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单刀赴会(中)

    第三十八章·单刀赴会(中)

    “你放弃雪之吧,这是对她好,同时也是对你好。真的我不骗你,你要相信我。”易咏海真挚而诚恳地对陈铭说道。

    “其实你们是绝对不可能的,首先她家人这一关你就过不了,雪之的父母都是大企业家,她的亲戚也没有一个不是千万富翁,这一点是硬伤,你根本躲不过的。”易咏海义正言辞,越说越起劲。

    一转眼,就已经到了,两辆车缓缓地驶入万达广场的地下停车场。

    从停车场走出来,乘电梯到万达百货的顶楼,就到了易咏海家里面开的这家ktv。装潢颇有档次,将整整一个楼层都盘下来,外面摆着桌椅,让等候的客人可以喝一些饮品。

    “就是这里了。”易咏海领着众人走在最前面,脸上满是得意的神se,那前台的接待员一看是老板来了,赶紧堆上一脸的笑容,走上前来,道:“易少爷,您来了。这次是带您的朋友们来吗?”

    “给我的朋友们安排一个豪华包厢,然后让黄经理准备一下,我要看这个月的财务报表。”易咏海一脸的高傲,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

    “是。”那个前台接待员赶紧抓起对讲机,开始按照易咏海的吩咐安排着。

    “几位,你们先跟着这个waiter去包厢,我随后就到。”易咏海客气而礼貌地扬了扬手,让陈铭一行人先去包厢。

    不得不说,这位易咏海公子家的ktv,档次果然不低。就拿这间包厢来说,周围的布置很让陈铭满意,宽松舒适,豪华大气,没有一般的ktv包厢给人的一种浑浊闭塞的感觉。酒的档次也还算不错,张裕的解百纳。

    王琴和王溥好两人坐在电脑前点着歌,而陈铭伸出手挽住薛雪之的小蛮腰,坐在沙发的另一头,薛雪之被触碰到腰身的时候,脸上露出一丝惊异,但陈铭的那张装神弄鬼的笑脸,让她又不得不屈从,因为她从陈铭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一些信息。

    所以薛雪之也只得羞红了俏脸,默不作声地坐在陈铭的怀里,小手紧紧地抓住热裤的裤脚,娇躯在陈铭的怀里轻轻地颤抖着。

    “不知道雪之你还希望我为你表演到什么时候?”陈铭的手并没有什么不规矩,因为他也知道分寸,现在他虽然基本上让薛雪之的父母满意了,不过薛雪之对他可以说是还没有丝毫的情感可言,需要的是慢慢积累。yu速则不达的道理,陈铭非常明白。

    “就……一段时间吧……如果你表现好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延长喔。”薛雪之说完最后一句话之后自己都后悔了,小脸羞得更红了,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说出那样的话,可是都已经被陈铭听到了,她也没办法,只好顾不得那么多了,顺势把小脑袋靠在陈铭的肩膀上,既然是演那就演到底好了。

    陈铭当然明白薛雪之这一瞬间慌不择路的羞怯,其实薛雪之的本意是希望陈铭的出现,可以长时间地帮助她,解决那些纠缠她死活不放手的男生,可是一下子说慌了,所以现在薛雪之只好把头埋近陈铭的怀抱中,就像是鸵鸟一样,以为把头塞进土了,就天下大吉了。

    这一连串动作,差点把陈铭萌翻。

    “我说校花……要不然我们就假戏真做算了,索xing你也烦那些每天想着花样追求你的男生,那我也是一样的,我们各取所需,达成契约关系,对内可以唬父母,对外还可以避麻烦,你说多好。”陈铭笑眯眯地问道。

    “……我再考虑一下。”薛雪之嘟了嘟小嘴,还是没有把脑袋抬起来。

    接下来,包厢里的歌声越来越大,陈铭和薛雪之也互相听不见彼此说话了,只能呆坐在沙发上,什么都不做。

    王琴、王溥好,还有薛川三人,都唱的很嗨,三人轮流把一页歌单唱完的时候,易咏海也跟着进来了。

    正主来了。

    陈铭脸上笑意弥漫,望着易咏海身后跟着的两男一女,总算是明白易咏海今晚打算动什么手脚了。

    “有趣。”陈铭的眸子里面闪过一抹诡异的光芒,随机恢复了平静,他沉稳安静地坐在原地,静静地等着易咏海今晚怎么出手。

    “叔宝兄弟,还有几位薛家的好朋友们,来,给你们介绍两个我的哥们儿,徐同和常浩右,都是和我一个圈子玩的,在这个ktv,他们都占有些股份。”易咏海双手搭在那两个男的的肩膀上,缓缓地走了上来。

    这两个所谓易咏海的“哥们儿”,一进来就坐在了陈铭和薛雪之的两侧,就像是排练好了一样,虽然和陈铭不愠不火地打了个招呼,但立刻就开始隔着陈铭聊起天来。

    一向喜欢后发制人的陈铭公子,并不做太多排斥,但他知道,今晚可能会有好玩的事情发生了。陈公子笑意玩味,左右扫视了一下这两个男的,三十岁左右的年纪,其中一个是光头,左侧额头上方还刺了一团颜se鲜亮的火焰。

    徐同和常浩右两个人故意隔着陈铭聊天的做法,立刻就引来薛雪之的反感和厌恶,虽然她没有直接说出来让那两人听到,但是却凑在陈铭的耳朵边上,小声地抱怨起来。

    “事情有趣了,看来易咏海公子担心自己出手得罪了叔父薛义,于是就让这两个替死鬼来帮自己完成借刀shā rén的任务。真是个机灵的小淘气……”陈铭笑眯眯地瞧在眼里,心头已有了盘算。

    “今晚乐子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