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河畔城遇袭

    “看看是什么东西。”最忍耐不住的当属虬龙。

    仨个魂体四周看了看,没有任何魂体,周围也没有任何高的东西,这三个包裹只能是从天而降。

    虬龙弯腰捡起三个包裹,给了石峰和李杨一魂一个,自己就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包裹。

    此时一个声音突兀响起:“这是寻找遗迹进入遗迹的凭据,幽王和幽皇可以凭遗迹碎片进入遗迹,遗迹中有你们想象不到的重宝,来了就有机会,不来可就错过机会喽!遗迹在雾状捕猎圈的灭幽林海内,来不来由你!哈哈哈哈!一个月后的这个时间,等着你们噢。记得只有幽王和幽皇,其他级别来者必杀之!”

    说话的声音渐渐远去。

    石峰他们仨呆呆的站在那里,这是什么修为的魂体,自己居然连个影子都看不到。

    遗迹,还在灭幽林海内,看来就是是氏兄弟看管的那片遗迹。那个遗迹里面有重宝,怪不得是氏兄弟那么厉害,还要在那里看守。

    石峰和虬龙在心里同时嘀咕了一句。

    “别发呆了,看看这个包裹里到底是什么东西吧!”虬龙率先打开了包裹。

    包裹里是一块jing致的石头薄片,像是一块令牌。

    令牌的正面写着‘遗迹’,反面写着‘虬龙’。

    “呵呵!”虬龙咧着大嘴笑开了,“想不到我虬龙这么有名,居然有这么厉害的魂体单独送令牌过来!”

    “你就臭美吧!你看看我的。”李杨一脸的嘲弄,顺手递过自己包裹里的令牌。

    “咦?没想到李杨妹妹和我虬龙同样有名。”

    李杨递过来的令牌和虬龙的一模一样,只不过令牌的反面刻的是李杨的名字。

    不过石峰的令牌就奇怪了,样式和虬龙、李杨的一样,但是无论是反面还是正面,一个字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仨个魂体同时疑惑的看着对方,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嗨!主人的令牌怎么会和我们的一样?”虬龙一摆手,“主人的令牌自然就是主人的,不写名字也不要紧的。”

    其实虬龙是怕石峰尴尬。

    “你们想到一个问题没有?”石峰平静的问道。

    “什么问题?”虬龙和李杨同时看向石峰。心中都认为石峰可能是心里不平衡,才故作疑问。

    “你们有名字的倒是无所谓,必须持自己的令牌前往。那我这没有名字的令牌是不是谁都可以拿着过去呢?”

    “那又怎样呢?”李杨好奇的问道。

    “你想不想得到遗迹里所谓的重宝?”石峰反问。

    “既然是重宝,那谁不想得?”李杨反问回去。

    “那如果只有一个势力能够到达遗迹那里,这个重宝不就肯定是这个势力的了?”

    “那怎么可能!我知道的这个圈层就有九大势力。最少要有九个势力前往。”李杨立刻否定石峰的说法。

    “李杨妹妹,你不是挺聪明的吗?这么简单的问题,你都看不出来?”虬龙一脸笑意的看着李杨。

    “噢,你们是说,各个势力之间会因为重宝相互争斗?那不可能,目前的九个势力个个都是一方豪强,谁也不可能灭了谁的!”李杨立刻否定石峰和虬龙的想法。

    “李杨妹妹,道理很简单。哪个势力去的魂体多,得到重宝的可能就会大。你说的九大势力之间谁都灭不了谁,很有道理。但是灭不了,不代表不可以减少对方能够到遗迹的魂体的数量。不敢明着来,不代表他们不会暗中下手。下通知的大能是何等修为,恐怕连你也猜不透吧。这种修为的魂体都说是重宝,你说遗迹中的那个宝贝岂是一般的凡物?谁不想得到呢?”

    “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的是这么回事!不行,石峰哥哥,你现在必须跟我回我的家了。”

    “怎么了?”石峰好奇的问道。

    “我带你们到一个势力去,你们跟我去那里,生命才会有保障的。”

    “我们现在可是接近三千的魂体,你说的地方容纳的了?”虬龙咧着龙嘴等着看李杨的笑话。

    “你们知道什么东西?不要说三千,就是三万,我说的地方也可以绰绰有余的容纳!”

    “怎么可能?以前所有的势力也不过就是三两个首领,几百个魂体。你说的是哪里?有那么大?”

    “你说的是以前!现在,是你被关了两千年以后了。”李杨白了虬龙一眼。

    “我们不用到你说的地方。”石峰摆了摆手,“有几个魂体知道我们定幽山的存在?即使知道,他们也不会把我们放在眼里的。现在的关键是,我要去提醒石大涵。河畔城就三个幽王,如果遇到袭杀,他们可是xing命不保。石大涵是一个好魂,我一定要帮他。”

    “主人说的很在理!”虬龙立刻拍了个马屁。

    “石峰哥哥说的很有道理,我也要回去看看。你通知完石大涵,能跟我一起到我家看看吗?”

    “主人跟你去干什么?你没听说他要帮石大涵吗?再者说,你说的那个地方那么大,还用怕别的势力?如果你是想让主人保护你,那更不着边。你是幽皇,主人才是幽王!”

    自从秦玲珑被掳,虬龙老是觉得李杨一跟石峰套近乎,心里就不舒服。

    “关你屁事!”李杨爆了一句粗口,“我就要石峰哥哥跟我去嘛!”

    李杨拉着石峰的胳膊开始晃悠。

    “好了,好了!”石峰最受不了的就是女魂拉着自己胳膊晃悠,三晃悠两晃悠,就觉得自己的那个脑袋不是自己的了。

    “如果确定石大涵没事,我就陪你去你家。”

    实事求是说,石峰也想看看李杨所说的那个地方底是什么样子!最少李杨的出处自己会了解了。

    “哼!”李杨白了虬龙一眼,“还是石峰哥哥好。”

    “好,好,好!我们还是先去看看石大涵再说!”虬龙满心的不悦。

    秦玲珑是谁,救过自己两次命呀,她跟石峰在一起,那才是虬龙所愿。

    石峰带上第一次一起过河的那些兄弟姐妹,又从阎成烽带过来的幽王中选了四十个,一同前往河畔城。

    石峰觉得,自己新建的定幽山肯定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只留下十名幽王和阎成烽。

    “石峰大哥,你怎么还大摇大摆的往我河畔城跑啊!”石大涵见到石峰的第一句话就是责怪。

    可是石峰感觉心里暖暖的。

    “你收没收到这个?”石峰取出了遗迹的令牌。

    “这个令牌,我收到了。二妹和三弟也收到了!怎么了?有这令牌你们也要躲起来呀。”石大涵一脸的疑惑。

    石峰简单的分析了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事情是有可能这样发生的,但是你们不能够在河畔城留下。否则你们肯定会有麻烦的。”

    “石兄,他们又不知道这事情就是我们做的,我们为什么要逃?何况你的河畔城现在又势单力孤!”

    “石峰兄,我们城里所有的魂体都登记在册,也没有魂体敢于袭杀特使的。那些守卫和城里的魂体都知道你们是外来的,只要殿主一派魂体下来查,不出半天,就会查出来事情是你们做的!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石兄,不是还没有下来查吗?不管你怎么说,我是定要留下来帮你忙的!”

    石大涵见拗不过石峰,只得默默的接受了石峰留下来的事实。

    第一天晚上平安的度过了。

    第二天石大涵又要求石峰他们走,石峰的回答是,三天安全,自己便离去。

    石大涵认为石峰所说的事情是极有可能发生的,虽然劝说石峰他们走,但是私下里却加强了四门的防守。

    第二天夜晚来临,石大涵接受了石峰他们留下的事实,摆酒和石峰他们聊天。

    天黑也就是两个时辰左右,一个魂体慌慌张张的跑进了城主府。

    “城主大人,不好了。南门大约十里开外来了十来名魂体,正在悄悄的靠近我们河畔城。”

    “知道了!下去吧!”石大涵一摆手。

    很快其它三门陆陆续续的都来汇报,出现魂体潜行,直奔河畔城。

    石大涵和在场所有的魂体现在都十分佩服石峰,判断简直太准确了。

    幸好石峰带了五十来名幽王,否则,河畔城今晚还真的难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