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玩枪(上)

    第七章玩枪(上)

    一地腥红!

    细碎的玻璃渣溅得到处都是,混着粘稠的鲜血,将整个房间熏得一股腥臭!

    “现在我就把零头给补齐了……”

    陈铭嘴角咧开一抹优雅的弧度,yin柔,冷酷,无懈可击,简直不是常人能够做出来的,就像是尸山血海摆在他面前,他也丝毫不会有任何动摇一般。

    狠桩子!

    这几乎是所有人第一反应!

    眼前的这个陈铭,这一瞬间的爆发,让在场无论是几个洛水同寝室的女生,或者是唐萧然的朋友和小弟,都被陈铭给吓得目瞪口呆,或许上一刻,他们还以为眼前这个不懂礼节的小子是个傻帽的大一新生,可此时此刻,只要有点脑子,都会猜到,这位陈公子,绝对是个狠人。

    唐萧然瞬间丧失了所有战斗力,试想,上一秒还完整的一张脸蛋,下一秒就被无数破碎的细玻璃渣子扎得满脸都是,而且右边脸颊还被狠狠拉开一道又深又长的口子,就光是看到那从脸颊上汩汩涌出的鲜血,都吓得站不稳了。

    下手之后的第二个半秒,陈铭就已经可以预见到唐萧然唐少爷今后的悲惨生活了,一张还算得上是完整光洁的脸蛋,从今以后就彻底跟他告别了,那扎满脸上的碎玻璃渣子,想要一粒粒全部取出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在加上那到深得几乎可以看见白se骨头的口子,就算再高超的医疗技术,也不可能保证脸部完全复原,留疤是肯定的。

    这个伤疤,会伴随唐萧然一辈子,让他每一次照镜子的时候,都会后悔,后悔今天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不说别的,就是刚才唐萧然羞辱洛水的那一番话,都足够陈铭将他千刀万剐!

    不过,考虑其身份,毕竟是市委副书记的儿子,杀是能杀,但是会给家里面老头子带去那么一点点的麻烦,陈铭不是那种喜欢随时都依靠家族力量的人,所以考虑了半秒之后,陈铭决定不割断唐萧然颈部的大动脉。

    “嘭!”

    玻璃桌被掀翻了,刚才被陈铭的一连串狠毒动作吓得愣住的几个小弟立刻反应过来,顿时目露凶光,纷纷从沙发下抽出拳头粗的钢管,喊打喊杀地冲了过来!

    与此同时,雅间的门也被一脚踢开,一群手握kǎn dāo的唐萧然小弟嘴里面骂着“剁了”两个字,凶神恶煞地冲了进来!

    这雅间虽然大,但是一下子多出来十多个人,也立刻变得拥挤起来,周围的空间立刻狭小得不得了,即使陈铭再好的身手,也不可能在这种时候逃出生天。

    毕竟陈铭不是diàn yǐng里面史泰龙级别的妖怪,陈铭认识的人里面,一个人能做出赤手空拳,单挑十几个持械的混混这种彪悍事迹的,基本不多,那军区的二叔能算一个。

    可惜陈铭的武力值,跟他二叔比起来,天差地别,简直不在一个档次,他那三脚猫的功夫,揍一两个或许还可以,一群?想都别想。

    更何况,一旁的长沙发尽头,还坐着一个一边听歌一边喝果汁的洛水mèi mèi。

    洛水的脸庞上,露出一种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冷静和淡漠,就像是在看diàn yǐng一样,不时抬起头来瞥一下陈铭。

    相反,几个藏到她身后的几个女生,却吓得快要尿裤子了,她们虽然年纪比洛水大了六岁多,可是哪里见过这种场面?一个二个哭着喊着,又是“妈妈”又是“回家”的,生怕那几个提着kǎn dāo的亡命徒要冲上来砍死自己。

    洛水轻轻地叹了口气,塞紧耳机,继续喝着手里面的果汁。

    这个还有一周才满十六岁的妮子,毕竟是陈铭的老头子,陈长生一手养大的,虽然是女孩子,而且年龄还这么小,但是“已有食牛之气”。

    按照陈长生平时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

    “毕竟是老子养大的的兔崽子,什么时候怯过场面?”

    十六岁的洛水,或许还有些怕生,但是只要和陈铭在一起,绝对不惧任何场面。

    这也是两兄妹从小到大一起培养起来的默契。

    因为mèi mèi知道,这个时候陈铭哥哥会将自己保护得非常好。

    “砰砰!”

    枪声!

    一道火光迸溅而出,冲在最前面的两个提刀的唐萧然小弟应声倒地!

    脑浆迸裂,血光四溅!

    陈铭外衣口袋里面,居然随时都带着一柄便携式的迷你shǒu qiāng!

    疯子!

    在华夏这种随时随地都禁枪的国度,居然敢随时携带shǒu qiāng!而且更夸张的是,陈铭居然敢在这种相对狭小的房间里面发she子弹!

    要知道,这种空间里面开枪,一旦she歪,子弹很可能she击到墙壁上反弹,到时候很可能误伤到自己人,那种diàn yǐng和小说里面几十平米的房间里面,两方开枪对she的场景,其实现实里面根本不可能发生。

    在这种近身的环境里面,刀,棍,或者直接拳头肉搏,都比用枪要好。

    而陈铭,居然敢在房间里面直接开枪,简直是不要命的行径!

    疯子,绝对的疯子。

    这时候,只有洛水微微抬起头,迷人娇俏的笑容逐渐浮现起来,她轻轻地点了点头,显然,只有她知道眼前的这个陈铭,为什么敢做这种事情。

    如果说陈铭这个在武术上的半吊子,有什么超出常人之处的话,那就是玩枪了。

    洛水想起了陈铭的二叔,就是那个中南军区的副总师令。

    从小就对枪支器械展现出极大的兴趣和非凡天赋的陈铭,受二叔陈天生耳濡目染,接受军区最顶级的狙击手教导,如今对于枪械的理解力,即使算不上登峰造极,那也绝对是出类拔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