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七十六章:辉煌背后的质疑

    “谢谢你。”左立听后,本来想回宿舍的,但是走了没几步,突然转过身队许聪说。

    左立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充满着真挚。这让他想起了曾经的另外一个球员,这一幕在他脑海里是那么的熟悉。那个球员像左立一样,或许在华夏球员李算是比较成功的了,但是在许聪心中,那个球员还不够成功。而不够成功的原因也成了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左立走了良久之后,许聪还是站在那里。

    直到一个人拍了一下许聪的肩膀以后,许聪才回过了神。

    “嘿,伙计,他都走了,你还站在这里?”那人拍完许聪的肩膀后,一脸调皮的样子看着许聪说。

    “我是有些担心,担心他扛不住压力。”许聪还是有些担忧的说。

    “扛不住压力就可以离开这里,足球从来就不是一种想弱者开放的运动。”达维德听后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说道。

    “我知道,在足球俱乐部里是弱肉强食的,但是你的这个要求也太苛刻了吧。更何况他还是一个华夏人,要给他机会适应这里的环境吗!还有你说的这两个要是输掉了比赛,一个人必须得离开这里,你说的是不是真的?”许聪急切的看着达维德的面孔问道。

    达维德听后,嘴角轻轻抽搐了下。

    但是紧接着却是摊开了手,耸了耸肩膀。

    “关于这个问题,你可能只能去问上帝,也只有他知道。我可不知道。还有我想我有必要向你重申一次,我真的很讨厌在我已经下班的时间,还和我讨论工作,球队可不会给我加薪水。”达维德说着,再次无奈的看了许聪一眼。

    “你可能是我知道的所有俱乐部教练,不,甚至是所有工作人员里边最不负责任的一个人了。”许聪听后,也是一脸的无奈。

    “谢谢你,我觉得这是你对我的一个褒奖。我也希望是。如果我的不负责任能让我离开这里,我会感到开心的。我下半辈子的理想是能够到这世界山多走走,自从来到这鬼地方以后,我实在是不舒服透顶了。”达维德似乎比许聪更无奈。

    “你这是在抱怨我把你拖进了慕尼黑1860的青年队吗?”许聪听后,微笑着问达维德。

    “是的,我确实一天基本上会骂一百遍该死的许。”达维德摇着头说。

    “但是我觉得你还是很喜欢这份足球的工作的,难道不是吗?其实你当初真的不想来这里的话,恐怕我邀请你来都无济于事,更何况这里能付给你的薪水确实也不高。”许聪两只眼睛紧紧盯着达维德,似乎他能够看穿达维德似的。

    “这个问题你应该你去问上帝,只有上帝会回答你这个问题,也是上帝鬼使神差的让我来到了这里。我可不想考虑只有上帝才会考虑的事,在从现在起到明天早上的这段时间是属于我的,在这段时间里,我们该忘掉该死的足球,我们应该去酒吧里边去看看那些黑妞的大屁股。这些才是对我最有吸引力的。”达维德说话的时候,还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不过许聪听完后,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不不,我从来不喜欢黑妞。”许聪一边摇着头,一边说道。

    “你也不喜欢白妞,不是吗?”达维德一脸坏笑的问道。

    “是的。”许聪无奈的说。

    “该死的,像你这种人应该让上帝召回你去天堂,上帝应该叫你好好体验一下天堂的感觉,连妞都不喜欢,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达维德用他那标志性的脏话说。

    说完后也不再看许聪一脸,径直向着放在停车场的一辆奔驰小跑车走了过去。

    而在这一刻,从达维德身上是丝毫看不到一点教练该有的样子,看他现在的样子,活像一个街头小痞子。

    看着达维德的背影,许聪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在他心里,达维德才是那个真的该让上帝收回天堂里的人,这种人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太bug了,让你又爱又恨的。爱的是他的才华,恨的是他身上和他才华一样出色的缺点。

    像这种人没有多少球队愿意请去做主教练,因为他视金钱如粪土,视工作如草莽,比赛成绩在他眼里更是狗屁,唯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他特别重视球员。

    说实话,如果不是一来现在慕尼黑1860的财政状况真的很吃紧,二来慕尼黑1860确实很需要一个能够挖掘出人才的人的话,估计达维德这种教练是任何一个球队都不愿意接受的。

    许聪想了半天后,也是转过了身,向着他的那辆奥迪走了过去。

    然后自顾自的开着车向着他的单身公寓走了去。

    而此刻的脑海里却是思绪万千。在他的脑海里一直闪烁着n年前那个华夏球员的影子,或许说这么多年来那个影子就从来没有消去过。

    今天他看到左立后,那个影子比起以往来,却是更加清晰了。

    不过在许聪的脑海里边却是不愿意过多的去想那些陈年往事的,因为他现在只想着左立。他不止一次的说过华夏球员不行,但是他却是无时无刻的在期待着华夏球员能够踢出来。最近这段时间里,在英国那边出了一个田源,虽然和世界巨星有差距,但是现在在亚洲球员里边,在国内的名声也是越来越多了,甚至和以往来欧洲的华夏球员相比,田源已经算是比较成功的一个了,现在来了个左立,许聪自然是很想能够踢出来的。

    而他以前说华夏球员不行,也是因为华夏球员的不争气。尤其是在心里素质上的懦弱。

    只希望这次左立能够迈过这道坎去。

    第二天早上的队内训练赛如期举行,在左立和范特维尔心目中,这自是一场可以改变他们命运的比赛,不过在其他球员眼里,这不过是一场平常的队内训练赛。

    这些青年队球员虽然在德国国内也有着青年队联赛的,但是青年队联赛和一线队的赛程还是没有可比性的。几乎可以说青年队的赛程和没有一样,因此友谊赛和队内训练赛成了他们锻炼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