢带走秦玲珑?我要提高实力,要和他们一样!

    “装什么清高?整个幽冥界以前秩序井然,都是你们这些自命清高的魂体,将幽冥界搞得混乱不堪。你看看,九幽河变成什么样子了,移到哪里了?苦海呢?成什么样子了?。。。。。。,所有魂体都不再有生命保障,进入幽冥也不分生前的好与坏。轮回之道也被破坏。你还有脸装清高?”巨棺的话声,听起来有点激动。

    “唉,你现在这种状况,说明你的功力修为到了,心理修为还差得远。估计你就要止步于此了,可惜了。你说那些魂体关我们什么事?你又管什么轮回?我们活的好好的,不就行了!何况这又不是我一个魂体的事情!”那个声音不管巨棺激动不激动,仍是平平淡淡的说话。

    “可是,这是你们一帮魂体的事情,是你们使幽冥界混乱,这是关系到轮回正常的事情。你说,这幽冥界的混乱根源是不是你们造成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导致幽冥界混乱,各种奇地移形换位是不是你们搞的!”巨棺已经有点激愤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我和你是聊不到一起了!我们只是按照自然规律,不断提升我们的修为,并没有什么混乱根源。如果说真有什么混乱根源的话,告诉你,我不知道。就是知道,告诉你,也不是你一个两个魂体就可以改变的。”一个jing壮的男子从虚空中缓缓浮现,身穿人世间的道袍,面部模模糊糊,根本看不清,“还是那句话,你走吧,我权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那男子风轻云淡,信口而出这句话。

    “我要教训教训你,不要以为你就是天下无敌!”巨棺棺头直接转向出现的男子。

    “何必呢?估计我们就是争斗,结果不是两败俱伤,就是谁也伤害不了谁的平手,没有意义!”

    “我管你是两败俱伤还是平手!”巨棺直接化作一个胖乎乎的魂体,就要和那个道袍男子动手。

    (求票,求点,各种求!jing品上周上了,潜力继续中,品书下周,感谢各位!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我会尽力创作,为各位提供过年的一点开心的作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