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棋子?弃子?(下)

    第六十四章·棋子?弃子?(下)

    接到季遇的diàn huà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陈铭并没有刻意地去等,而是以一种淡漠和顺其自然的态度,静静地望着桌上已经充满电的手机亮了起来。

    “季遇大哥,好久不见了。”陈铭接起diàn huà,笑眯眯地说道。

    这一句“好久不见”其实也就是隔了几个小时而已。

    “不好意思,陈铭兄弟,动车发车时间延迟了,所以现在才到家,到家之后我立刻给你打diàn huà来着。”季遇的声音很诚恳,也带着些迫切。

    毕竟只是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要说老辣的确有那么一点点,但是道行肯定不深,情绪掩藏的方式却能够让陈铭轻易地看出来。

    但是陈铭也并不拆穿,笑呵呵地听着季遇继续讲下去。

    不过那一句“季遇大哥”和“陈铭兄弟”,也足以说明两人关系的变化,虽然彼此都知道是这些话明显是逢场作戏,客套虚伪,不过表面功夫都装得恰到好处的模样。

    “季遇大哥平安到家就好了。”陈铭森然一笑。

    显然季遇从他这句话里面听出了些许变味,他先是没有在意,忽然神经紧紧一绷,顿时联想到今天他预定的那辆动车离奇晚点的事情,再回忆起他按下电梯时候那种极其不安的预感,顿时间他明白了什么!

    不寒而栗!

    今天如果他要是不回去找陈铭,不去要到那张写着陈铭diàn huà号码的纸卡,那很可能今天他就无法健全地回到安徽了!

    自己的谨慎,救了自己一命。

    “……陈铭兄弟……”季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从刚才的后怕中缓过神来,他环顾四周,确认没有人之后,小声道:“我觉得接受你的提议。你要我怎么做?”

    “哈哈哈……”

    陈铭忽然笑出声来,但并没有留给季遇疑惑的时间,便立刻说道:“我虽然没有周详的计划,但我有四个字送给季遇大哥:见机行事。季家顺风顺水的时候,季遇大哥你可以是季家的栋梁和骨干,但是季家一旦进入逆境,季遇大哥你动手的时间也就到了。落井下石,痛打落水狗的事情,季遇大哥你应该会做吧?”

    “……”

    diàn huà那头有些沉默,但时间并不长,也就几秒钟而已,几秒钟之后,季遇沉沉地说了一声“没问题。”

    “好,除此之外,季经臣身边的动向,特别是木门仲达那群人的动向,季遇大哥务必要帮我盯紧一点。”陈铭继续道。

    “……没问题。”季遇继续点头同意。他知道,陈铭已经把话说透了,接下来就要看他的能力来运作,是做棋子还是做弃子,那就要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好。”

    说完,陈铭立刻挂了diàn huà,之后他便翘着二郎腿,躺在沙发上,脸上露出一道满意的微笑。

    “卒子过河了。”

    陈铭自言自语道。

    ※※※

    或许是为了证明给季遇看,陈铭的话不是儿戏,陈家第二天就开始行动了。

    坐镇在江苏金陵的陈氏集团,第二天便接到了命令,经过diàn huà联系远在西北开发油气田的陈长生最终审核无异议之后,便开始动手了。

    这一通diàn huà,无疑是将整个江苏的生杀大权,全权交接给陈家少主,陈铭。

    陈长生的话很短暂,惜墨如金,把打diàn huà的“小孟尝”姜承友骂了一通之后,说了一句:只管按着陈铭的指示去做。

    其实陈长生的意思是,你他妈这点小事就别请示我了,现在江苏全数拿给那兔崽子玩,玩出什么名堂来全看那兔崽子,赢了皆大欢喜,输了也不要紧,陈家损失得起,也等得起。

    一瞬间,庞大到令人发指的一笔资金开始运转,以狂风扫落叶的气势,打压着位于江苏境内的季家产业,虽然“商业鬼才”陈千双带着洛水那小丫头远赴美利坚了,但陈氏集团内部拥有商战头脑的人才确实不少,一时间,奇策频出,如倒峡泄河一般,朝着位于江苏一带的季家产业猛烈冲击。

    陈家现在未必能南下安徽,直捣黄龙,直接狙击安徽内的季家,但是将季家产业扫荡出江苏到还是轻而易举,几乎是一夜之间,位于江苏境内的季家分部已经被完全压制,兵临绝境,苦苦支撑,只能等待总部的资金救援。

    原本在之前,这一连串的动作,陈家不可能做得如此安稳,因为有陆闯这群不服从总部命令的封疆大使存在,这可是连远在西北的陈长生都头疼的人;不过现在好了,在陈铭少爷的一手拿棍棒,一手拿胡萝卜,这种软硬兼施的手段下,杀陆闯,招安阎雅和王毅重两人的做法,无疑是直接jing告了那群原本跃跃yu试,不听从总部指挥的人。

    如今的江苏陈家,至少相较于一个多月以前,掌控力要强大许多。简单地说,就是,说话要算数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