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九十六章 各方关注

    落脚城西面。

    一座巨大的庄园矗立,虽说是新建,但也显得颇为的气派,而能够入驻这座庄园的势力,皆是在苍玄天中实力不低。

    而这里,更是云集了苍玄天年轻一辈之中的精锐。

    此时,这些来自苍玄天各方势力之中的精锐,皆是将目光投向庄园内的一座广场中,如今的那里,暗流涌动。

    那是两波数量皆是不少的队伍在对峙。

    苍玄宗。

    圣宫。

    苍玄宗最前方,有着五道身影,正是苍玄宗的五位首席。

    在他们身后,是诸多苍玄宗的精锐弟子,不过此时的他们,皆是面色愤怒,眼神忿恨的盯着对面。

    在那里,八道身影负手而立,气势凶悍无匹,他们身后众多圣宫的弟子,在看向苍玄宗这边时,也是带着讥讽之意。

    双方的气氛,剑拔弩张,一言不合,就有可能直接在此地爆发一场极其激烈的厮杀。

    当然,对于这两大巨头宗派的厮杀,其他势力,怕是乐意看见,因为只有当两虎相争时,他们这些豺狼,才能够找寻机会,伺机而动。

    在玄源洞天这种地方,就算是巨头宗派,一旦显露出破绽,也将会被群狼环伺。

    在距离广场不远的地方,一座高耸的楼阁矗立,楼阁最顶层,一些目光从这里俯视下去,刚好能够将那广场上的对峙收入眼中。

    “呵呵,这阵仗可真是不小,如果真打了起来,那才叫精彩,苍玄宗要吃亏咯。”楼阁中,有着一道散发着阴冷彻骨气息的声音软绵绵的响起。

    那出声者,是一名身穿黑袍的男子,在那黑袍上,铭刻着狰狞的鬼面图纹,他面容削瘦,宛如骷髅一般。

    这是苍玄天六大巨头宗派天鬼府的首席,名为刘符。

    他的话语中,似乎是对苍玄宗有些芥蒂,那是因为之前他曾经与苍玄峰的首席唐沐心交过手,但却败于后者手中,所以眼下能见到苍玄宗被教训,他倒很乐意。

    在其身后,还有着不少天鬼府的弟子,而其中,还有着一道熟脸,赫然是甄虚。

    在圣迹之地后,他加入了天鬼府。

    如今的他,依然是那副面色极其苍白的模样,面庞阴柔俊朗,只是周身涌动的源气波动,也是愈发的阴冷诡异。

    他的目光,也是看着下方的广场,视线扫过苍玄宗那边,并没有见到某道曾经熟悉的身影。

    然后他收回视线,看向了楼阁其他的方向,如今的这里,不仅有着他们天鬼府,甚至连百花仙宫,问剑宗,北溟镇龙殿,皆是有着首席率队列席。

    而且,让他稍感意外的是,在这里他还见到了一些熟人。

    百花仙宫那里,身穿黑裙,依旧是显得如当初那般妖媚诱人的左丘青鱼。

    问剑宗那里,双目缠绕着黑布,背负着一柄无锋中间的青年,虽然安静无言,但浑身散发出来的凌厉剑气,却是让人心惊,那是剑瞎子,吕纯钧。

    还有北溟镇龙殿那边,赤着胳膊,背着一根赤金棍的青年,正是宁战。

    当初一起来到圣州大陆,加入六大巨头宗派的六人,除了周元与绿萝外,竟然都是在此地碰见了。

    他们几人的目光,也是互相的碰了碰,微微点头示意,不过并没有过多的交流。

    “苍玄宗就算吃亏,恐怕圣宫也好不到哪里去。”一道女子声音响起,那是百花仙宫的一位首席,她的声音间,显然充斥着对圣宫的恶感,因为她们同样是收到了唐小嫣那边的传信,圣宫曾对她们百花仙宫出手。

    那刘符撇撇嘴,道:“听闻是那苍玄宗一位叫做周元的首席,弄死了圣宫两位首席?这传言应该是有些水分吧?那个周元,以前听都没听过。”

    百花仙宫那边,左丘青鱼闻言,柳眉微挑,慢悠悠的道:“这位天鬼府的首席可就说错了,我们百花仙宫的弟子,可是亲眼见到了周元斩杀了圣宫那位排名第三的范妖首席。”

    她虽然不是首席,但身为百花仙宫宫主的亲传,她在百花仙宫这边地位也不低,所以对那刘符,也没什么好忌惮的。

    刘符似笑非笑,道:“是吗?听起来倒是有些手段,不过惹了祸就躲起来,反而让得其他同门来承受,看来这周元,也不算是什么人物,说不得当时是使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方才侥幸得胜。”

    他目光投向不远处的广场上,道:“圣宫八大首席同时上门,这摆明今日是不愿善罢甘休,或许那周元如今早已得知消息,只是不敢现身罢了。”

    “倒是可怜了苍玄宗其他的首席,特别是那洪崖峰陈泽平白被人生生撕断了一臂。”

    此言一出,其他宗门的一些弟子,倒也是微微点头,他们对周元并不熟悉,只是如今来看,周元惹出来的祸,反而让得其他同门来承受,的确是有些不妥。

    最关键的是,身为一切始作俑者的周元,反而是在这种局面未曾现身,不免让人觉得他是惧怕于圣宫八大首席的威势。

    “周元是我们苍茫大陆那一辈的第一人,他可不是刘符首席所说的这种人,以我对他的了解,他若是知晓此事,定会赶来。”一道沙哑的声音,忽的响起。

    众多的目光投去,便是见到了问剑宗那边,双目缠绕着黑布的青年。

    三番四次被人反驳,那刘符的面色也是有些不好看了,面色阴沉的盯着问剑宗的首席,道:“什么时候问剑宗的弟子这么没规矩了?”

    问剑宗的那位首席淡笑一声,道:“吕师弟虽非首席,但却是我问剑宗百年来第一位非圣子,可却能进剑狱修炼者,所以刘符首席可莫要将他当做寻常弟子。”

    刘符面色微变,他自然是知晓,那问剑宗的剑狱唯有圣子方可进入,其中弥漫的凌厉剑气,时刻如万刃刮骨,就算是首席,都难以承受,眼前这瞎子,竟然能在那种地方修炼?

    “这苍茫大陆,穷乡僻壤,倒是出了一些人才。”刘符眼露阴冷,然后扫了一眼后方面无表情的甄虚,心头有些愤恨。

    因为这个家伙,也是来自那苍茫大陆,如今在天鬼府中,颇受重视。

    听到他语带讥讽,左丘青鱼,宁战皆是对着他投来冷目。

    不过刘符却并不理会,只是一声冷哼,目光投向那片对峙的广场。

    “哼,我倒真要看看了,那个被你们说得天花乱坠的人,今日是否真的有胆子敢在此处现身”

    “而且”

    他的嘴角掀起一抹玩味之意。

    那周元,就算是真的敢露面,恐怕也无法全身而退了。

    所以此局,对于那周元,不论如何,都是一场死局。

    (今日两更。)