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大佬的悲哀

    石峰体内原来的愿力世界此刻变成了一大片无边无际的混沌之地,丝毫没有虬龙和秦玲珑,以及玲珑心丹炉的踪影。

    只有黄泉河、奈何桥、莽荒水域和源之地依旧独占一隅。

    “不!貔貅,我要杀了你!”石峰疯了,手中的爆刀突兀出现,直接轰向貔貅!

    “呵呵,我也不能独善其身。我是堕落昊天之气的拥有者,我也会死!”貔貅淡淡的一笑。

    嗖的一声,也钻入了石峰的下丹田。

    那爆刀从来没有过的轰鸣过后,石峰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貔貅也消失了!

    “为什么!为什么!”石峰仰天大叫!

    秦玲珑、虬龙,他一声最重要的生灵只是在眨眼之间,就烟消云散!

    貔貅,一个大能,居然也为了他而身陨!

    而他现在,还是一个无用的昊天分身。

    石峰疯狂大叫,浑身欲裂。

    体内的混沌正在慢慢的变淡,变成什么也看不到的虚无。

    “为什么?为什么!”石峰仍在疯狂大叫。

    昊天洞府所有的生灵呆呆的看着石峰,他们无计可施。

    九大原始之神、邪恶之王和是氏兄弟惊讶的看着石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诶,真的无趣!疯狂乱叫什么?逝者已矣,这样有用吗?好好的觉,都被你惊醒了!本来以为你能够成为我的对手,没想到,真的没想到,你居然不能发挥你的百分之一的力量!真的无趣!”一个震得脚底下地面都晃动不已的声音响起。

    石峰突然安静下来了!

    死者已矣!不错!

    他们是为什么而死?

    我要完成他们的遗愿!

    他瞬间静下心来,仔细观察体内的状况!

    “看什么看?没用的!”淡淡的声音过后,一个身影漂浮而出。

    在场所有的生灵,都不知道这个身影是怎么出现的。

    静下来的石峰一脸的惊愕!

    居然是魑魅,浑身散发臭味,脑袋上如同堆着一摊屎的貔貅!

    在孤魂野鬼圈差一点让石峰身死道消的魑魅!

    所有的生灵,除了石峰,包括九大原始之神他们那些大能,都一动也不能动!

    “你怎么这么强大?”平静下来的石峰,心平气和的问道。

    “我一直这么强大!”魑魅除了一身的臭味,怎么看,怎么像超然世外的存在!

    “那为什么当初在孤魂野鬼圈,虬龙就可以把你给吓走?”

    “呵呵,那只是一个玩笑!”魑魅淡淡一笑,“我当时并不想杀你,只是把你提升的路途铺的平坦一点而已。你不知道高手的寂寞啊。”

    “高手拥有天下,振臂一呼,应者云集,心念所动,无所不及,没看出你寂寞在哪里!”石峰明白,这个魑魅不是他所能抵抗的。

    他现在只是在想着,死之前,了却自己心头的遗憾而已。

    “你的身份和地位,怎么能感觉到我这种痛苦?”魑魅一脸的苦楚,“高位者,振臂一呼,完全可以应者云集,但是,你知道高位者的悲哀么?”

    “高位者有什么悲哀?”石峰一脸的疑惑。

    “当你身为高位的时候,你才会了解我的心情。没有抵抗,没有反对,甚至连仅有的不同意见都没有。为什么?因为我是最高存在。我很幸运,成为这个世界的最高存在。但是我很悲哀,高手无敌,甚至连说个反对话的都没有。他们害怕我,害怕我夺去他们的生命!可是我并不想夺去他们的生命!”

    “高位者对于低位者,剥夺任何权利都是可以的。毕竟他们成为高位者,所付出的努力和辛劳,不是其他生灵所能比拟的!”

    “你认为我可以随意剥夺任何生命的生存权利?”

    “不是我这么认为,而是你可以去做!”

    “我可以杀尽世间对我不认可的生灵,对我不服气的生灵。可是,有一点不知道你明不明白,这个社会是有分工的社会。我能力超强,可是我需要穿吧?我不会纺织,需要穿,就要相应的生灵纺织。简单的比方,一栋大楼,成千上万的生灵同时居住,所有生灵各有各的特长,各自为这个世界的存在做着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这只是一个大楼简单的比方,推而广之,这个社会,每个生灵都是这个社会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你会这个,他会那个。你斤斤计较,他有容乃大,才是这个世界存在的根本。如果这个世界真的大同,所有的生灵都是一个脾气秉性,你说这个世界还有意义吗?就和所有的生灵都畏惧我一样,我的说法,哪怕是放一个屁,都是好的。你觉得这个世界还有生存的价值和生存的意义吗?”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你所说的是你内心真实的想法吗?”

    “呵呵,感悟是感悟,生存是生存,你不要信以为真!我毕竟是这个世界的至高存在,你让我从高位上下来,那是不可能的!”

    “难道所有的一切,并不像你心中所想?”

    “心中所想的事情,不一定要付诸行动。我确实觉得这个世界,我很寂寥,但是,谁如果说能够取代我的位置,你说,我能不能够接受?”

    “我能接受,你能不能接受,我不能够理解。但是,你既然深深体悟高位者的寂寥,你也就应该放下自己心中所想,成就和你一样高的生灵,否则你真的很寂寞。但是,我告诉你,你所谓的高手寂寞,只不过是心灵的寂寞,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寂寞。你所寂寞的是没有对手,而不是对所有生灵的责任。当你能够承受一个不如你的生灵,成长到你的这种位置,然后和你挑战,你才是真正的成熟!”

    “你能做到吗?我们确实是一个确确实实的生灵,也是生活在这个社会现实中。我们所有的一切,不是我们不想要的,也不是我们所想要的。而是我们生活在这个社会当中,必须扮演自己所必须扮演的角色。当你低位的时候,升到高位,自然一切顺理成章。可是当你从高位到低位,你能接受得了你所经历的一切?我是不相信的!我虽然寂寥,但是,我毕竟是最高存在,如果把握当成这个世界讨饭般的存在,我肯定接受不了。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什么叫能接受和不能接受?你解释一下!”

    “很简单!我就是我,我是高位,必须永远高位,我是低位,可以努力。但是,为了我的高位的地位,今天你必须消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