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零六章:开宗老祖(为歪小东兄弟打赏加更)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对这位留下了金身堂传承的开宗老祖,项杨心中其实一直有些疑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浮玉宗的记载中,对这位老祖的生平写的含糊其辞,功法什么的也基本没有记录,唯有在金身堂留下了金身诀这一篇。

    但按照金身诀的水准来分析,无论如何也是拿不下浮玉宗这么大的地盘的,哪怕当年正处于蛮乱刚过、兵荒马乱的时代也是如此!

    那他又凭的什么?

    在到了蛮乱战场、又对这蛮乱产生了疑惑之后,项杨更是对他产生了怀疑。

    但是,有几个关键之处却一直没有想通,这也是他回来探查的原因之一。

    万年前,蛮族趁人族不备,杀过了齐天山脉,深入北神州近十万里,最终北神州修士在中神州的支援下,才将他们逐出了齐天山脉,而后三清至尊和一位顶级蛮帝在三清原处大战一场,定鼎齐天!而后由当时还是真帝的八荒至尊出手,规划和建造了齐天防线。

    从此之后,便有了千年一次的蛮乱。

    当年蛮乱刚过,这位开宗老祖如果是蛮族人,他又是怎样避开修士的搜寻,还能冠冕堂皇的占据了齐天山脉,自立宗门,当修士们都是瞎子嘛?

    项杨坚信,在那种特殊的时期,哪怕你只有一点点的嫌疑,修士一方肯定也是宁肯错杀一千也绝不放过一个的,这是天性,也是一个种族想要生存甚至更好生存的必要手段,谈不上残酷不残酷。

    更何况,蛮族人和人族的差别又实在太大,战斗力大部分又是靠这图腾纹和狂化来提升的,你要躲在深山老林里也就罢了,这么赤裸裸的站出来,根本瞒不过啊。

    另外,浮玉宗的史料记载中虽然对老祖的生平和功法记载不全,但是画像还是一直供奉着的,从画像上来看,这位开宗老祖确实是再正常不过的人类了,除非当年的画师也作假,不过众目睽睽之下,这可能嘛?

    此时,项杨倒是真的来了兴趣,刚想继续套话,但方才露出一丝感兴趣的表情,还未曾开口,这位浮玉开宗老祖便又乐呵呵的说了起来,他孤寂了太久太久,此时总算遇到同族,见他又愿意听,自己又有太多得意之处想要述说,一时间哪里还刹得住车?

    “当年,我们这些兽神信徒响应兽神的号召而战,而后还有族内的帝级高手陪着我们一起战斗,但就算如此,绝大部分兄弟都还是惨死在人族手里,只余下了我们极少的一部分人才苟延残喘活了下来。”

    “我们都背负着兽神赋予的使命,一定要完成任务。幸好,我们这些人虽然觉醒了兽神的血脉,但是在外表上和人族还是一模一样的,我们有着人族的肉体,却有着不一样的灵魂!我们是兽神的信徒,而不是卑劣的人族!兽神万岁!”

    老家伙声嘶力竭的高吼了几声口号,而后在项杨那有些不耐烦的眼神中讪讪的笑了笑:“唔,亲爱的王子殿下,这些年我便是依靠着这种信仰才坚持下来的,有点激动,废话多了点,嘎嘎”

    “有着人族的肉体?不一样的灵魂?这老家伙不会是人奸吧被蛮人洗脑了而后把自己当成了蛮族,所以才没被发觉”

    项杨看了看那祭坛,心里隐隐的猜测到了点什么。

    果然,那老家伙又说了起来:“一位蛮帝大人在临死之前将这祭种交给了我,还把这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也拜托给了我!作为兽神的信徒,我感到无上的光荣!肯定是要尽心尽力完成的!”

    “幸好,当年我在人族的地盘上也已经有了一定的势力,经过几年费心费力的发展,终于趁着兵荒马乱占据了浮玉山脉,成立了这个宗门,并靠着蛮帝传给我的秘法,将这颗祭种植入了浮玉神山之内。”

    老家伙得意的笑着:“浮玉神山之中,一直有着十万余年前,兽神降临这个异界时留下的后手,只要祭种植入了便能启动,而后的一切您也看见了,祭种如今已经成长起来了,而我,也荣幸的在肉体破灭之后,得到了兽神的奖励,永生不死!”

    项杨静静的听着,心思电转之间忽然发现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神色平静的问道:“既然是兽神的后手,那自然便会考虑到祭种的成长需要,那些能量呢?你可别告诉我,光是区区这点时间、祭祀法坛中的聚阵珊瑚才成长到这种地步,能量就用完了啊!”

    听到聚阵珊瑚这几个字,那老家伙最后一丝疑虑也不翼而飞了,这是蛮族最为绝密的事情,那是来自异界的隗宝,人族不可能知道,如若不是当年那位蛮帝临死之前牵挂着任务,也绝对不会告诉他。

    似乎想起了什么,老家伙的声音变得有些愤怒了起来:“王子殿下责怪的是啊!这都怪那个混蛋!祭种成长分为几个阶段,可能是由于地处异界的关系吧,这里的老天爷看咱们不顺眼,所以每一个阶段都会有不同的天地异象,我们称之为天劫。”

    “在几千年前,祭种进入第一次成长阶段的时候,天劫降临,结果便被那个混蛋发现了,也不知他是怎么找到这里的为了消灭他,祭种将绝大部分的能量都提供给了我最后才险而又险的将他镇杀了喏,王子殿下,那家伙的尸骨就在祭祀法坛背后”

    老家伙的声音又变得沮丧了起来:“失去了那些能量之后,祭种也就无法继续成长了这任务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完成”

    “几千年前?那家伙”项杨心中一动,转身走到了祭祀法坛背后,果然看见一具尸体正静静的挨在祭坛旁边。

    那是一具披着青色道袍的骷髅,从姿势可以看得出,他临死之前还在努力的朝着祭祀法坛的方向爬着,身后留下了一道长长印子,但古怪的是,那印子竟然和他的头骨成直线,而不是双手或者双腿

    这人,好像最后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行动能力,是靠头部或者牙齿的力量和地面摩擦而移动,看他那骷髅最终昂首的样子,似乎临死也想再咬祭坛一口

    手机用户浏览m23wxwcc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喜欢看都市乡村 家庭伦理的请 nbsp; llxsww     精彩的佳人公众号点击书城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